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12

虐死那个坑货:

樱空释站在幻影天的高楼上,一直目送着卡索和梨落的身影消失在苍茫的雪色之中。天知道他有多想冲出留住哥哥,他从来没有和哥哥分开这么久,也从来没有让哥哥这么失望伤心过。更重要的是,这等于平白无故给了梨落和哥哥独处的机会。


可是现在他还不能亲近哥哥,因为他正在做一件极其危险的事,哥哥如今的法术虽然不及自己,但是未必不会被他所察觉。所以在成人礼之前,他都不能让哥哥靠近自己。


哥哥,再多忍耐一日,再多一日就好。


幻影天外,卡索和梨落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樱空释按下心头的不安和不忍,毅然转身而去。


在通向密室的廊道内,只有如冥火般闪烁的几只残灯随着他的脚步声渐次起落,光和暗在他的面孔上交织成一片迷离。他已然恢复了成年的模样,精致绝丽的容颜胜过城中任何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但是那倾城的美貌之外又隐隐散发着不可进犯的威严,他雪色的长发一直垂落到他身后的石阶上。在刃雪城中恐怕已经没有人能够比他的头发更长,那也意味着他的灵力已经凌驾于所有人之上。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如果不能够杀死渊祭,纵然他拥有再高深的灵力也是枉然。


廊道的尽头处,一扇花纹繁复的大门紧闭着,上面隐约可见法阵的灵光如鬼火跳跃。樱空释轻轻抬起手,门上的法阵便自行消失。被推开的雕花铜门上,因为岁月的侵蚀而显得斑驳古旧,一束幽兰色的光从门的另一边透了过来,映照在樱空释那种冷艳至绝的面孔上。


在那密室的中央,一个巨型的法阵正闪烁着妖异的光芒,有一道模糊的人影被束缚其中,那人影原本正要竭力挣脱法阵,但是在看到樱空释走近之后却突然安静下来。


“婆婆,您不必挣扎了,以您的灵力是无法从我的束魂阵中脱身的。”


樱空释径直走入法阵之中,阵中之人猝然发难,阵势陡然改变,似有无数寒气凝结成刃刺向樱空释,然而那些冰刃却在转眼之间被震得粉碎,冰晶如星辰的碎片散在樱空释的周围,倒映着他冷酷而决绝的面容。


“你不是你。”


阵中之人的声音已有几分苍老,她模糊的容颜渐渐变得清晰,那是一张沾满岁月风尘的脸,但是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华绝代。她正是刃雪城中最伟大的法师,也是卡索和樱空释的启蒙恩师,卡索从小都习惯叫她婆婆,其实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封天。


她虽已老去,可威严尚在,甫一开口便厉声质问道:“我应该称呼您樱空释殿下,还是罹天烬殿下?”


“您果然已经预见了未来。”


樱空释轻轻一扬手,飘散在他周身的碎片转眼化作细碎的粉末,转眼消失于无形。他抿着嘴笑了笑,冰蓝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孩童般的天真和狡黠:“那么您也一定知道我召您前来的用意了。”


“二殿下可知施展这束魂阵要冒多大的凶险?”


“可是这也是唯一能够逃脱渊祭监视的方法。”


听到那个禁忌的名字,封天苍老的面孔上划过一丝痛苦和无奈。她的那双眼眸又岂止可以看穿未来和过去,她早已知晓这偌大的刃雪城不过是神祗手中的玩物,可是她没有能力摆脱这一切,只能在绝望中等待所有人的命运走向命定的毁灭。


可是,当她今日被樱空释的束魂阵召唤至此,当她亲眼看到从未来之境重生归来的樱空释时,她的心中不觉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星辰的轨迹已经悄然改变,或许所有人命运的终点也会随之偏移。


“你将我召唤至此,究竟有何目的?”


“我需要你告诉我如何才能打到渊祭。”


打倒渊祭……那意味着他想要弑神……


然而封天听到这个答案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只是这个问题的答案连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樱空释。


以她对这位雪族二皇子的了解,他对他哥哥的执念实在太深,几乎已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为了将他哥哥从牢笼中解救出来,恐怕让他牺牲天下人他也在所不惜。


但是弑神的代价真的太大,恐怕是他们兄弟两人都承担不起的。


“渊祭不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既然已经知道命途的走向何不索性拼手一搏。”樱空释见封天沉默下来,不急不慢地继续游说道:“我们本就是渊祭手中的玩物,若不反抗,他杀死我们与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已经见证过了毁灭和绝望,再没有什么能够动摇我的决心。纵然你今日不说,他日我也一定会找到杀死他的方法。”


束魂术是极耗灵力的法术,束缚着封天的法阵已在慢慢减弱,再过片刻封天便能破除封印自行离开。可是樱空释似乎并不着急,只是安静地看着封天,不像是在等她的答案,更像是在邀她成为自己的同盟。


可是这个答案,封天不能给他,因为一旦他打破了这个禁忌,所要面临的将是比渊祭更加可怕的对手。然而就在她决心沉默下去之时,她的舌头却好像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


“弑神剑,唯有此物才能弑神。”


樱空释注视着她的眼睛,他自信而得意的笑容让封天感到从未有过的挫败和绝望。她还是低估了樱空释,他的可怕远胜从前。


“弑神剑何处可得?”


封天轻声一笑,似是自嘲,更像是无可奈何:“雪族皇室世代守护弑神剑,但是要唤醒他,却需要王的鲜血。”


“只有继承王位才能唤醒弑神剑?”


“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封天说罢,神色复杂地看向樱空释:“如此,你还要夺取弑神剑么?那意味着你必须要从你哥哥手中夺得王位,也意味着你们兄弟二人会和前世一样……”


“那王位本就是个沉重的枷锁,你以为我真的稀罕?”


他从前的执念就是能亲手毁灭这座冰雪城堡,让永世束缚于皇权的哥哥得到自由。如今重生于世,这份执念只会比从前更深。


他知道哥哥比任何人都更加抗拒那看似至高无上的宝座,他想要的只是如平凡人一样简单地生活,简单的快乐。


“可是你也应该知道,你哥的心愿与你一样,是希望你远离皇权的争斗,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我们所有的悲剧都源于渊祭的玩弄,只要斩断这只操控命运的手,一切就都将会如我们期盼的那样。”


可是那不仅仅是一柄弑神的剑,更是一件会将人带入魔道的邪恶之物。世代刃雪城城主皆知这个秘密却没有人敢轻易驾驭它,因为他们都知道当自己的鲜血与弑神剑相融合之时,命运就已不再掌握于他们手中。



评论

热度(96)

  1. 堂本阿静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