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一八】不好了,八爷被佛爷拱了

蓝桥:

*梗来自网上有个妹子评价一八CP,大概就是佛爷身边红白玫瑰都有了,可他就喜欢身边那颗大白菜


*丧心病狂,谨慎食用




张启山,作为一个命里有三昧真火的人,按理说周围应该没有什么妖魔鬼怪,可张启山却精气及其旺盛。


妖怪界一直流传着采精补气有助于修炼的传说,一般的妖怪会挑选好下手的文弱书生,虽然精气弱了些,多采几个就好了。


有些妖怪看不上书生,专门挑那种精气旺盛的,一次性吸个够。


所以张启山身边就有了红玫瑰精二月红,白玫瑰精尹新月,还有一个……白菜精齐铁嘴。


这白菜可不是大棚里的白菜,更可况那时候还没有大棚蔬菜这种东西,他齐铁嘴可是大东北黑土地里种出来的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误打误撞成了精。


因为冬天怕冷,齐铁嘴向南走走到了长沙,没想到长沙的冬天也冷,齐铁嘴懒得再往南走了,便再这里安营扎寨。


齐铁嘴没什么长处,只能用自己的微弱的法力给人家算个命,久而久之,他齐铁嘴的名号就在长沙响亮了起来。


十年后,张启山从东北迁往长沙任地方布防官。初来乍到结识地方群英。


张启山初来拜访齐铁嘴时,齐铁嘴一眼就看出来张启山命里带三昧真火,这种人应该避着少见,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被烧到了。


他又想起离开东北前,早就修炼成精的姐姐对自己语重心长地说:“齐齐啊,若是遇见那种命中有三昧真火的人,你一定要躲得远远的,你的道行浅,容易被伤着。但如果那人精气旺盛,那可得想尽办法和他双修,这种人的精气对咱们妖精来说可是大补。”


齐铁嘴悄悄开了天眼查看张启山,我勒个乖乖,这个佛爷不知道会被多少妖精垂涎啊,啧啧啧。


 


齐铁嘴不打算招惹张启山,不代表张启山不会来找他,自从识得他的算命之术后,隔几天就来请他,有时是算算打仗的区位,有时只是得了好茶请他来品。


一来二去之间两人也算是熟人了,齐铁嘴见那所谓的三昧真火并没有对他起到多大伤害,便也放下心来。


自从那次张启山从那个什么武藤兰手里救下他,他就心甘情愿地和他做朋友了。


齐铁嘴知道佛爷器重他,不管是下斗还是什么的都喜欢带着他,由此还结识了红玫瑰精二月红。


齐铁嘴最初以为二月红是因为佛爷这命格才接近佛爷的。直到见了二爷对丫头痴心一片,对佛爷没有什么非分只想,才渐渐放下心来。


这个时候齐铁嘴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对佛爷起了其他的心思,直到他们在新月饭店见到了尹新月。


齐铁嘴第一眼就看出来尹新月和他一样是个妖精,还是个白玫瑰精。


尹新月借着齐铁嘴不会武功,只有她跟着他们才会安全的理由跟着他们上了回长沙的火车。


尹新月霸占了佛爷旁边的座位,还向他抛了一个示威的眼神,齐铁嘴气得直接去了餐车。


齐铁嘴坐在餐桌旁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问自己为什么会生气,不过是那白玫瑰精觊觎佛爷的精气,他有什么好气的,佛爷也没有拒绝不是吗?


他……他好像喜欢上佛爷了。


齐铁嘴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等他冷静下来却发现尹新月正坐在他对面,还故意把手上的二响环露出来,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


“你和我一样吧?你是……白菜精?”尹新月有些嫌弃地看着齐铁嘴。


“白菜有什么不好,可以吃还可以储存很久,做成泡菜也……”


“够了,”尹新月不耐烦地打断他:“我只想告诉你,佛爷是我的,能和他双修的只有我,再说了……”尹新月目光扫过齐铁嘴全身:“你可是男人。”


齐铁嘴懂她的意思,一般双修都是男女间的,自己一个男人能和张大佛爷做点什么?


“我没有和他双修的意思。”


尹新月很满意他的答案:“没有就好。”


 


大白菜齐铁嘴本以为尹新月只是想和张大佛爷双修,没想到她还想要当张家的女主人。


“你怎么又来了?这里是你家吗?还让不让人好好养伤了?”


齐铁嘴有些尴尬地看了眼张启山,张启山用眼神示意他好好回答。


齐铁嘴气笑了,他挂着假笑说:“那老八以后一定少来,争取不来。”


 


气冲冲回到齐府的齐铁嘴觉得自己快被怒火烧成蔫白菜了,一进房间他却一下漏了气。他用被子蒙住头,硬生生憋住了眼泪。


 


终于送走了尹新月的张启山去齐府找齐铁嘴,府上的人说自从八爷前天回来就没出去。


张启山先去齐铁嘴的房间,没有人。


思考了两秒,转身去了齐府的后花园。


齐家穷,后花园并没有种什么花,杂草倒是生了不少,在一群杂草中,一颗水淋淋的大白菜格外显眼,只是那叶子有点微微发卷,明明是一颗白菜,周围却散发出一种我很不开心的气场。


张启山直接在白菜旁边坐下,轻声唤了一句老八。


那颗白菜几不可见的抖了一下。


完了完了,佛爷发现我的真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会不会被煮来吃了。


“老八,这话我只说一次,我喜欢的人把你来都只有你一个,尹新月我已经送回北平了。”


齐铁嘴还处在被告白的震惊中,张启山见他没反应直接把白菜从土里拔出来抱在怀里,威胁道:“你要是再不现身,晚饭就吃醋溜白菜。”


齐铁嘴吓得马上现了身,直接被张启山搂在了怀里,他还没开口说些什么,直接被张启山一个吻封了口。


 


后来?他们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齐铁嘴真枪实弹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精气特别旺盛。


齐铁嘴感觉身体被掏空。


诶?难道白菜也会肾虚?


 


有一次滚完了床单,齐铁嘴心满意足地窝在张启山怀里,他心血来潮问张启山为什么会选自己。


张启山说:“不管是红玫瑰还是白玫瑰,我都不稀罕,我只喜欢你这颗大白菜。”


然后齐铁嘴又被拱了。


 


 


 


番外 关于佛爷怎么知道齐铁嘴的真身


齐铁嘴作为一颗产自东北的大白菜,却不怎么能喝酒。


有一回在张启山家喝多了,倒在张启山身上直接现了真身。


张启山拿着一颗白菜一脸懵逼,甚至快要怀疑人生。


还好齐铁嘴很快又恢复了人身,才躲过了被拿去炒的命运。



评论

热度(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