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10

虐死那个坑货:

烁罡此行志在必得,所以随行皆是族中顶尖高手。而卡索这里不但人数落于下风,而且众人日夜兼程赶路,早已是疲累不堪,在此处突然受袭,实在是始料未及,一时之间都有些慌乱。


“殿下,我们先护送你们离开。”


对方显然有备而来,一出手就要置他们于死地,眼看着四周业火燎原,猩红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际,扑面而来的灼人气息让卡索又想起了刃雪城被攻破的那一日。


“你带着释先走。”


当年的他在族人的保护下落荒而逃,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自己眼前却毫无办法,如今的他不能再做个逃兵。


“不!我不要跟哥哥分开!”


樱空释紧紧抓住卡索的手断然拒绝道:“如果哥哥不走,我也要留下来!”


“释,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么,倘若我死了,你就是未来的王,我们之中必定要保全一人。”


“如果没有了哥哥,我还要那个王位做什么!”


“住口!”


卡索厉声喝止了樱空释的话,可是扬起的手却迟迟不忍落下。他从来没有在弟弟的脸上看到过那样决绝悲伤的表情,那种眼神就像是一把刀子在凌迟他的心。


“愣着做什么,带他走!”


四周的喊杀声越来越大,卡索扭过头,狠狠拉开弟弟的手,将他猛地推给梨落:“带他走,不许回头!”


“哥!”


在梨落的印象中,卡索永远是优雅温柔的,就算对待身份卑微的下人也谦和有礼,他极少会露出这样凌厉果决的一面,直到此刻梨落才意识到这个多情而忧郁的皇子是一个真正的王者。


樱空释正要挣脱梨落的手,这时一道火光冲破了法师们布下的结界,朝着卡索三人直扑而来。卡索闪身掠到樱空释与梨落前面,迅速张开一道屏障挡在了他们面前。


“我把最重要的人托付给你,若他有什么闪失,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卡索的声音是用密音传入梨落耳中的,他这种性子的人被逼的说出这种狠话,这让一向处变不惊的梨落都不觉心头一震。


“你们一个都休想走!”


火光之中,烁罡举着剑步步逼近,火目之中只倒映着一个人的身影,那人有着与他截然不同的血统,人们都说雪族之人是云端上的精灵,他们象征着圣洁与希望,他们可以驱散来自地狱的恶火,可以摒除世间的一切丑恶,他们俯瞰于苍生之上寂寞而高贵。可是从小打大,烁罡最痛恨的就是那无垢纯洁的白色,他常常一个人远远地遥望着雪族那伫立在神山之巅的冰雪宫殿,他的耳边永远重复着一个声音,总有一天他会让红莲的业火摧毁那个水晶一样的城池,将那些雪色的精灵都拖入地狱。


烁罡浴火而来,杀机毕露,甫一出手便是绝杀之招。卡索生性善良温厚,但是当身边有要保护的人时,他的心亦不会软弱。樱空释被梨落强行带走前的哭喊声还在他耳边回荡,他知道倘若自己在这里倒下,那么危险的就会是释。


“这种时候,你竟还能分心?”


烁罡一剑落下,直逼卡索眉心要害之处,剑锋落下之时,只见一道寒气凝成屏障阻在剑锋之下。烁罡望着那张在冰壁之下若隐若现的面孔,猩红的火光照亮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与他完全不同的眼睛,像一片宁静澄澈的蓝海,既无风烟也无浪。


可就在烁罡出神的片刻间,卡索突然眼神一变,那冰壁骤然龟裂,一道剑光破冰而出,烁罡一时闪避不及,只感觉到面颊上蓦地一疼,鬓间几缕碎发被卡索手中的冰刃挑断,散在半空。


烁罡素来自负,好胜心极强,就连与姐姐艳炟比武都从不让招,此番与卡索交手竟为他所伤,这对他而言可谓是奇耻大辱。


“你找死!”


红蓝两道剑光交织在一起,巨大的灵力震动得周围天倾地陷,摇摇欲坠。烁罡已被卡索彻底激怒,几乎已使出了全力,四周的空气都仿佛被他的灵力灼烧起来,赤焰烈烈似红莲怒放,要将困于其中的卡索烧成灰烬。


众人眼看着卡索的身影渐渐被冲霄的火光吞噬却无力相救,正在焦灼之际,突然听到远处一声长啸刺破苍穹,那声音凄厉万状,似能震穿耳膜,啸声之中一股惊天的杀意直扑而来。烁罡被那杀气所震,仓促间出手抵挡,却不想对方力量远在他之上,两人甫一交锋,烁罡便感觉到一股摧心刺骨的气劲涌入自己的四肢百骸,他禁不住哇地一声呕出血来,整个人被震得颓然飞出,重重摔在地上。


而此刻雪族的法师中有人惊呼了一声:“那是霰雪鸟!”


那人话音刚落,只见一只巨大的白色鸟影背负着卡索从众人上方呼啸而过。有关霰雪鸟的传说,法师们也只在典籍上看到过,传闻这种神鸟只出没在神山之中,几乎已有千年未曾出现在刃雪城,这次突然现身搭救卡索,让众人不觉士气大振。


霰雪鸟如有灵性一般,背着卡索落在一处安全的地方,卡索只是受了一些轻伤,并无大碍,只是他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霰雪鸟,却不知为何看着他竟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而那霰雪鸟亦是亲昵地用雪白光滑的羽毛轻轻蹭着卡索的脖颈,如同他的守护者一般将他紧紧护在双翼之间。


原本占了上风的烁罡却因为霰雪鸟的那一击受了极重的内伤,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连遭遇两次失败,而第二次还是彻头彻尾的惨败,他在那股一场强大的力量下感觉到了自己的微不足道,仿佛对方轻而易举就可以把自己碾成齑粉化作乌有。


他撑着重伤的身体拼命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已经被重创的身体除了屈辱地匍匐在地上竟什么也做不了。他抬起头望向站在高处的卡索,他的神情依旧淡漠,仿佛永远都是无悲无喜。


“放他们走吧。”


感觉到杀意的卡索上前一步拦住了霰雪鸟:“两族交战已久,好不容易盼来片刻的宁静,若在此刻杀他,必定又兴战祸。”


那霰雪鸟本是满身杀气凶戾异常,可是在卡索的面前却格外乖顺,冷厉的眼神也变得温和起来,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传说中的神灵的坐骑竟会被卡索轻而易举的驯服。


霰雪鸟盯着卡索眨了眨眼睛,空灵如冰的双瞳里倒映着卡索感激而温柔的笑容,就如同他千百年前在炼泅石上看到的一幕一样。


世间有一个词叫惊鸿一瞥,也许为了这一眼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可是他从没有后悔过,哪怕要一直付出下去他也心甘情愿。


霰雪鸟忽然张开双翼,朝着灰色的苍穹冲天而去,尖啸的长鸣声中,他飞至高处又忽然俯冲向下,烁罡已重伤在身不能动弹,眼看着那巨大的鸟影在风雪中朝着自己扑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这次必死无疑。


卡索这时反应过来已是阻止不及,白色的鸟羽在他眼前散开,像是要故意遮挡他的视线。


哥哥,我不希望你看到我杀人的样子,更不想你被这里的血腥玷污了双眼。烁罡伤了你,就算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饶。今日不杀他,总有一日他还是会继承火王之位,挑起两族争端。别人的死活我并不在乎,可是我不想看见你再为族人伤心落泪。

评论

热度(92)

  1. 堂本阿静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