堂本阿静

【SA】作为一只仓鼠

莫问雨声:

*全名《作为一只仓鼠如果你长时间找不到恋人那或许说明等待你的将是一场跨越性别跨越种族的感天动地的爱情》

*意义不明一发短打

*内含微量末子

*你猜有没有后续?

 ————

  当又一次看到隔壁的松润猫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捧着一大堆礼物从他面前走过,还装出万分苦恼的语气说着“收到的礼物这么多家里都没地方放了,这么受欢迎真是难过啊”,最后临走前还不忘丢给他一个得意的眼神时,仓鼠翔终于忍不住了。

  凭什么松润猫每天就能收到那么多礼物,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声音可爱,性格还很傲娇吗?凭什么我作为仓鼠一族最帅的那只,却从来没有收到过礼物?

  仓鼠翔扑到床上,抱着瓜子抱枕不满地滚来滚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收到过礼物,为什么没有人和我告白,为什么我这么不受欢迎。他啊呜一口咬在瓜子抱枕上,委屈到泪眼汪汪。不知怎么的滚着滚着最后的问题变成了,为什么我还没有恋人?

  作为一只成年的,帅气的仓鼠,他竟然还没有找到恋人。

  仓鼠翔扁着嘴擦了擦抱枕上的口水,把抱枕放到枕头边然后滑下了床。一路小跑到书桌旁,从抽屉里扒拉出一张纸,又拿起一支笔刷刷地在纸上写了几个大字,“目标:找到恋人”,然后有模有样地把纸贴到书桌正中间。

  目标有了,可是要怎么实现呢?

  仓鼠翔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托着下巴冥思苦想了很久,最终决定,内力做不到,就靠外力。

  第二天,他一大早就爬起来,跑到镇中心的店里买了一份最美味的汉堡肉,又去隔壁的电子店买了一款最新的游戏,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往后山奔去。

  后山有个据说灵的不得了的半仙叫做狐狸和也,他不像其他狐狸一族一样住在镇子上,而是最爱蹲在他的山洞里打游戏吸收天地灵气,偶尔才会下山去镇子里溜达溜达买游戏行善积德。但是全镇人一致同意的是,半仙很灵。

  而只要拿着汉堡肉或者游戏机去后山找他,基本想问的问题都能得到答案。

  后山,狐狸洞。

  仓鼠翔恭恭敬敬地盘腿坐着,把手上的袋子放到地上推过去,然后眼巴巴地望着躺在大石头上打哈欠的狐狸和也。

  原本一脸兴致缺缺的狐狸和也,在瞄到袋子里的汉堡肉的时候眼神一亮,视线转到那个游戏上时,更是一下子直接坐了起来,他指着游戏,“这是昨天新出的那款?”

  仓鼠翔忙不迭点头。

  刷的一下竖直了耳朵,狐狸和也手伸到一半的时候才想起来要矜持,他低咳了一声,收回手,盘腿坐着装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你想问什么?”

  仓苏翔不假思索地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的恋人?”

  “爱情问题啊,最近你们都比较关心这种事情了吗,昨天,那只兔子才过来问过我……”狐狸和也半眯着眼睛掐指算着,不出几秒突然睁开了眼睛咦了一声,他扭过头打量着仓鼠翔。

  后者被看得一阵莫名其妙,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

  狐狸和也摇了摇头,收回目光,“没事。”然后光明正大地把袋子拨拉到自己身后,才咳了一声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在不久的将来,你将迎来一场刻骨铭心的跨越种族跨越性别的爱情。”

  仓鼠翔瞪圆了原本就圆溜溜的大眼睛,不明觉厉。

  “而为了得到这场爱情,你要做的很简单。”狐狸和也从口袋里摸出一小袋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丢给对方,然后接着说道,“把这个种在你家前院的菜地里。”

  仓鼠翔迫不及待地打开袋子,发现袋子里是一把不知道什么植物的种子,于是他问,“这是什么种子?”

  狐狸和也此时已经趴在石头上拿着游戏机玩了起来,从他一甩一甩的毛绒绒的尾巴看来,他的心情很愉悦,于是他也就不计较对方解决了问题还赖着不走,心情大好地回答道,“种完你就知道了。”虽然他的回答并没有什么用。

  看到对方已经完全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仓鼠翔点了点头,再次道了声谢,然后抓起那袋宝贵的种子就离开了。

  一想到不久的将来他就会找到自己亲爱的恋人,愉悦的心情让仓鼠翔的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他一蹦一跳地往山下走着,却突然看到了前方不远处正往山上走的松润猫。

  仓鼠翔下意识把种子藏到背后,正想着要不要打招呼呢,却发现松润猫似乎完全没看到他一样,一脸沉思地埋头和他擦肩而过。

  松润猫看起来遇到了什么苦恼的样子所以他也是来找狐狸和也的吗可是他没有带礼物这样的话狐狸和也是不会帮他解决问题的所以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算了不管了我要回去种种子了不知道我的恋人是什么样的好期待啊。

