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08

虐死那个坑货:

有关梨落的记忆,樱空释尚停留在千年前那个雪夜。当时的他尚未成年,还是少年心智,看到骑在独角兽上踏月而来的梨落,真的以为她会将自己与哥哥从这尘世的苦海中救出。然而如今的他不会再那么天真,他已经亲眼见证过这段爱情会如何惨淡收场,这是一个必须被纠正的错误。所以这一次他不会再把哥哥交给这个没有办法给他幸福的女人。


彼时梨落的法术可以算是刃雪城年轻一辈的法师中顶尖的,只是此刻她的对手拥有着足以匹敌神魔之力,在他眼中,梨落不过是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打败她甚至只需要动动自己的手指头。


虽然被梨落打扰了好事,但是樱空释今夜并不想杀人,正相反他应该感谢梨落,因为就在结界被打破的一瞬间,他看到渊祭那张诡异的笑脸在结界的碎片中一闪而过。他突然间明白了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渊祭亲手操纵的游戏,而自己竟毫无所觉。


如果不是梨落,他虽然已经如愿以偿得到了哥哥,就算他可以抹去哥哥的记忆,就算第二天他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若无其事地继续假装自己是那个乖巧懵懂的樱空释,但是这也许会成为他心底一个永远的遗憾。


他怎能在哥哥毫不情愿的时候就占有他?这和罹天烬又有什么区别?


樱空释低头看向怀里的人,他在睡梦里都一直拧紧眉头,看上去甚是不安,而这些不安都是自己带给他的。


为什么明明想要保护他,到了最后却总是在伤害他。从前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


“卡索殿下!”


身后,梨落正骑在独角兽上紧追不舍,樱空释虽然完全有能力摆脱她,然而他却抱着卡索在街角处停了下来。


梨落已经出现,那说明城镇的周围还有其他雪族的法师,他知道冰雪两族的战争已然结束,而那水晶牢笼的大门已经向他们打开,就算他有能力将哥哥藏到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可是那和禁锢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他不得不将昏迷的卡索小心翼翼放下,想要继续相安无事地留在哥哥身边就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必须做回那个天真无知的樱空释,唯有如此才能不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卡索殿下!卡索殿下你怎么了?”


紧追而来的梨落从通体雪白的独角兽上一跃落下。她身上轻盈的术袍被风雪涨满如天神的羽翼,她不想其他雪族女子那般纤细秀美,眼眉之间带着战士的坚毅和冷酷,可是当她的目光触及到卡索的一瞬间,她如天下间所有的女子一样,粼粼眼波之中透出万般的柔情,足以融化这世间一切的铁石心肠。


“卡索殿下……”


卡索尚在沉睡之中没有醒来,梨落看出那是一种极厉害的法术,施法之人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所以自己无法将卡索从梦境中唤醒过来。她走到卡索的身边,俯下身专注地端详着这位雪族王子安静的睡颜,他气息平缓,面色宁静,似乎并未受到别的什么伤害。可是掳走他的人到底是谁,自己分明在城中嗅到了火族法师的气息,但如果是他们所为,又为何在得手之后将卡索殿下独自留下?


不管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眼下卡索的安危是最为重要的,这城镇之中处处透着诡异,实在不宜久留。


就在梨落伸手要将卡索抱起之时,角落里背光的暗处突然传来细微的动静,梨落素来警觉,马上就察觉到了异样,手中寒光一凛,厉声道:“谁在那里!”


她虽有女子的柔情,可是在面对危险时也是最果断最凌厉的杀手,可就在她手中冰刃出鞘之际,黑暗中突然传来少年惊慌失措的声音。


“哥!”


那道小小的人影似乎并未感觉到周围异样的杀气,径直朝着卡索跑了过来。梨落一眼认出了那人正是卡索的弟弟,刃雪城最小的皇子樱空释,连忙收起手中的兵刃站起身来。


“你对我哥做了什么?!”


少年冲上前来猛地将梨落推开,扑向了自己的哥哥,他瞪大了眼睛警惕而仇恨地看向梨落,仿佛谁敢靠近哥哥他就会与对方同归于尽一般。


“殿下,请您不要担心,我奉王之命前来接你们回家。”


梨落说着轻声走上前来,冷冽的双眸里如同拂过一丝清风,注满了温柔:“殿下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们。”


“我不认识你。”


樱空释执拗地挡在卡索身前,不肯让梨落再靠近半步。他那犹如幼兽一般受惊的模样让梨落不由得卸下了心头的防备。她收起手里的兵刃,半屈下一条腿,两臂交叉在胸前,朝着樱空释与卡索轻轻低下头。


这是刃雪城接待皇族的最高礼仪,梨落想要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可是她又怎会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早已洞悉了一切,他脸上所有的惊慌和恐惧都不过是一张完美的面具罢了。


“你真的是来接我们回家的?”


“战争已经结束了,殿下。”


梨落说着,倾身上前握住樱空释的手。她的手温暖而柔软,这让樱空释一下子明白了当年哥哥始终眷恋着她的原因。


虽然她不是绝色美人,她的手不像柔荑般柔软白嫩,甚至因为常年练武而显得粗糙,可是她手心的温暖却是那样的真实,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依靠。


原来这才是哥哥真正想要的。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再也不会有人胆敢冒犯你们,我向雾隐雪山的神灵起誓,我将尽我一生所能,守卫你们,保护你们。”


梨落低下头,轻轻吻住樱空释的手背。可是樱空释知道,在梨落的心底,她唯一想要效忠的人只有他的哥哥,只有卡索。


可惜在这乱世之中,你的力量实在太过弱小,就算你拼尽一生之力也无法护他周全。你只是渊祭棋盘上那个把哥哥引入深渊的诱饵,所以我不得不斩断你们之间所有的羁绊,将你们这场可笑而可悲的爱情扼杀在萌芽之前。


渊祭,我知道你正在虚无之处冷眼操纵着一切,但是我也发誓,今日之事下不为例!

评论

热度(96)

  1. 堂本阿静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