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02

虐死那个坑货:

(第二章)


东方将明未明之际,卡索已经准备好了远行的马车和行礼。他们生活多年的那座小屋正沉默地伫立在夜色之中,像是无言的告别。


风雪落了满头,给他年轻俊美的容颜平添了几分苍凉和寂寞。樱空释尚在沉睡之中,像是正沉浸在什么美梦之中,笑得懵懂而天真。


释,我的心愿其实很小,并没有多伟大。仞雪城是我的责任,而你,是我的命。我想守护那里是为了给你一个安稳宁静的家,不再颠沛流离,受尽欺凌。


然而就当卡索将沉睡的樱空释在马车上安置好,准备驱车离开之时,门前小路的尽头处却突然涌出重重火光,火光中黑色的人影犹如出柙猛兽一般冲了上来。卡索陡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转身跃上马车。


这些村民待他们兄弟向来和善,这次来势汹汹,想必是之前杀人的事暴露了,他们兴师问罪而来。


以他现在的法术修为想要击退这些凡人易如反掌,可是他不想再伤及无辜,况且在人间轻易使用法术也会引起火族杀手注意。如果真的惊动了他们,那才真是引火上身。


思及此处,卡索不再犹豫,低声念动口诀,周身的风雪受他召唤,如有灵性一般呼啸着扑向擎着火把包围上来的人。这些凡人就算再如何凶悍,又如何能抵御法术的攻击,不由纷纷向后退去。卡索见状,忙抽动马鞭,那马受惊长嘶一声,顿时雪泥四溅。


可就在此时,人群中忽然一道火光刺破风雪的屏障,朝着卡索的眉心直刺而来。那火光之中暗含杀机,诡异莫名,卡索蓦地认出那是来自火族的法术,不由慌忙闪避,那火光从他眼前险险掠过却惊动了原本就狂躁不已的马,马背猛地一颠簸,竟将卡索整个人甩了出去。


“释!”


从马背上摔下的卡索顾不得自己的伤,他只知道马车里的樱空释尚在沉睡,再不控制住马车,必定会车毁人亡!


看到卡索落马,其他的村民又马上包围上来。方才那一摔,卡索的后背重重撞在了石板之上,摧心裂骨的剧痛让他顿时汗如雨下,可是现在正是樱空释命悬一线之际,他又怎么顾得上自己?


冲上来的村民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所阻,有人忽然惊叫道:“看,你们快看!”


那冰雪交织的风中,释放了所有灵气的卡索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貌,乌黑的长发犹如霜染,飞舞的雪丝中,他冰雕玉刻般的容颜如神祗一般高贵。


“妖术!他果然是妖孽!”


这些寻常百姓哪里见识过雪族的法术,只当他是会祸乱人间的妖物,无数的飞矢和火把朝着卡索飞去,然而他无暇用法术保护自己,冰雪的屏障在马车的周围展开,那失控的疯马被冰蓝色的结界缓缓托起然后稳稳当当地掠过众人的头顶。


卡索的灵力有限,尚不能灵活自如地移形换物,这样的法术已经是他的极限,待看到那马车被送去安全的地方时,他的力气亦已耗尽,狂啸的风声骤然停下,仿佛片刻前的那场狂风暴雪只是众人的一场幻觉,卡索意识一片模糊,从半空之中坠落下来。


纵然他是拥有着神之血液的高贵皇族,然而此刻的他还没有强大到拥有不死不伤的肉身。被利器划破的伤口处鲜血喷涌而出。那艳丽的血色充满了他的视线,让他想起了那一日仞雪城遮天蔽日的火光。


“杀了他!他是妖物!”


愤怒的村民举着手中的凶器冲了上来,片刻前被魔法震慑的恐惧仿佛已荡然无存,在他们眼中的卡索只是一个奄奄一息任人宰割的可怜妖物。


“等一等。”


有人分开人群走了出来。而他刚一靠近,那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息就让意识模糊的卡索蓦然惊醒过来,可是他来不及反抗就被对方狠狠扼住了脖子,对方的掌心烫得能烧坏他的皮肤,他张开口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被对方封印。


而且不止是声音,连自己的灵力都被一并封印。如今的他落在对方的手里,真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这个妖物竟敢用妖术害人,我们不能让他死痛痛快快地死。”


那人话音刚落,村民中马上有人大声回应起来。


“明天就是酬神的日子,我们要割下他的肉,剜出他的心,用他的血,祭奠亡魂!


卡索奋力睁开双眼想要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他认得这个声音,他似乎……在哪里听过……


“仞雪国的小王子,虽然很可惜还有漏网之鱼,但是抓住了你也可以一泄我心头之恨了。”


那人的声音是用法术传入卡索耳中的,因而在场的人中除了卡索没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他的手紧紧扣住卡索的脖子,仿佛稍一用力就可以了结他的性命。


可是他不会让他死得那么轻松。


“你究竟……”


“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活捉你们回去。”


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孔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我要亲手折磨你,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痛,什么才是生不如死。”


“还有你那个宝贝弟弟,你放心,我会让你们兄弟团聚的。”


我会让你们在地狱团聚。


“唔……”


喉间的剧痛让卡索的意识终于彻底涣散,可是在他陷入黑暗之前,他终于记起了这个男人。在逃亡的路上,他曾经亲眼看过这个男人用火族的法术杀死雪族的法师,他用利刃刺穿他们的胸口把他们钉死在仞雪城耸立云端的城墙上,他的恨意似乎比所有人都更加炽烈也更加绝望,如今终于轮到他最想折磨的这一个了。


仞雪城最后的皇族,这个从死亡之境挣扎着活下来却仍然拥有着纯净灵魂的小王子。为什么他到了垂死之际看着自己的目光,仍然是充满怜悯的?


恨只能用恨来终结,我不需要宽恕,更不需要可怜。


 


马车被冰蓝色的结界保护着稳稳落在了远离城镇的山脚下,到了这里山路就平缓许多,只是昨夜一场大雪,漫山遍野的莹白一直延续到世界的尽处。


车里的人尚在沉睡,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樱空释的灵力明明已经高出了卡索不知多少,可是此刻他却好像被困在了一个永远也挣脱不了的囚笼里,他分不清这究竟是自己的梦境还是别人制造的幻境,可是这世上还有谁的灵力能够完全压制住他,让他毫无反抗之力?


樱空释,樱空释……


“是谁?!”


他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中奋力地睁开双眼,然而看到的仍然是浓墨般的漆黑。在那个没有光的世界里,一切都像是虚无的,只有那个不知从什么方向传来的声音是唯一的真实。


他认得那个声音,而且永远也不会认错。因为那正是他自己的声音。


“罹天烬!”


这世上确实已经没有人能够困住他,除了他自己。


“为什么把我困在这里?”


“这话也正是我想问你的。”



评论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