  两秒不到就想通了的仓鼠翔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家里走去。

 

  播种,浇水,施肥,除草。

  仓鼠翔认认真真地照料着这些植物,甚至每天吃饭前都要先去看看这些植物长得怎么样了。也许是因为他的耐心照料,一周之后嫩芽就纷纷破土而出,嫩绿的叶子仿佛能滴出水一样,各个精神饱满地茁壮成长。

  种子破芽的那天,仓鼠翔开心地多吃了一碗饭。那之后他每天的活动除了吃饭睡觉逛街看报纸跑轮外又多了一项,就是端个小板凳放在菜园里坐在那数这些植物。

  仓鼠翔会想自己的恋人是什么样的呢。会像这些嫩绿的叶子一样充满了活力的气息吗?要是他性格开朗,笑起来很好看那就最好了。也许他会有一双清澈的漂亮的眼睛,撒娇的时候会变得水汪汪的仿佛一池清泉。

  想到这里他会突然捂住自己的脸。被自己的想象萌到了。

  嫩绿的叶子一天天长大成型,终于有一天仓鼠翔看出来了植物的品种。

  他跑到大大的书柜上抽出一本《植物图鉴》,然后哗啦啦地翻到某一页,那一页上印的植物和他院子里长得那些一模一样。图鉴上面三个清楚的大字,胡萝卜。

  仓鼠翔花了一天的时间也没想到胡萝卜和恋人的关系。他也想过再去拜访一下狐狸和也,但是后山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最终他只能无果而归。

  但是疑惑并不妨碍仓鼠翔依旧每天兴致勃勃地数着胡萝卜,兴致勃勃地幻想着也许不远的未来就会出现的恋人。

  事情终于在某一天发生了改变。

  这天,仓鼠翔再次端着板凳准备和自家的胡萝卜们交流交流感情的时候,突然发现,胡萝卜明显少了一个。

  他奔到本应该有着胡萝卜的地方,那里只剩下一个空空的土坑。顿时,他一脸懵逼。

  胡萝卜被偷了!

  仓鼠翔首先怀疑的就是邻居松润猫,毕竟天时地利人和摆在这里虽然他也不知道天时地利人和是什么,但是他就是怀疑松润猫。

  他跑到隔壁敲开了对方的门,直接就问,“是不是你偷了我的胡萝卜?”

  本来就因为一大早被叫醒而起床气满满的松润猫,一听到对方冤枉自己偷了他的胡萝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开口,却看到仓鼠翔一脸委屈地站在他面前,不知怎么的有种欺负人的感觉,于是他压下火气,“我怎么可能偷你的胡萝卜,你用脑子想想我一只猫干嘛要偷胡萝卜又不能吃。要偷的话也是偷你的小鱼干不对这比喻什么鬼我根本没有偷你的东西!”说着说着突然对自己生气了的松润猫直接啪地一下关上了门。

  仓鼠翔莫名其妙地揉了揉被撞到的鼻子。

  既然松润猫说他没偷,那么是谁偷的呢?他一边想着一边往自家走,却在回到院子的时候直接撞见一只小兔子在努力地拔胡萝卜。

  偷胡萝卜贼=小兔子

  这个等式瞬间在脑海中形成,仓鼠翔往前一步,正气凌然地喊道,“不许偷我家的胡萝卜。”

  正努力地小兔子被吓得一愣,一个用力直接把手里的那片叶子拔断了,整只兔子摔倒在地上,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一脸无措地躺在地上,双手还抱着那片断了的叶子。

  撞见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仓鼠翔不知怎么的就心软了,一肚子火气消失得一干二净,原本还想教育一顿不许偷东西什么的,现在只剩下把对方拉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还好言好语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偷东西呢?”

  小兔子耳朵竖的笔直的,似乎还没有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听到对方的问题时,下意识怯怯地回答道,“饿。”

  饿?这可是大事!

  仓鼠翔顿时忘了对方就是那个自己要找的偷胡萝卜的小偷,奔回房间,找出珍藏的瓜子和奶酪,一股脑全部堆到对方面前,眼巴巴地望着他,“吃吧。”

  小兔子望望那堆吃的又望了望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颗瓜子放进嘴里,刚嚼了一下脸就皱到一块去了,“难吃。”

  诶,怎么会?不敢相信的仓鼠翔急忙拿了一颗放进自己嘴里,“明明很好吃啊。”他看着小兔子愁眉苦脸地揉了揉肚子,马上把另一边的奶酪递过去,“尝尝这个,这个超级好吃的。”

  小兔子就着对方手小小的咬了一口,然后马上摇头,“难吃。”

  这下子仓鼠翔也和小兔子一样愁眉苦脸了,“那你想吃什么?”

