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虐死那个坑货:

实在抵挡不住索皇的美貌QAQ,貌似看幻城还是在,十多年前,反正剧情我记不得了,我就记得哥哥肤白貌美爱嘤嘤,

      


      


      



      


      


      


      

这是一场黑色的幻梦,我必须要马上醒来

      

 

      

——题记

      

在他的梦里,红莲般的业火遮蔽了黑色的苍穹,莹白如雪的城池在火海中幻灭成妖魔的影子,他只需要伸出手就能轻易毁灭那座屹立在风雪千百年的牢笼,让囚禁于其中的人永世解脱。

      

他在梦里疯狂地大笑,笑这个疯狂颠倒的世界,和他们被玩弄的命运。纵然他拥有着毁天灭地的神能,却仍然要屈服于那可笑的结局。

      

你告诉我,爱是什么。

      

爱是宽容。

      

冰雪之刃从那个曾经温暖的身体洞穿而过,他雪色的身影倒在黑色龟裂的大地上,然而依旧尊贵如王。

      

你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我等不了啦……

      

释……

      

那是他最后发出的声音,温柔得一如往昔,像是一声叹息,又像是终于释怀。千百年来无尽的思念都被融化在这轻轻浅浅如梦呓一般的声音里。

      

血红的剑从他的手中滑落,落在冰冷苍凉的大地上。他忽然间发现天地间一切都已寂灭,他听不到那些冰雪精灵被业火吞噬发出的尖啸,听不到攻城略地的杀伐声,听不到族人得胜的欢呼声。

      

他只能听到自己撞动的心跳和那人渐渐熄灭的呼吸。

      

他把他已然冰冷的身体拥进怀中,周身的风雪被阻挡在结界之外,他永远记得他的哥哥是不喜欢雪的。

      

我以为当我亲手焚尽这个冰冷的牢笼时,你就能重获自由,但是原来我给的,从来不是你想要的。

      

哥……

      

这是一场黑色的幻梦,我必须要马上醒来。

      

等我醒来的时候,你我还是人世间那对平凡的兄弟,拥有着这世上最简单纯粹的幸福,还是彼此眼中的唯一。

      

我要快点醒来,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无尽的黑色终于将他的视线彻底湮灭,长剑穿过他的胸口,仿佛只有伤在同一个位置,他才能够知道哥哥的心有多痛。

      

但是没关系,有我来陪你。

      

无论生死,无论今生或者来世。

      

(今生 第一章)

      

那一晚,城里下了整整一夜的大雪,雪落无声,他流着泪从梦里醒来,看到昏昧的灯火中自己瑟瑟发抖的影子,他是谁,是那个亲手逼死挚爱的火族王子,还是……

      

“释!”

      

他的意识还来不及回转,只听到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他像是蓦地从梦魇中惊醒,身形忽然一震。

      

一道身影从门口的方向急掠过来,樱空释的目光追着那道身影,贪婪得不舍得错过片刻。他想,这纵然是梦,也是这世上最美的一场梦。

      

可是,这一切都是如此真实。当卡索温热的手掌贴在他的面孔时,他如梦乍醒,将面前的人猛地紧紧抱住。

      

“释……你怎么了?”

      

他听到那坚定而有力的心跳声从对方的胸口处传来,没有伤口,没有流血,他还活着,他们都还活着。

      

“释,你还好么?你病了一夜,把我吓坏了。”

      

虽然觉得弟弟的反应有些怪异,但是卡索也并没有多想,只当他是病中做了噩梦,心疼地抬起衣袖替他拭了拭额上的冷汗:“你饿不饿,我去热点粥给你。”说罢,他笑着将自己的额头贴上弟弟的额头,肌肤相亲的温度让樱空释觉得心里那随着死亡和毁灭而冷如灰烬的心骤然燃烧起来。

      

他望着哥哥那尽在咫尺的双唇,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这双唇的味道,是不是和哥哥的身体一样那么温暖芬芳甜美。

      

可是他跨不过那道坎,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他不怕得不到,只怕永远失去。

      

“哥,不要走。”

      

失而复得的狂喜让樱空释不愿与哥哥分开片刻,好像生离死别的痛苦仍然在他的心中激荡,直到此刻他都不敢确认这一切是真实的。

      

他重生了,而且回到了当初和哥哥在人间生活的那段日子。

      

一切恩怨都未萌芽,一切错误都来得及扭转,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那正是罹天烬在死亡前最后的心愿。

