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11

虐死那个坑货:

烁罡看着扑向自己的霰雪鸟,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然而就在这生死之际,烁罡的眼前突然出现一道红色的光幕,火光交织成一个巨大的法阵将霰雪鸟的攻击尽数挡住。


“跟我走!”


烁罡还来不及反应便听到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这次真可谓是绝处逢生,所以哪怕平日里与姐姐艳炟再怎么两看生厌,这一次也觉得她分外可爱。


“姐!”


火族公主艳炟素来以强悍狠绝的面目示人,当年两族交战之时她已成年,曾亲自率军攻破城门,死在她手中的雪族法师不计其数。所以在火王众多子女之中,她亦是深受信赖和器重。这次烁罡是私自行动,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他的行踪,多亏是艳炟机敏,看出了弟弟异样,这才能及时赶来相救。


艳炟甫一出手就感觉到双方实力的悬殊,有关霰雪鸟的传说她也只是耳闻,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两国如今已经休战,这次的刺杀行动他们本就理亏,如今又占不到上风,再继续纠缠下去只怕他们谁都无法活着回去。


霰雪鸟被结界阻在外面,震动着双翼盘旋而上,发出撼天动地的嘶鸣声,灰色的苍穹如同被灼眼的电光撕裂,风雪呼啸而来,似是要将天地一同毁灭。


“住手——!”


霰雪鸟被激起了杀性,正要扑向那法阵中央的姐弟二人,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卡索的声音,他闻声稍一迟疑却给了艳炟和烁罡脱身之机。她一边将弟弟扶起,一边在口中迅速地念动咒语。在战场上这样落荒而逃无论对她还是烁罡都是生平第一次,这样的耻辱足以令他们姐弟二人铭记一生。


两人的身影转眼间消失在法阵之中,虽然这种法术最多将他们送到百米之外的地方,若是追击完全有机会将他们擒住,但是卡索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所以马上扬声喝止了众人。


霰雪鸟在空中盘旋了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听话地回到卡索身边。卡索本以为霰雪鸟是千年灵兽,只可远观不可亲近,没想到他们初次见面就有种莫名的默契,让他忍不住想要去触碰他。


“今日之事,多谢你出手相助,救命之恩,卡索永记于心。”


那霰雪鸟似是听懂了他的话,发出清越的鸣叫。卡索伸出手臂将他轻轻揽在怀里,霰雪鸟像是极享受他的怀抱,乖巧地蹭着他的脖子似是撒娇一般。


卡索小心翼翼地捧住他的脖子,轻轻凑上去吻了吻他的眼睛。


在雪族之中,只有皇室成员之间才会使用这样礼仪,卡索如此待他,已是将他视作自己的生死兄弟。可就当他的唇触碰到对方之时,那霰雪鸟忽然微微一颤,转身振翅而飞。他在卡索的头顶盘旋了片刻之后,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天地尽头。


看样子,似乎是害羞了?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卡索也隐隐有些后悔自己的唐突,虽说灵兽不比寻常之物,但或许也有雄雌之分,若它是为异姓……自己岂不是太过失礼?


但愿他(她)不要生气吧……


而此刻的卡索又怎会知道,那只与他初次见面便亲昵不已的霰雪鸟正是樱空释的灵气幻化而来。他如今尚不能在众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更不可能将哥哥一个人置于险地而不顾,无奈之下只得以霰雪鸟的形态前来相救。可是当看到全不知情的哥哥亲近霰雪鸟时,他又禁不住吃起自己的飞醋来。


虽说这醋吃得毫无道理,可是当看到哥哥嘴边毫无防备的笑容时,樱空释的心底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为什么他明明拥有着足可弑神的力量,却仍然不敢以真面目去拥抱自己心爱的人,他甚至还不如一只灵力幻化的霰雪鸟……


不顾,倘若他们之间没有兄弟之情,也许哥哥连一个敷衍的笑容都不会给他吧,是他明明占尽了哥哥的宠爱却还是不知足地渴望更多,背负罪孽的人是他,而不是哥哥。


可是就算这份感情天理不容那又如何,不管是谁,胆敢阻在他和哥哥之间,他都会亲手将他们一一铲除!


