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梦魇》完整版

まおう:

为了方便观众大老爷,特别又改完,完整的发了出来,谢谢你们的期待。


《梦魇》(完整版正文+三个番外)


 


 


“老八!你跑什么跑。”


 


“八爷你不必自谦,你是神算,这世间你看的通透,我需要你。”


 


“这枚铜钱跟我说,你必须跟我。”


 


“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


---------------------------------------------------------------------------------------------------------------------------------


花园里


 


佛爷衣装笔挺坐在石桌旁,笑着看向对面。


对面的人,一身藏青色长袍,温文尔雅,圆圆的玳瑁眼镜下,掩着一丝的哀愁。


 


“哎,老八,最近怎么老是找不到你。”


“刚和你说会话,你就不知道走去哪了。”


“就那么一个破算命摊子,有什么可忙的。”


 


齐桓没有说话。


 


只是看着张启山淡淡的笑了,清秀的脸上映着月光,隐隐约约的露出浅浅的酒窝,风华绝世。


 


齐桓还是张启山初遇时的那副文弱的书生模样,透着一点文人的傲骨。


一双眼睛仿佛看透世间的一切般,通透似水,熠熠的含着光。


 


张启山看得痴了,半晌后才应道。


“罢了罢了,不问了。”


“你来了就好。”


 


佛爷一杯杯的饮着,齐桓始终未饮一杯。


 


按说在官场上,已经摸爬滚打了几年,所以张启山酒量很好。


但今天,张启山竟然醉了。


佛爷醉倒在桌子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那个人消失不见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


佛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卧室的,只是第二天醒的时候,头疼的厉害。


 


早饭间,张启山找来张副官,一边吃着热粥,一边问。


“昨天,把八爷好好送回去了没有?”


“这小子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


 


听见张启山提起八爷,副官的眼神暗了暗,带着几分僵硬的笑应道。


“恩。好好的送走了。”


几个字仿佛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


 


佛爷没有在意,只是看起来放心了不少,脸上的表情都柔和了几分,接着吩咐道。


“下午的时候,记得再请八爷过府一叙。”


 


张副官这把是彻底怔住了。


“请?怕是再也请不到了吧。”


急匆匆走向书房的佛爷没有看到背后愣在原地的张副官,脸上带着难掩的悲伤。


---------------------------------------------------------------------------------------------------------------------------------


 


书房中


 


佛爷面前放着一对成色上佳的龙凤双响环。


装在檀木盒子里。淡淡的木头香气充盈在空气中。


这一对,其中一个是自己的,而另一个是后来又派人去寻的。


这是张启山专门准备送给老八的礼物。


再过几天,就是齐桓的生辰了。


想着老八收到礼物时,满面惊讶的神情,张启山就觉得好笑。


不自觉似的,嘴边显出了浅浅的笑意。


 


---------------------------------------------------------------------------------------------------------------------------------


 


“呐,齐桓,初见你时,青衣白衫,面如桃花,像从画卷中走出的谪仙。”


“只一瞥,就摄住了我的心神。”


“那时即便我不信命,我也觉得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你本天上仙,飘逸离凡尘。


胸中万卷,谈笑手掐诀算乾坤。


不慕巢由隐迹,不羡皋夔功业。


出处两无心,坦荡灵台净。


念生平,喜旷达,事幽寻。


---------------------------------------------------------------------------------------------------------------------------------


 


二月红府上


 


张副官把佛爷最近奇怪的举动说给二月红听。二月红一直愁眉不展的听着,待张副官说完,稍一寻思,就沉声说道。


“这事,我去和他说。”


--------------------------------------------------------------------------------------------------------------------------------


二月红即刻便赶往佛爷的府邸。


走到门口,一抬眼,就望见,拿着木盒匆匆走出来的佛爷。


走到临门前,看见二月红和张副官一脸急色走来的佛爷,特意停了停,待他们走近,问道。


 


“二爷,何事值得你这么急着前来?”


