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03

虐死那个坑货:

“为什么把我困在这里?”


“这话也正是我想问你的。”


当同样的声音从另外一个自己的口中发出时,樱空释真的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他望着站在几步之外的那个男人,那是他的影子,是他的另一半,是他,但也不是他。


“樱空释,你是我的过去,而我是你的未来。”


“不,你不会再是我的未来。”


他重新活过一世,就是为了终结罹天烬带来的悲剧,就是为了阻止那场末世的毁灭。这一次他不再寄希望于飘渺的来世,而是会把心爱的人牢牢锁在自己怀里,不让他再受任何一丝伤害。


“你我的宿命就如星辰的轨迹,你以为轻易就能抹杀我的存在?”


罹天烬唇角轻撇,笑得冷酷而轻蔑:“命运从来不是掌握在你我手中,这条路注定不可回头……”


然而罹天烬的话尚未说完,只见樱空释的身形突然在他眼前消失,他微微一怔,蓦地转身间,摄人的寒意向他笼罩而来,无数寒气凝结而成的冰刃在黑暗中交织成一张细密的网,罹天烬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就在那些冰刃向他刺去之时,红莲的业火在他周身绽开,如同一道牢不可破的屏障将所有的杀机挡在了身外。


冰与火在黑暗中碰撞出刺目的光华,罹天烬一动不动地立在结界之中,甚至连衣摆和发丝都没有任何的动静。他像是看着一场无趣的游戏般,冷峻的双眼里透着鄙夷和不屑。然而当最后一片冰刃在火光中消散之时,罹天烬周围的结界却忽然碎裂,消散的灵光化作绚烂的星火一瞬熄灭,而罹天烬的身后站着面色如冰的樱空释,他手中的寒刃正抵在罹天烬的脖子上,仿佛只要稍一用力便能让他身首异处。


“你不是罹天烬,你到底是谁?”


尖利的冰刃割破了罹天烬的肌肤,然而伤口处并没有鲜血溢出,对方的笑容像是凝固在了唇边,接着他犹如周围破散的红莲结界碎裂成一片绚烂的星尘。


“出来吧,我知道是你。”


周围浓稠得让人窒息的黑色仿佛烟云一般散开,樱空释又嗅到了那熟悉的冰雪的气息。白色的光犹如裂痕一般将他眼前的迷障撕开,那亘古不变的苍穹在他的眼前犹如画卷般铺开,诸神的宫殿沉默地屹立在风雪之中,像是陷入了永恒的长眠。


“你果然让我刮目相看。”


那声音从幻雪神山幽寂的深谷中传来,那声音美如天籁,却又冷酷如冰,凌然于众生之上,渺渺不可侵犯。


那正是这幻雪神山的主人,亦是苍生的主宰,是操控着世人命运的神。她是刃雪城的莲姬,亦是幻雪神山的渊祭。樱空释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人,这个人好像与生俱来就根植在他的记忆之中,永恒地存在着,无法磨灭。


他的生命来源于她,而他宿命的悲剧亦来源于她。


“为何将我困在这幻境之中?”


“我想知道你是如何改变星辰的轨迹。”


卡索与樱空释的命运不过是渊祭手中一场无聊的游戏,从始至终,他们两人就注定要走向不可逆转的毁灭。然而让她意外的是,在罹天烬选择死亡的那一刻,命定的轨迹却发生了错乱。


樱空释的重生让这对兄弟的命运脱离了渊祭的掌控,这是亘古未有之事,所以渊祭亲自布下了这个幻境困住了樱空释,因为她想知道这个她用法术幻化出的孩子究竟有什么惊世之能,足以与神抗衡。


“那种力量你永远也无法拥有。”


樱空释笑得自信而张扬,那双眼睛湛蓝如春水柔波,澄澈干净却又藏着万种深情。这世上有一种苦叫执念,但是芸芸众生却甘愿为其所缚。也许连渊祭都不曾意识到,她赋予樱空释最宝贵的馈赠不是永恒的生命,不是超凡的神力,不是绝世的美貌,而是一颗如凡人一般炽热跳动的心。


只要这颗心仍然在他的胸口跳动,他就永远不会放下执念,永远不会真正成为一个冷酷无情之人。


“在我的面前,你就好像是还未学会走路便想独自奔跑的孩子。”


渊祭的笑声里透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愠怒。她知道自己可以轻而易举毁灭眼前这个少年,可以捏碎他的魂魄,让他永生永世从自己眼前消失,可是她不甘心,她怎会输给自己手中的一颗棋子?


“那是因为这个孩子不愿永远做你手中的傀儡。”


“那不如,我们再来打一个赌。”


渊祭的声音突然间变得空灵起来,周遭的一切也随着她声音而发生了变化。幻雪神山犹如古老的壁画被层层剥落,苍茫的大地和高耸入云的神山在剧烈的震颤中慢慢消散,刺目的白光让樱空释的视线一片模糊,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忍着流泪的剧痛拼命想要挣开双眼,幽兰色的眼睛因为催动灵力的缘故竟隐隐泛出了红光。


那是火族之人才有的血瞳,他发过誓,这一生绝不再动用火族的法术,然而此刻他却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


“总有一日,你会走上罹天烬的道路。我会在未来之境等你。”


 渊祭的笑声随着那白光渐渐消失,而此刻展现在樱空释面前的已不是飞雪漫天的幻雪神山,而是一个陌生阴冷的房间,更准确来说,这里像是一间囚室。


可是他来不及分辨这究竟是不是渊祭的另一个幻境,他的目光就囚室中央的刑架吸引过去。


“这是……”


那血迹斑斑的刑架上正缚着一个满身伤口的人,那人了无生息地垂着头,面孔浸润在一片黑暗之中,苍白的长发犹如失去生气的枯草,凌乱地缠绕在刑架的四周。他的肩胛骨已经被利器贯穿,伤口处鲜血淋漓,然而最刺目的还是他脖颈处的伤口,樱空释认得那是火族的咒印,对于雪族而言,那咒印所带来的痛楚远远超过世间任何的刑罚。


看到这一幕,樱空释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碾过,纵然以灵力压制依然阻止不了那钻心的剧痛。


为什么……


他明知这一切可能是渊祭的诡计,可是身体却脱离了意识一样朝着那人走去。而就在他距离那人还有几步远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个为不可闻的叹息声。


释……


那一身虚弱得近乎断绝,像是垂死的挣扎,透着太多的无奈和不甘,可是又温柔得让人心碎。


“哥——!”

评论

热度(120)

  1. 堂本阿静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