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05

虐死那个坑货:

这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日升月落,前路茫茫,但既然活着,路总要一步步走下去。


卡索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一切都面目模糊,无论怎样怎样努力回忆都仿佛支离破碎,不服完整。


也许,真的只是一场梦吧。


马车在平缓的山路上徐徐向前,风雪已不复昨日那般凶猛,洋洋洒洒飘然而至,天地无声,安静得好像只剩下落雪和车轮声。


“咳……”


正赶着车的樱空释听到身后传来的咳声,连忙把车停下:“哥!”


马车在山路上颠簸了一下,卡索几乎从车里摔了出来。樱空释见状忙伸手将他抱住,卡索第一次在弟弟面前如此狼狈,不由感到一阵窘迫,可是在樱空释看来,这样的哥哥简直可爱得让人想要一口吞下去。


卡索身上的外伤虽然都已治愈,但毕竟被下了火族的咒术,一时之间身体难免有所亏损,此际马车颠簸,他只觉得眼前茫茫一片,意识更是有些模糊不清。


有关昨夜的一切记忆都已经被樱空释尽数抹去,所以此刻的卡索已然遗忘了那个残忍折磨他的火族杀手。而樱空释更加不会让他知道那个人得到了什么样的惩罚。


他并没有杀死那个冒犯了哥哥的火族杀手,因为在他看来,死对于这个人而言实在算不上惩罚。樱空释废去了他的手脚,将寒气封入他的体内,日后只要他使用火族的法术,便会如万箭穿心一般。如今的他只能像丧家之犬一般活着,甚至连自绝于世都做不到。而如此残忍的一幕樱空释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卡索看到。


“我们这是在哪里……”


卡索只依稀记得他们为了躲避追捕驾车离开了镇子,自己为何会昏睡在马车里则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他醒来后只觉得全身乏力,像是大病了一场,直到此刻仍是头晕目眩。但是弟弟年幼,他怎么能安心留在车里修养,让他一个人独自驾车?


“哥哥病了,把我吓坏了。要是哥哥再不醒,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重新回到卡索面前的樱空释收敛了满身的戾气,依旧是昔日那个纯良天真的少年一般钻进卡索的怀中,享受着哥哥怀抱的温暖。卡索本就愧疚不已,听樱空释这么一说,更是心疼得不行:“都是哥哥的错,你别怕,现在没事了。”


他真的无法想象年幼的弟弟是如何一个人驾车带着他逃出众人的追捕,这一路他走得该有多艰险,而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病倒了。


“那哥哥亲我一下,当做补偿好不好?”


樱空释抬起头,清亮的眼眸宛如夜幕中最耀眼的星辰,他笑起来便是春回大地,融化万里冰封。一种说不出的悸动让卡索心头微颤,一直以来他都明白守护刃雪城是自己无法逃避的责任,然而当他抱着弟弟独自走在陌生的人世间时,他才真正清楚自己想要守护的是什么。


是眼前这个明媚的少年,是他们此刻相拥的温暖。他所求不多,他甘心一生为责任为命运所束缚,只求眼前之人一世平安,幸福快乐。


卡索低下头,他没有像从前那样按照皇族的礼仪去亲吻樱空释的眉梢,而是将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他不知道昨夜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这个貌似天真的弟弟早已对他为所欲为了一番,然而此刻这个轻浅的吻却比昨夜更能撩动樱空释心底的情愫。


他真希望这一刻能够天长地久下去,为此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放弃。


哥,我不会输给渊祭,不会再把你我的命运交给她玩弄。若她是天,我便逆天而行,若她是神佛,我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在这一日的日落前,卡索与樱空释终于赶到了下一个集镇,镇上的百姓大多热情好客,看到他们两个外乡人冒雪而来也没有拒之门外,虽然落脚的地方有些简陋,可是总算是又找到了一个栖身之地,对他们来说这已是莫大的恩惠了。


他们来到镇子的当夜,正好是当地的祭神之日,因而镇上的男女皆身着华服而出,满城灯火如繁星璀璨。兄弟两人的屋子正好在半山之上,居高临下放眼望去,真真是灿如星河,美不胜收。


“释,你不用顾忌我,想出去玩便去吧。”


难得他们刚逃过一场追杀,正应该好好轻松一下,可惜自己尚未病愈,无法出门走动,但弟弟正是玩心最重的年纪,怎能错过这场热闹?


“那有什么好玩的,我宁愿留在家里陪哥哥。”


已经看淡了千百年岁月光阴的樱空释拥有着比卡索更成熟稳重的心,这些人间的喧嚣对他来说不但无趣而且无聊。况且人间纵有再多良辰美景,又怎么比得上眼前这一个?


“我倒是记得你小的时候,每一年到了祭典那一日,别的兄弟姐妹们都留在宫里参加夜宴,可是你总喜欢往宫外跑,混在祭神的队伍里,我每次都要找很久才能找到你。”


那些无忧的时光遥远得像是再也回不去,有些人已经被永远地埋葬在了刃雪城的风雪中,也永远只能留在他们的记忆里。


“哥,你想家么?”


窗前那道寂寞的背影让樱空释觉得心都在滴血。其实对于他来说,在刃雪城的那些记忆算不得有多美好,唯一的温暖就是哥哥带给他的。在众多的兄弟姐妹中,他是那么微不足道,那么平凡无奇,他们轻视他,戏弄他,甚至欺辱他,唯一一个愿意挺身挡在他的面前保护他,会对他说我以你为豪的人,就只有卡索。


所以从那以后,他的光,他的热,也永远只给卡索一个人。刃雪城从来不是他的家,有卡索在的地方才是家。


“不知道父皇和母后他们是否安然无恙……”


离家的这些年,他们在人间仓皇地奔走,连自己都保护不得,更不用说回到刃雪城。


“哥,其实……”


这场战争的结果樱空释早已知晓,所以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是这也让他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


这是他们在人间的第四十个年头,这一年,哥哥139岁,九年前他已经变成了成年人的模样,而樱空释依旧是秀美青涩的少年。在卡索139岁的这一年冬天,会有一个女人闯入他的生命,而命运的轨迹也从此开始驶向绝望的深渊。


当年的樱空释尚不懂情爱之事,只知道那个踏着风雪而来的美丽女子是哥哥一生之爱,所以为了成全哥哥的爱情,他不惜伤害了无辜的人鱼公主,让她带着一身耻辱含泪死去。而这一世他已经决心不再将哥哥让给任何人,哪怕是他曾经敬爱过的人,他也绝不会让步。


如果你没有能力护他始终,不能够与他终生厮守,那么你就没有资格得到他的爱。梨落姐姐,这一次,你我再相见便不会是朋友了。

评论

热度(110)

  1. 封邪劍雪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