还没等二月红答话。


 


张启山又转向张副官。


“奥,对了,这个。张副官,这木盒子里装的是我给八爷的生辰礼,替我送到八爷府上。”


说完,张启山等着副官上前拿走盒子。


 


但张副官晃了晃身子没有再行动,红着眼抬头看向二月红,一脸难堪。


二月红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默然而立。


 


三个人就这么诡异的不出声立了许久,最终还是二月红打破了这难耐的安静。


 


 


“佛爷,老八他,三年前就死了。”


 


张启山装作没有听到二月红的话,但笑着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忧伤却难以掩盖。


“二爷,你说什么鬼话?老八还有几天就是生辰了,你不会没给老八准备贺礼在这开玩笑吧。”


 


二月红也终于忍不住了,以往不显喜怒的脸上,透露出空前的怒意。


“张启山,齐桓他死了。”


“我知道当初老八死了,你很伤心,但我们大家都很伤心。”


“你快醒醒罢。”


 


二月红的话像是引子,一下子点燃了张启山的怒火。


“二月红,我敬你是二爷。但不代表我不会生你气。你别试探我的底线。”


“齐桓怎么可能……他还好好的,前些天还和我喝酒呢,你说什么瞎话。”


“他还向我打趣呢,他还嚷我算命呢,他还……”


张启山突然止了话头,仿佛突然醒悟了什么一般。


原本挺拔的身姿颓了下来,低着头。


 


张启山闷闷的说了一句。


“对啊,三年前,他就走了啊,齐桓他走了啊。他抛下我走了啊。”


 


二月红和张副官看不清他的脸,但感觉出他在抽噎。


 


张启山第一次哭实在父亲的葬礼上,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因为齐桓哭了。


 


这是第一次,他们看到冷面佛爷为了一个人哭。


连不可一世的张大佛爷也终是有他人不可触及的忧伤。


---------------------------------------------------------------------------------------------------------------------------------


 


 


 


齐桓走的时候,佛爷没有哭。


齐桓下葬的时候,佛爷没有哭。


但是现在佛爷哭得像个孩子,像个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孩子。


只不过他失去的是心爱的那个人。


 


“原来都是梦啊。”


 


“原来都是我的臆想啊。”


 


“原来齐桓在很久之前就走了啊。”


 


“原来这世间就剩我一人了啊。”


 


“到头来,还是我孤身一人啊。”


---------------------------------------------------------------------------------------------------------------------------------


番外一:副官视角


《梦难醒》


最近张副官觉得佛爷怪怪的。


一个人自言自语。


一个人在花园的石桌旁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对面还常常放着一只斟满的酒杯,即使什么人也没有。


一个人在空旷的书房里,兀自安静笑起来,眼睛看向不知名的地方。


最奇怪的,莫过于,佛爷让他把八爷请过来。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不是吗?


 


佛爷,这是魔怔了吗?


 


张副官觉得,从那天起,从那个人走了之后,一切的一切,都脱离了原来的轨道。


 


佛爷只当八爷的死是一场梦。


 


梦醒了,


八爷还在,九门还在,大家都还在。


一切都是当年的模样。


 


一切都还在,一切都没变,


不是彻骨的寂寞,而是长情的陪伴。


 


可是,不可能的吧!


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痴人说梦罢。


只是虚无缥缈的梦吧。


 


这只是佛爷关于八爷,张启山关于齐桓的梦,


难醒的梦。


 


这永无止境的梦魇,是张启山对齐桓绵绵思念化成的吧。


这思念,浓得很,浓到连时间都化不开。


 


齐八爷,你精通奇门八算,那你算没算到佛爷对你的思念。


要是算到了,


为什么还要只留佛爷一个人。


 


其实永无止境的梦魇,其实思念无法解脱。


 


番外二:齐桓视角


《故梦难收》


老九门里有个齐八爷,精通奇门八算,但却是下三门里一个比较奇怪的人。


因为从很久之前起,他就只有一个盘口,是在长沙老茶营的一个算命摊。


而且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张大佛爷和齐八爷越走越近。


---------------------------------------------------------------------------------------------------------------------------------


 


从武藤手里救了他之后,佛爷看他的眼神就不怎么正常了,去哪里都要带着他。


探路要带着他,下墓要带着他,就连没事的时候也让张副官请他去府上陪他聊聊天,解闷。


简直时时刻刻都离不了他啊。


但齐桓也是乐此不疲。


 


 


佛爷不是不信命吗,那这天天带着他个算命的在身边干什么。


他又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


这放在身边不完完全全就是个小尾巴吗?


 


佛爷不是喜静吗,那这天天带着贫嘴出了名的他在身边干什么。


他不像解九会下棋,也不像二爷会唱戏。


这放在身边也只能当个吉祥物什么的吧?!


