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09

虐死那个坑货:

关于第七章,没错,已经被屏蔽了,所以需要的小伙伴请留下邮箱号,其实只是肉渣渣啦




对于梨落的到来,樱空释早已预见,所以并没有什么值得意外的,倒是哥哥卡索这次的反应却与从前大相径庭。他看着梨落的目光里再也没有了从前那种炽热,平静得像在看一个萍水相逢的人。


 梨落还是当年那个梨落,只是卡索的心乱了,在被她吸引之前,就已经有一个人先一步闯进了他的心里。


然而他甚至记不清对方的模样,要不是脖子上的伤痕犹在,他几乎要以为对方只是一场虚无的梦境。


在归家的马车上,纵然沿途的风景已经与逃亡之时截然不同,然而卡索却无心欣赏。樱空释望着哥哥靠在车窗边的背影,心里的煎熬却一点也不少于卡索。以他的灵力完全可以驾驭读心之术,看透卡索此刻的所思所想,可是不知是不是渊祭在从中作梗,他的读心术竟对卡索完全无效。他已经抹去了卡索有关那一夜的记忆,可是却又怕在他心里留下什么痕迹,哥哥的性子他是最清楚不过的,若是他知道冒犯自己的人是他最信赖的弟弟,那么他们之间又会回到前世的局面。


这就是渊祭真正的目的吧,把他们推到不可回头的绝境,让他们把彼此带入毁灭的深渊。


哥哥,这一世我是为你重生的,若是不能让你幸福,我宁可与渊祭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他再继续玩弄我们的命运。 


此时就在马车外,梨落骑着高大的独角兽不远不近地跟着,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年轻的皇子那张隐在车帘后的面孔。他似乎和当年一样,总是藏着太多的心事,安静得让人心疼。


很多年前,在她尚未成年之际,她也曾站在刃雪城高大的城墙下仰视那位高贵的冰雪王子,她发现他的眼神虽然温暖却永远是孤独的,他虽然总是微笑却不曾真正快乐过。事隔多年,当她已经成为刃雪城数一数二的法师,强大到足以守护在他身边为他披荆斩棘冲锋陷阵之时,她却觉得他更加遥不可及。


但是比起这个,更加令梨落忧心的是当夜那个袭击了卡索的神秘人。那人的灵力之高是梨落前所未见的。那种让人毫无还手之力的压迫感让梨落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弱小和无能。如果当时对方动了杀念,她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更遑论保护卡索。


他到底是谁,劫持卡索殿下究竟意欲何为,倘若还有别的什么阴谋,这一路恐怕他们都不能放松警惕了。


 


回刃雪城道路尚远,就算一行人日夜兼程也要至少需要三至五日。况且还要防备火族的偷袭,所以走得格外小心。


几日的奔波下来,沿途已不是人间的美景,一行人渐渐临近冰火两族的交界之处,这里亦是当年两族交战之地,早已沦为一片人迹罕至的焦土。城郭的废墟凄凄地立在风中,周围静寂得仿佛一个巨大的坟场,不胜寂寥。


“在这里先停一停吧。”


苍凉的风声回荡在这片银灰色了无生趣的大地上,一路跟随马车而行的梨落听到车里传来的声响,连忙朝着前后的同伴挥了挥手,队伍马上停了下来,卡索牵着弟弟的手缓步走了出来。


重新恢复了身份的卡索已然不再是尘世中那个带着弟弟奔走四方的天涯浪客,在众人面前他必须用贵族优雅而繁琐的礼仪来伪装自己,就如同作茧自缚的蚕,必须要蜕变成连自己都不认识的模样才能继续生存。


“殿下,再赶一日的路我们就到皇城了。”


梨落的父兄就曾战死在这里,所以一踏上这片荒芜之地,她的心就被无名的哀痛所压抑着。当年的她没有亲眼见证这场战争的残酷,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父兄们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他们再也没有回来,而她也仿佛一夜之间长大成人。


“我想下车看一看。”


众人虽然疑惑于卡索的坚持,但是他毕竟贵为皇子,将来更有成为刃雪城的王,所以他的话就是无上的权威。梨落见众人沉默,率先一步纵马走到队伍前面,抬起手道:“就地休息,一个时辰后再出发。”


梨落与其说是法师,更像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战士。卡索望着她轻轻点头笑了笑以示感谢,他知道自己虽身份高贵,可是在军中的威望却远远不及梨落,若不是她发话,只怕众人未必肯服。


“释,你还记得这里吗?”


卡索牵着樱空释的手走到坍圮的废墟下,那些玄武岩所堆砌的城墙曾经是刃雪城最坚固的堡垒,然而如今依旧敌不过岁月的残酷,被风沙渐渐侵蚀。


城墙上依旧残留着业火灼烧的痕迹,卡索抬起手,细长而白皙的手指从粗糙的墙壁上轻轻划过,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年在护送他们逃亡的路上,那陪在他们身边的最后一位法师就是倒在了这里。


他记得他雪色的长发飘散在呼啸的狂风中,蓝色的双瞳在火光里慢慢黯淡,吞天的烈焰焚烧着他的身体,他如一缕青烟消散在灰色的苍穹之上。


“哥哥,他们都是心甘情愿为你而死的,你不必为此而愧疚。”


樱空释多么希望此刻自己能够恢复成年的样貌,这样他就可以将哥哥搂进自己怀里,让他有所依靠。


他的哥哥是那样向往自由的人,可是无论他有多么痛苦最终都一定会选择回到刃雪城,回到这个禁锢他一生的牢笼。他的心太善良也太多情,他会记得每一个为他而死的人,会把这份愧疚长埋心底,然后当成自己的罪孽来一一偿还。


“也许我太软弱了,如果我能够更强大一些……”


你根本不需要如此逼迫自己,因为你还有我啊!


樱空释踮起脚尖,抬起手轻轻捧住哥哥的面庞,可就在他要开口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梨落的尖叫声。


“保护殿下,有敌人!”


荒原上的平静被梨落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陡然打破,卡索几乎本能地将弟弟一把护在自己身后,然而就在同时,四望无人的荒城之上突然传来一片马蹄和喊杀声。


潜伏在四周的火族战士就像是突然聚拢而来的血云,从四面八方朝着卡索众人涌来。


而领头的那个人,正是火王之子烁罡。樱空释清晰地记得他的面容,因为他也曾经是他的兄长。


在火王的众多子女中,唯有他是正室所出,是火族独一无二的继承人,可是若论能力他却远远不及他的妹妹,倘若艳炟不是女儿之身,那么火族的继承权绝不会落入烁罡的手中。


只是个徒有虚名却缺乏谋略的蠢货,樱空释从来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过,可是眼下敌众我寡,他们更是有备而来,要怎样才能保护哥哥安然脱身?


可是局势已经容不得樱空释多想,烁罡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杀人立功,只要他取下卡索与樱空释的人头带到火王面前,他便再也不会数落他不如自己的妹妹。


烁罡握着血红色的剑站在高处注视着被雪族法师保护着的卡索。他一直想亲自会一会这个雪族的王子,他要用自己的剑亲自砍下那颗漂亮的脑袋,要让他的血洒在这片土地上。



评论

热度(113)

  1. 堂本阿静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