  小兔子顿时双眼亮晶晶地指着那颗拔了一半的胡萝卜。

  这下仓鼠翔可犯了愁,这胡萝卜是他向狐狸和也求来为了找到恋人的,可是转眼一看,小兔子可怜巴巴地望着胡萝卜揉着扁扁的肚子,顿时心疼道,“那好吧,这一颗送给你。”

  小兔子巴眨巴眨眼睛,说了声谢谢之后就扑向了胡萝卜的怀抱。

 

  仓鼠翔蹲在地上看小兔子抱着胡萝卜啃。

  他觉得自己好像坏掉了不然为什么看着小兔子啃得一嘴狼狈的胡萝卜汁也觉得超级可爱呢,为什么他脸上开心的笑容会让他也忍不住翘起嘴角呢。

  “我叫仓鼠翔,你叫什么名字?”

  小兔子从胡萝卜里抬起头,眨巴眨巴眼,“我叫爱拔兔。”

  名字也好可爱。仓鼠·已无原则·翔抑制住被萌得恨不得抱着他的瓜子抱枕打滚的内心,揉了揉脸保持冷静,“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爱拔兔咽下最后一口胡萝卜,擦了擦嘴角又揉了揉圆鼓鼓的小肚子,打了个饱嗝才回答,语气因为兴奋上扬了好几个语调,“我是来找恋人的~”

  仓鼠翔一脸好巧啊你也在找恋人的呀,“恋人?”

  “前段时间我去找小和…啊不,找狐狸和也问过我的恋人,他说让我再镇子里找到一片胡萝卜地,每天拔一颗,等拔到第三十天的时候,我的恋人就会出现啦。”爱拔兔双眼亮晶晶的,“但是整个镇子只有你种了胡萝卜。”他捏了捏手指,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今天本来只想拔一颗的,真的,但是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胡萝卜掉到河里了,我又太饿了,所以……”

  “摔跤了?你有没有受伤?”仓鼠翔一把抓住爱拔兔的手。

  爱拔兔呆呆地摇头,“没有。”

  仓鼠翔这才松了一口气,他顿了顿,说出刚刚花了半分钟就想到的自认为绝佳的想法,“我记得胡萝卜有三十一根,你每天拔一根没事的。不过,你要不要搬来和我一起住,这样会方便很多。”说完,他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满怀期待地望着对方。

  爱拔兔好可爱不管怎么样好想和他做朋友啊——这是仓鼠翔最真实的想法。

  “真的可以吗?”爱拔兔望着满园的胡萝卜,明显动了心,“好!”

  “太好了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就算作朋友,爱拔兔还是笑得一脸灿烂地点头,“嗯,我们是朋友了。”

  “以后想吃胡萝卜不用和我说,直接拔吧。”

  “谢谢小翔不过一天一根就够了。”

  “我的床是上下铺的,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睡上铺。”

  “好~”

  “还有……”

  “嗯?”

  “你好可爱。”

  “……///你也很可爱。”

 

 

 

 

 

【小番外】

  松润猫和狐狸和也一起在河边钓鱼。

  久久不见鱼上钩的松润猫开始有了奇怪的想法,“如果把果子放在鱼钩上能钓到鱼吗?”

  狐狸和也懒洋洋地吐槽,“不可能的啦,就连我都做不到。”

  “…要不还是试试吧?”

  十分钟后。

  “真的没有鱼上钩啊。”松润猫看起来十分失望地叹了口气。

  “你多大了怎么还那么孩子气呢。”狐狸和也fufufu地笑,“钓鱼还是用鱼饵最适合,就像是钓兔子就要用胡萝卜当诱饵。”

  “听起来很高深的样子。不过说到兔子,今天我隔壁的仓鼠翔家里好像住进了一只兔子,而且那只兔子是你朋友吧?”

  “嗯,没错,我知道。不,应该说,就是我做的。”

  “你打算改行当红娘吗?”松润猫笑道。

  “才不是。”狐狸和也皱了皱鼻子,“我只是帮他们解决问题而已。”

  “你明明可以直接告诉他们有缘人就是对方。怎么,想看好戏?”

  “这是给他们考验。你看,那些游戏里要得到happyending就要度过各种考验。”

  “…以后别老是窝在洞里打游戏了,也多出去逛逛。”

  “才不要。”狐狸和也毫不犹豫地说道。

  毫不意外地松润猫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并没有再劝说,而是把目光放在眼前的鱼竿上,然后他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小和。”

  “嗯?”

  “今天为什么没有鱼上钩?”

  “嘛……”

 

  此时,河底。

  大野鱼扁着嘴郁闷地被迫趴在河床上。

  旁边无数条鱼围在旁边努力地试图移开压在大野鱼身上的不知道谁丢的胡萝卜。


END.

评论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