      

“哥哥不走,你别怕。”

      

卡索还当他只是撒娇,却不知道怀里的这个人有着远远超过他的智慧和阅历。他不再是他那个单纯不谙世事的弟弟,而是拥有着两世记忆,足以将天地毁灭的男人。

      

樱空释轻轻靠在卡索的肩头,不知满足地汲取着哥哥身上那鲜活的,甜美的,令人陶醉的气息。他甚至在心底涌出一股冲动,只要能将此刻的美好挽留,他不介意再一次出卖自己的灵魂,背弃自己的家族,成为堕天的罪人。

      

可是这个念头从他脑中一闪而过便又马上被彻底否定。

      

他已经犯下过一次错误,这一次,他绝不会让悲剧再度重演。

      

他不会再走上罹天烬的旧路,不会再让哥哥承受那绝世的痛苦和孤独。他要亲手改变这一切,要把曾经的遗憾一一弥补。

      

卡索听着弟弟平静的呼吸声,以为他和从前一样趴在自己的肩头睡着了,他抬起手宠爱地抚了抚弟弟柔顺乌黑的长发,脸上的笑容却渐渐黯淡。

      

今天,他用法术杀死了那个冒犯他们的凡人,尽管他罪该万死,可是这里毕竟是凡间,他们没有皇族的特权,所以杀人偿命,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今夜原本是他们留在城里的最后一夜,可是因为樱空释突然病倒继而昏迷不醒,他不得已耽搁了行程,多留了一夜。今夜过后,他们必须马上离开,否则便会麻烦缠身。

      

其实他很喜欢这个安静美丽的城镇,没有战火没有杀戮没有皇族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若是可以他愿意放弃一切在这里做一个普通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承受生命所有的馈赠,哪怕是病痛和死亡,也甘之如饴。

      

可是,那是一个永远不会实现的幻想。总有一天他们必须回到属于他们的世界,回到那个巨大的囚笼,背负着家族的枷锁等待命运的审判。

      

他甘愿做个囚徒,可是他希望他的释能够永远幸福快乐下去。

      

窗外的飞雪被寒风吹入窗台,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卡索的衣袍和长发上,水珠凝结在他的眉梢和眼睫上,像是一滴将落未落的眼泪。樱空释抬起头,轻轻吻住他的眼睛,那轻柔的动作让一向敏感怕痒的卡索禁不住向后缩了缩,可是弟弟的却追着不肯放弃,直到把人逼到了墙角,卡索只好笑着投降,任由弟弟放肆胡闹。

      

他们兄弟之间从来亲密无间,他不会多想什么,可是如果此刻他仔细去看弟弟的眼神就会发现,这个美丽少年追逐他的目光已经与从前完全不同了。

      

那目光里满是炽热的贪婪的爱慕,恨不得将他吞入腹中和自己融为一体。

      

“哥,你喜欢这里吗?”

      

樱空释紧紧搂住卡索的脖子,在他脖颈间亲昵地蹭着。他的余光能够看到哥哥露在衣领的那对精致的锁骨,他真想一口咬下去,在上面烙下自己的记号。

      

不,岂止是这里,他恨不得将这个人全身的每一次都留下自己的印记。

      

“这里很好,很平静。”

      

卡索目光幽幽地望着窗外,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开口,他看得出释很喜欢这里,甚至已经完全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

      

为了躲避火族的追杀,他们走过很多的地方,流浪的生活让他们无法结识新的朋友,更加不敢透露自己真实的身份,唯有在这里,多年的平静让他几乎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忘记了族人的血海深仇。

      

可是,明天他们必须离开了。

      

“哥哥有心事?”

      

死而复生的樱空释虽然拥有读心的能力,可是他怕自己一催动法术就会引起卡索的怀疑,也许不管他犯下什么滔天大罪哥哥都能够原谅他,唯有私下修炼火族法术这一条,是不能触碰的底线。

      

“没事,你睡吧,天快亮了。”

      

卡索摇了摇头,轻轻抚着樱空释的额头,口中默默念起了口诀,困意如潮水般淹没樱空释的意识,他没来得及抵挡就陷入了昏睡之中。

      

在天亮前,睡个好觉吧。

      

卡索抱紧怀里的人,第一次那么希望夜能够再长一些,太阳不要那么快升起……

      

 

      

 

评论

热度(226)

  1. 灵犀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