 


烁罡发动的这次袭击虽然未能得逞,却也在刃雪城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卡索与樱空释已是雪族皇室最后的血脉,倘若这次不是神鸟现身相救,只怕他们已命丧他乡。所以这次归来之后,两位皇子都受到了重重严密的保护,尤其是卡索,梨落被直接任命为他的殿前侍卫,片刻不离贴身保护。对于这样的安排,卡索虽然内心抗拒却只能无奈接受。这样的他,和那些被关入笼中的鸟雀又有什么区别?


而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自从那次遇险时自己命梨落将樱空释带走后,这个从来没有跟他分开过的弟弟似乎真的生了他的气,回城之后便一直与他冷战。且不说他恢复皇子身份之后事务缠身,忙得无暇他顾,就算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去见弟弟,弟弟也总是找出各种理由避而不见。


他知道那一日自己对弟弟说了重话,恐怕已经伤了他的心,可是那也是无奈之举,弟弟素来懂事,为何偏偏在这件事上如此固执?


“殿下,释殿下他还是……”


幻影天外,梨落看见卡索面色黯然地走出来就知道想必又是吃了闭门羹。一连数日,她几乎每天都陪着卡索来幻影天,但次次都见他失望而回,要说不心疼那定然是骗人的,可是樱空释的心情她多少能够理解。因为在这世上有远比死亡更令人恐惧的事,那就是亲眼看着心爱的人为了保护自己而陷入险境万劫不复。


如果那一日卡索不能全身而退,她真的不敢想象樱空释会变成什么样。她从未在一个孩子的眼中看到那么深那么可怕的执念,那种眼神让她这个见惯生死的人都觉得可怕。


“他从来没有生过我的气,这是第一次……”


梨落紧紧跟在卡索的身后,可是即便如此她知道他身上的寂寞是没有人能够融化的。他让她心疼,又让她不知所措,她从来没有陷入过这样进退两难的困境,拼命想对一个人好却无从下手,只敢偷偷观望,期盼能有幸得他回首。


“释殿下也许只是受了惊吓,他毕竟年幼,遇到这样的事,难免心绪难平。”


“释和其他孩子不一样。”


卡索摇了摇头,目光幽幽地看向刃雪城湛蓝如锦的天空,那片蓝有着比他的眼瞳更加深邃无解的忧虑,纵然满目阳光却依旧温暖不了他的心。


“明日就是释殿下的成人礼,他就算再难以释怀,总不能还是躲在幻影天不见人吧。您总有机会跟他解释的。”


是啊,成人礼。


卡索嘴角轻轻一撇,笑得苦涩而无奈。他当初亲口答应过释,在他一百三十岁成人礼的那一天会一刻不离地守在他身边。他说他害怕一夜长大,可是又盼着能够一夜长大。


因为那意味着他不能再天真懵懂,也意味着他必须去承担他的责任和宿命。


想到这,卡索不由握紧了手里的佩剑。梨落一直以为那是他自己的剑,其实从他们兄弟两开始流亡之时起,每当闲暇卡索就会打磨锻造这柄剑,这正是他要送给弟弟的礼物。


期盼了这么多年,又担心了这么多年,而这一天总会到来……


剑锋凌冽的剑刃上,连阳光都变得冰冷起来,当那剑光从自己眼前闪过之时,他忽然间感应到了什么,蓦地回过头去。


在幻影天那高耸入云的阁楼上,一个小小的身影久久地伫立在那里。他看上去是那么孱弱孤单,让卡索禁不住想要拥入怀中。


我愿用一生之力,换这刹那时光停留下来。在我怀里,你可永世天真,不必长大。



评论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