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04

虐死那个坑货:

“哥——!”


当樱空释认出了刑架上的人正是他心爱的哥哥时,他的脚步却好像被什么无形之力束缚着,竟完全无法向前移动。


“渊祭!!”


樱空释周围的灵力随着那声泣血的悲鸣而陡然暴涨,嗜杀的欲望让他的双眼一瞬间被血充盈。他曾经在心底发过誓,绝不在动用火族的禁术,绝不再做让哥哥失望伤心的事,然而此刻他的心已被滔天的怒意索蒙蔽,他只知道若是眼前的人有任何闪失,他必定要天地与他同葬。


 “樱空释,我们的游戏,就从这里开始吧。”


渊祭的声音犹如鬼魅般在樱空释耳边响起,她要让樱空释亲眼看着他心爱的人如何被人羞辱和折磨,渊祭最善玩弄人心,没有什么比让樱空释亲眼看着卡索死去更让他绝望。唯有这样, 才能真真正正击垮他,让他承认自己的无能和失败。


“哥……”


被束缚在结界之中的樱空释犹如困兽一般,猩红的双眼紧紧盯着刑架上那一动不动的人。他知道这不是渊祭的幻术,而是最真实的景象。他的哥哥正承受着绝世的痛苦,然而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力相救。


这时,囚室的门被人慢慢推开,那如同来自地狱的跫音,每一声都震颤这樱空释的心。他睁大了眼,目光中凝着冰封凌冽的寒意,他要看清楚那个伤害了哥哥的人,把他的模样刻在自己心上。


今生今世,永生永世,只要樱空释还活着,他会把哥哥受过的伤害千百倍地还给他!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从门外缓步走入,他没有察觉到樱空释的存在,径直朝着刑架的方向走去。樱空释看着他一步步靠近卡索,若是此刻眼神能够杀人,只怕这个男人已经被他撕碎。


不要靠近他,不许靠近他!


 “我的小王子,看起来你似乎睡的很安逸。”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绝望的愤怒,那人走到刑架前,狠狠捏住卡索下巴,粗暴地抬起他的面孔。缠在卡索身上的枷锁撞击着刑架,发出喑哑的声音,犹如噩梦中惊醒过来的人茫然地睁开眼,那一瞬间他的眼中干净得对外界没有一丝防备,看不到怨憎会苦,有的只是一片纯净安静的蓝。


“你知道吗,你的眼神让我讨厌。”


当初两族交战之际,他也曾是追杀雪族皇子的杀手之一,他亲手斩杀过无数雪族的法师,在刃雪城那高耸入云的城墙上,他看着被众人护送着出逃的卡索,他以为会在他的眼中看到恐惧,看到仇恨,可是当他抬起头与自己遥遥对视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神里却没有一丝混沌,仿佛世间的一切尘埃都无法蒙蔽那双眼睛,无法让他和所有人一样因为战争而变得污秽扭曲。


“咳……”


卡索被咒术封住了声音,喉间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他已经被折磨了太久,身上的伤口都痛得失去了知觉,他知道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下落不明的樱空释。他设下的结界虽然可以保护他不受凡人的伤害,可是如果潜伏在周围的火族杀手找到他,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他年纪尚幼,从未离开过自己身边半步,遭逢这样的剧变,不知他醒来后会不会害怕。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想着别人?”


此人的法术远在卡索之上,所以用读心术完全可以看破卡索心中所想。尽管他此刻还没有抓住那条漏网之鱼,可是那个柔弱的小皇子看上去比卡索更加不堪一击,找到他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有一种死法你说过没有。”


那人说话间,用细长而尖利的指甲轻轻划过卡索细白如雪的肌肤,这让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出征刃雪城时,雪花落入掌心的温度。


“在我们火族有一种禁忌的法术。”


泛红的指尖犹如灼人的烙铁一般在卡索的脸颊上留下一道道骇人的痕迹。他的面容本是这世上最完美的冰塑,如今却仿佛遍布裂痕。鲜红的血从卡索的唇间溢出,可是他甚至连叫出声来都做不到。


“明日,我会让你知道被业火一寸寸啃噬殆尽的滋味,到那时消失的不仅是你的肉体,还有你的魂魄。”


魂魄一旦消散,你就会永远从这世上消失,没有今生亦没有来世……


“你们这些身来高贵的皇族不是一向喜欢操纵别人的命运,左右别人的生死么?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被当做妖孽来处死吧。”


卡索的意识已近迷离,他已经不在乎那人用什么言语来羞辱他,到了这一刻反而没有了死亡的恐惧,只是心头尚有一丝执念未曾放下,他真想再看一眼,看一眼……


释……


“哥,我在这里。”


那个声音像是从一个渺远而虚无的方向传来,尽管知道那或许只是自己的幻觉,可是卡索仍然用尽力气抬起头循声望去。他已经感受不到周遭灵力的震荡,然而那火族的杀手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杀气惊得面色骤变。


这是结界碎裂的巨响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澎湃而出的杀气将那挡在卡索面前的人猛然掀翻在地上,只听到那刑架上传来一声铁链碎裂的响声,他还来不及出手就看到一道白色的人影从眼前一闪而过,那人周身凛冽的寒气压着他动弹不得,好像四肢百骸都已凝结成冰。


他想看清那个突然闯入的人究竟是谁,可是却连对方的衣角都触碰不到。


这个人的灵力比他从前遇到的任何一个雪族的法师都更高深,他身上的那股杀意却让他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愤怒和怨恨就犹如红莲业火,要在绝望中焚尽世间的一切。


可是当那人将刑架上的卡索抱住时,那令天地变色的杀气却在一瞬之间消失殆尽,万籁俱寂的平静之中传来他小心翼翼又柔情万般的声音。


“哥,我在这里,你别怕,我在你身边。”


被渊祭困在结界之中时,他眼睁睁看着卡索在自己面前受人凌辱,看着他伤痕累累求生不得,那一刻他恨不得向渊祭妥协,恨不得就此释放出罹天烬杀戮的本性,毁尽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


可是他听到了卡索呼唤他的声音,那声音纵然微不可闻,却将他从疯狂的边缘拉了回来,一瞬清醒。


他心爱的哥哥怎么会愿意看到一个满身杀孽的他?


“你是谁,你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灵力?”


如果他没有认错,这个人就是卡索的弟弟,那个总是蜷缩在他怀里受尽保护的雪族皇子。他小小的年纪,怎么可能有如此深不可测的修为?


然而此刻樱空释的眼里又怎么看得到别人?他紧紧抱住伤痕累累的卡索,雪玉一般的手指万分轻柔地抚过他的脸颊。那些狰狞的伤疤在他的指尖转眼间消失不见,仿佛根本不曾存在过。


卡索面容安静地躺在他的怀中,苍白的面孔犹如冰雪中沉睡的美人, 这一次樱空释没有犹豫,他俯下身,艳红的双唇封住了卡索的呼吸。


这是他渴慕已久的事,他就像是终于得到了心爱之物的孩子,贪婪地汲取着属于哥哥的一切。他恨不得把这个人融进自己的骨血里,这样便再也没有人能够分开他们。


陷入昏迷的卡索本能地轻轻挣扎了一下,口中发出的轻微呜咽在樱空释听来更像是无声的邀请。


他生性素来张狂,唯有面对卡索的时候才知隐忍。现在竟是连这仅有的自制力也已濒于瓦解,怪只怪他将这欲望压抑了太久,一旦得到便更加无法放手。


渊祭,从此刻起,我要向你宣战。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所摆布的命运如何按照我的心意改变。


这一次,没有人再能分开我们,纵然是神也不能。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