 


九门里其他人很奇怪,天天跟在佛爷身后的张副官也很奇怪,就连齐桓自己也很奇怪。


---------------------------------------------------------------------------------------------------------------------------------


 


齐桓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渐渐的习惯了他与佛爷相处的这种模式。


佛爷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即使面上推诿,心里还是默认了佛爷说什么的都是对的。


 


 


一切都很正常,日子也很平静。


直到……


---------------------------------------------------------------------------------------------------------------------------------


 


那日他们驱车北平,为二月红的丫头求药。


张启山带回了尹新月。


然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张启山与尹新月,二爷与丫头。


狭小的车厢里仿佛已没有了他的位置。


不,这世间好像都没有了他的容身之所。


 


玩笑一世的齐八爷,终日带着笑意的脸上,还是不可避免的含了一丝苦涩。


“这,我去餐车吃东西了。”


撂下这句话,他就逃也似的走了。


也不知怎么的,他觉得在那个车厢里,看着佛爷与尹新月的互动,简直要窒息了。


 


 


 


那日,在虚掩的车厢的门外,听着里面佛爷与尹新月吵吵闹闹的声音。


齐桓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被冻住了。


 


 


随手掐诀,算了一卦,往日玩世不恭的齐铁嘴便觉得自己再也笑不出来了。


 


随即自嘲的说道。


“怎么会不合呢?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合,简直太合了。”


 


手里的热粥又冷了几分。


 


再一转身,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齐桓当然没有想到,就在他转身越走越远的时候,车厢里的佛爷说了一句话。


 


“够了,尹新月。吵吵闹闹的人,这辈子,我有老八一个人就够了。我的心里已经放不下别人了。”


 


可是这一转身,仿佛就是诀别。


那句话,佛爷没有机会再说给齐桓听。


而齐八爷也再也没有机会听了。


 


---------------------------------------------------------------------------------------------------------------------------------


 


 


从北平回来之后,齐桓就连着七天没出门,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不吃饭,也不喝水。


 


佛爷托张副官来请,他也闭门不见。


 


七天后,再一出门,仍旧还是那副惊世容颜,只是眉眼间,带了深深的疲惫。


 


齐桓摇摇晃晃的挪到门口。


原本就瘦削的身子更瘦了,衬着苍白的脸色,吓人的很。


 


守在门口的家仆赶忙去扶,却吃惊地发现,齐八爷的身子骨,轻得像纸。


家仆慌忙的想去喊人,却还是被齐桓抬手阻止了。


 


齐桓从怀中掏出四封,吩咐家仆把信交给佛爷两封、二爷和解九爷各一封。


 


然后就拖着孱弱的身子,千辛万苦的才走到香堂,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直直的跪下。


 


“众先人在此,受不肖子孙齐桓一拜。”


“我知道我干的是算乾坤,破天命的行当,损阴德。所以立下三不算的规矩,但碍于儿女情长,齐桓不得不破了这规矩。”


“但齐桓不怕天谴,这一世窥尽了天机,早知命不久矣。”


“而张启山多次救得孙儿,孙儿无以为报。”


“今日寇来犯,兵临城下。为报张大佛爷的救命之恩,故不惜用阳寿来为他换得半世安稳。”


 


说完这些话,齐桓像是用尽了自己的全部气力。


 


 


我算尽了乾坤,看破了天机。


可是终有一卦我解不开。


佛爷,这卦就是你我之间的缘深缘浅。


 


佛爷,你几次救我,又护我半世安稳,我无以为报。


所以,齐某人便还你这海晏河清,也护你半世安稳。


 


再见了,佛爷。


莫怨齐某先走一步了。


 


 


今世识你不悔。


 


 


翌日,九门里传出了令人悲伤的消息。


 


平日里总是跟在佛爷身后的那位齐八爷死了。


 


齐八爷的葬礼不大,只在他的堂口里设了小小的灵堂。


但来的人很多。


佛爷,二爷,解九爷……


连平日里接受过齐桓施舍的小乞丐,在经过灵堂时,都深深拜了一拜。


 


 


齐眉绶,道天机,嘴上春风几度秋。


 


番外三:佛爷视角


《长相思》


 


张大佛爷的名号,在长沙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上至白发老妪下至青葱稚儿,对张大佛爷的英雄事迹可都是如数家珍。


特别是佛爷勇救齐桓齐八爷的故事,更是被说书人在市井间久久的传颂了起来。


 


人们都道,这佛爷对齐八爷是真好。


这也真是难得,从来没见过,佛爷,能对一个人那么上心。


 


