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13

虐死那个坑货:

束魂术对施法者的灵力耗损极大,所以即便是樱空释亦无法久持。从封天口中得知了弑神剑的秘密后便没有再多为难她。只是封天离开的时候,那双原本清明的双眸已然变得混沌,仿佛比之前苍老得更加厉害。


封天离开后,偌大的密室之内又死寂得宛如巨大的坟墓。其实又何止是这里,整个刃雪城不正是一座看似华美的坟墓么?或许是因为灵力耗损过度的原因,许久不曾有过的倦怠感席卷而来,但是他却连喘息的时间也没有,明日就是他的成人礼,今夜过后,他将会以真正的面目示人。


想到这个,樱空释的心底突然涌起了一种莫名的不安和激动。他不知道那夜酒会上的事哥哥究竟还记得多少,或许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或许只是把他当成梦魇,不知道他看到自己成年的模样后会有什么反应。


是会疑惑,还是惊讶,又或者会露出和那夜一样诱人犯罪的表情。


看上去明明强大而可靠的哥哥,其实却比任何人都敏感又不经挑逗。他至今都记得那夜他在自己的爱抚下肌肤微微战栗面颊泛红的模样,看似拒绝却又总是不经意勾起人凌虐和侵犯的欲望。


他的哥哥本应该是月下白雪,岭上寒莲,可是一旦卸下了那层防备,便如同融化了的一汪春水,纵无媚态也有万千风情。在那之后,世间就算再有如花美眷,在他看来也不是俗不可耐。


可惜如今仍不能光明正大地拥他入怀,因为就算拥有了他却无力守护也是徒劳。


樱空释从密室中思绪烦乱地走出来,不知不觉中又走回了他每日偷看哥哥的地方。每一日当他听到侍从通报说哥哥在幻影天外等他,天知道他有多难才能克制住自己想要出去与他相见的冲动。


当他走到栏杆边时,整点的钟声从刃雪城中央的祭坛传来,每一声都像是在催促着他,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喜悦于再也不必以假面目示人,还是该忧心那即将到来的,惶惶不可知的未来。


漫长的黑夜好像永远没有尽头,连夜空之中都星光黯淡,无限寂寥。再过一个时辰就是樱空释成年的日子,或许正是这样孤独无望的长夜才最适合他这个颠覆世界的灾星吧。


“释!”


当那个声音穿过风雪传入樱空释的耳中时,他还以为是前世的记忆错乱了,可是当他循声望去之后才看到那个几乎和雪色融为一体的人。


“哥哥……”


樱空释的身体蓦地一震,就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他突然一跃而起,竟从那百米高的栏杆上翻了下来。卡索见到这一幕吓得连忙飞身而起,将弟弟那幼小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


“你怎么这么胡闹!”


两人甫一落地,紧贴着卡索胸口的樱空释就听到了那急促如鼓声一般的心跳。他闭上眼,用手臂用力环住哥哥的腰际,一副就算挨骂也甘之如饴的模样让卡索又怎么忍心真的呵责他?


“我以为你在生气,还不想见我,可是我答应过你,成年的那夜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原来就算哥哥一次次地被他拒之门外,也还是会记得当初承诺过他的事。他的温柔有的时候真的比刀子更磨人,既让他幸福又让他惶恐。


“我没有生哥哥的气,我是在气我自己。”


樱空释闷着声小心翼翼地解释着,分明是他在认错,却让卡索感觉千错万错都在于自己。


“虽然和哥哥一起在人间经历了那么多,却还是毫无长进。”


“谁说毫无长进,至少学会了跟哥哥发脾气,不是吗?”


卡索说着,伸出手臂搂了搂樱空释的肩:“你小的时候,我一直怕你性子太闷,什么事都往心里藏,既不会哭也不会笑,不会主动去亲近别人也不让别人来亲近你。现在可好了,知道撒娇也会发脾气,这才像个活生生的人。”


樱空释自小性子孤僻,又因为母亲的缘故,不受父皇宠爱,被众多兄弟欺辱,是卡索将他留在身边亲自照顾,他才得以有一片栖身之地。可是或许是命途坎坷的缘故,年幼的弟弟始终沉默寡言,不喜与人亲近,直到冰火两族交战,他随卡索流亡人间之后,兄弟两人才算是敞开心扉。


“对了,差点忘了。”


樱空释正靠在卡索的肩头享受这最后的宁静,见他突然神色慌张地在怀里翻找着什么,不由好奇地看了过去。


“这是……”


“是冰笛,我送你的礼物。”


卡索手中的那只冰笛晶莹剔透,看似寻常,但上面的每一道花纹都是卡索亲自雕刻,而且这冰笛也是取自刃雪城中一种极为罕见的植物,名曰一叶竹。此竹终生只生一叶,因而得名,若竹叶分离,纵然相隔再远亦有羁绊。卡索取此竹做成冰笛,自己则留下竹叶,如此一来他日就算兄弟两人天各一方,也能彼此心意相通。


“我还以为哥哥会……”


“原本打算送你一柄剑,可是思来想去,剑是大凶之器,哥哥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碰它。”


那柄剑卡索已经埋在了落樱坡,有生之年,他不愿看到弟弟握起那柄剑,不愿他和自己一样沾上血腥背负杀孽。


“这冰笛,你喜欢吗?”


他也是今日临时改变了主意,匆匆忙忙做了这只笛子,送出手的时候心里还颇为忐忑,直到看见樱空释脸上露出笑容,那副神情像是得到了天下间最珍贵的宝贝一样,他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不管在那里,只要我吹响这只笛,哥哥都能听到吗?”


卡索笑着摸了摸樱空释的发顶,将挂在胸前的吊坠从衣领内拿了出来,那片晶莹通透的叶子正是一叶竹的竹叶。他用手轻轻拨动着叶片,樱空释手中的冰笛也发出了清越悠扬的声音。


“如果将来哥哥不在你身边……”


“不会的!”


樱空释突然倾身上前,紧紧抱住卡索:“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谁都不能让我们分开!”


卡索听着那稚气而任性的话,嘴边的笑容不觉变得苦涩。


今夜过后,弟弟便不再是少年模样,他会比自己高大吗,还会抬起头仰视自己吗,他们之间,会这样一直一直毫无间隙地彼此依靠着走下去吗?


那午夜的钟声沉闷地回荡在天地之间,让两个彼此依偎的人恍然惊醒。


“释就要长大了。”


深夜的寒风拂过幻影天积压着厚雪的屋檐,细碎的雪尘落在卡索的长发上,折射出一片温柔的白光。


对于樱空释而言,他从不敬仰任何神灵,哪怕是主宰苍生的渊祭都不曾让他心生敬畏过,他唯一的信仰就是哥哥,他是他心中独一无二的神。


可是我并不只想做你的弟弟。


簌簌的风声在卡索的耳畔响起,他轻轻闭上眼,在那片静寂中感受着时间轻擦着衣袂的回响。


他也许比樱空释更害怕那一刻的到来。


纵然合上了双目,但他还是感觉到那霜月一般的银光映照在自己的脸上,再睁眼时,他的释会是什么模样呢?


“哥……”


银色的雪落在他的眼前,他宛如清月的面容黯淡了世间一切的美景,卡索听到自己鼓动的心跳声,就好像回到了醉酒的那一夜。


“你……”


他诧异,震惊,一瞬间失去了所有反应的能力,而对方却在他的注视中俯下身,将成年后的第一个吻,奉给了他……



评论

热度(98)

  1. 堂本阿静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