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06

虐死那个坑货:

人间的冬日相较于刃雪城而言实在短的几乎可以忽略。那场大雪之后没过几日,天气就开始渐渐转暖。到了人间之后,卡索才知道原来四季的变化是这样的奇妙,他甚至可以用一整日的时间坐在山坡上看冰雪在阳光下消融,青草和野花开遍原野。


他的母后是爱花之人,所以刃雪城的御园里总是繁花似锦,那些娇弱而高贵的奇珍异草盛开在有着巨大穹顶的水晶花园里,他们美丽却也不堪一折,经不起一丝风雨。而在这里,这些毫不起眼的野花野草却能够经得住寒冬的催着,在漫长无尽的黑暗中蛰伏等待一夜盛放。


“卡索!”


卡索正独自一人怔怔出神之际,山坡上突然有人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卡索认出那是镇长儿子阿金的声音,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自从他和樱空释来到这个镇子以后,镇长一家都对他们兄弟两人很照顾,尤其是这位阿金先生给了他们很多帮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樱空释每次看到他总是黑着脸,但卡索的心底真的非常感谢他。


“我刚刚去了你家,你弟弟说你在书院,害我白跑了一趟。”


阿金和樱空释早就是相看生厌,所以两个人都是不遗余力在卡索面前诋毁对方。卡索夹在他们中间也是左右为难,只好两边安抚。


“阿金先生找我有什么事么?”


听到卡索这么疏离地称呼自己先生,阿金忍不住又在心里怨恨起樱空释来。这个小鬼总是仗着自己是卡索的弟弟就总是破坏他和卡索的关系。先前他们明明相谈甚欢,结果才隔了一日,卡索对他的态度就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也不知道那个小鬼哪来这么强的独占欲,简直莫名其妙。


“阿金先生?”


卡索被他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觉有些尴尬。阿金自知失态,连忙讪笑着给自己打个圆场:“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是今晚镇上有场酒会,我想邀你一起去。”


“酒会?”


阿金一脸真诚恳切地看着卡索,以他对卡索的了解,这样的请求他一定不忍拒绝。卡索的酒量是几个兄弟之中最浅的,不过少酌一点倒也无妨。只是自己若是答应阿金的邀请,只怕释那里……


“就当陪我去好不好?其实我对这种应酬也没兴趣,但是父亲一定要我参加,实在不好推辞。我知道你是懂酒的人,有你在身边也好帮我应付应付。”


其实卡索对酒并非十分懂行,但是他毕竟出身贵族,在刃雪城时品酒也和其他的修行一样,是皇子们的必修课,他耳濡目染多少也能学到一点。


阿金见他犹豫不决,心知必定又是为了那个宝贝弟弟,心底顿时恼火起来,可是当着卡索的面又不便发作,只好愈发轻声软语求道:“权当是帮我一次好不好,我不善饮酒,若是在酒会上失了态岂不是很丢脸。”


“这……好吧……我答应便是。”


卡索毕竟还是心软,念及这段时间阿金对他们兄弟的照顾,实在不好一再拒绝。阿金见他终于点了头,不禁大喜过望,刚要伸手把人抱住,忽然感觉到背后一寒。


“哥!”


这个小鬼还真会在关键的时候搅局!


冲上前来的樱空释狠狠一把推开阿金把卡索拦在自己身后,一副要把阿金生吞活剥的样子。阿金一时之间也被他的眼神吓住,从前只觉得这个小鬼碍眼,可是今天他看自己的目光里分明带着一种嗜血的杀意。


“哥,你不是答应今晚要教我法术的么?”


卡索他们在人间行走本就要处处小心,隐藏身份,结果樱空释还故意把法术的事当着阿金的面说出来,吓得卡索连忙捂住他的嘴,可是这还是引来了阿金的注意,他疑惑地看着卡索问道:“他说什么,法术?”


“不,没有,你听错了。”


卡索慌忙摇头否认,别说现在火族杀手虎视眈眈,就是被这些普通百姓知道他们会法术也是会惹来杀生之祸的。樱空释素来懂事,今天怎么会如此冒失?


“可是我明明……”


阿金还想追问,却被樱空释那犹如凶兽一般的眼神吓住。这个少年似乎与平日所见到的完全不同,那种眼神绝不是一个孩子会有的眼神,那是比占有欲更可怕的东西。


阿金原本已有些退缩,可是瞥见卡索那张沉浸在暮色中温润如水的面孔,心中顿时又有些不甘。自己只不过是想与他亲近一些,为何这个小鬼总是像拦路虎一样横在他们中间?


“卡索,你们兄弟整日腻在一起,也不差这一两日,你方才已答应了我,不会是要食言吧。”


“你住口!我们兄弟间的事轮不到你过问!”


“释!”


卡索认出樱空释的那个手势,慌忙一把拉住他挡在阿金的面前。樱空释虽然年幼,法力浅薄,可是这些法术已经足够让阿金丧命。樱空释平日再如何胡闹他都可以纵容,但是现在竟然动了杀机,这委实让他震惊了。


况且卡索确实不记得要教樱空释修习法术之事,大概这不过是他想留人找出的借口。若在平日,以他对樱空释的宠爱,定会推了阿金的邀约留下来陪弟弟,但这一次他是真的有些动怒,所以不再犹豫不决,一口答应了阿金:“今晚我陪你去酒会。”


“当真?!”阿金对此事本已不抱希望,没想到卡索最终竟然选择了自己,不禁喜上眉梢。而樱空释更加没有想到哥哥会为了一个外人跟自己置气,所以愈发怒不可遏,但是当看卡索那失望的眼神时又有些慌了神。


 “哥,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阿金知道卡索素来心软,被樱空释这样软语一求,说不定就会改变主意,忙上前打断他的话道:“卡索,那我们就说定了,明天我来接你。”


“好……”


“如果这样的话,我也要去!”


樱空释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用力握紧卡索的手,可是阿金却嘲弄地笑道:“这酒会可不欢迎小孩子,你想去,恐怕还得再等几年。”


“你!”


“释,别闹了,你尚未成年,还不能饮酒。”


雪族人以130岁为界,现在的樱空释完全是一副少年的模样,也不怪阿金会这样嘲弄他。要不是碍于哥哥在场,樱空释早就出手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愚蠢人类。


卡索对于那场酒会真的是毫无兴致,可是也不知为何自己的意识好像不受控制一样,脱口而出就答应了阿金赴约的事。看到樱空释那瞬间暗淡的眼眸,卡索明明愧疚万分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就像是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操纵着他……


而同样被这股力量所操纵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樱空释站在原地看着哥哥和别人远去的背影,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滔天的怒意点燃。他还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失了往日的冷静,更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如某个人手中的提线木偶般被肆意操控。


你们不过是造物主手中一个精巧的玩物,竟还妄图主宰自己的命运。


神祗手中的沙漏已经开始倒转,且让我看看你们两兄弟还能带给我多少惊喜和意外……

评论

热度(103)

  1. 堂本阿静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