---------------------------------------------------------------------------------------------------------------------------------


 


佛爷这一名号,


除了因为那立在院子中的半尊佛像。


还因为把张启山那平素不喜不怒的沉稳性子。


 


但这不喜不怒也只是给外人看的。


 


对于齐桓,张启山总觉得和他有说不完的话。


只要和他在一起就会感觉很轻松,不用戒备,不用伪装。


甚至听着齐桓扯皮,他都能不自觉的笑出来。


 


在齐桓面前,张启山始终就只是张启山。


 


张启山以为与齐桓就会这么相携相知热闹的度过一生。


 


奈何徒生变故,再一回神,那人便不再身旁常伴。


 


---------------------------------------------------------------------------------------------------------------------------------


 


 


习惯了齐桓的吵吵闹闹,突然安静下来的日子,不管是张大佛爷还是张启山,都变得不再习惯。


 


虽然身边的新月还是吵吵闹闹的,但在佛爷心里,始终空下来了一块。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山河那畔行,夜深千盏灯,风一更雪一更,绵绵思念梦不成,故梦无此人。


 


---------------------------------------------------------------------------------------------------------------------------------


 


大概是从北平返回长沙时,齐桓就开始变得不正常了。


大概是那时候吧。


 


在许多年以后,张启山再回想起来。


 


在回程的火车上,狭小的车厢,齐桓尴尬的看着他和尹新月,二爷和丫头。


然后就匆匆找了个蹩脚的借口,逃也似的走了。


说蹩脚,是因为齐桓转身走的时候,脸上的落寞根本藏不住。


 


张启山想去追他,因为不知怎么的,看着齐桓落寞的转身,张启山隐隐觉得这一转身仿佛就是诀别。


 


身边的尹新月一直缠着他。


也是下意识的,张启山就喊了出来。


 


“够了,尹新月。吵吵闹闹的人,这辈子,我有老八一个人就够了。我的心里已经放不下别人了。”


 


说完,车厢里所有人都静了半刻,连张启山自己都吓了一跳。


自己对齐桓的感情无形间已经这么深了吗?


深到连自己都不易察觉。


 


“看来,也是时候跟老八摊开来说了。”


 


“恩,再过几天就是老八的生日,到时候一定要说清楚。”


 


 


谁承想,天意弄人。齐桓生日的那一天,也成了张启山噩梦般的一天。


关于齐桓的梦魇,张启山再也逃脱不开。


 


明明互相喜欢的两个人,却阴差阳错因为误会而错过。


 


---------------------------------------------------------------------------------------------------------------------------------


 


后来,张启山还是因为家族的原因,和尹新月结婚了。


在外人看来,他们简直是金童玉女,佳偶天成。


 


但张启山知道自己恐怕这辈子也忘不了那个人了。


 


---------------------------------------------------------------------------------------------------------------------------------


 


明明是洞房花烛,春宵一刻,人生最值得高兴的四大幸事之一。


张启山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在手中已经泛黄的信纸上,写着娟秀的五个字。祝百年好合!


 


而这信就是那年齐桓派小厮送到他手里的其中一封。


因为信封上没有像往常齐桓总叫的佛爷一样,而是破天荒的写着端端正正的张启山三个字。张启山一直不敢打开。


哪怕是在今天……


 


哈,哈,齐桓,你连这一天都算到了吗?


 


张启山疯狂的笑着,倏忽间眼角又有两行清泪淌下。


 


我终究是错过了你啊!


 


 


很多年以后,张启山在疗养院里安静地走了,就像当初那个人一样。


 


为他下葬的张副官发现,在佛爷的枕头下面,最近的地方,一直放着一个檀木盒子。


 


里面是未送出去的生辰贺礼。


 


---------------------------------------------------------------------------------------------------------------------------------


 


佛爷其实不想点那三盏天灯。


 


佛爷不算太面瘫,只是爱压抑自己的感情。


 


佛爷曾经刻骨铭心地爱一个人,但这人不是尹新月。


 


佛爷一直信奉着曹操的那句“宁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但他还是自己负了自己,负了齐桓。


 


---------------------------------------------------------------------------------------------------------------------------------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欲素愁不眠。


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


忆君迢迢隔青天,昔日横波目,今作流泪泉。


不信人断肠,归来看取明镜前。


 


 


---------------------------------------------------------------------------------------------------------------------------------


 


这场长相思的梦魇终是没有人能逃得过去。


------------------------------------------------------------------------------------------END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