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15

虐死那个坑货:

尽管樱空释是族中最不受宠爱的孩子,但毕竟也是皇室子弟,所以他的成人礼自然也是按照皇室的规格操办。然而在这场成人礼上却有一个小小的插曲,也正是因为这个插曲,这场成人礼却成了一个笑话。


自古以来,久居深海的人鱼一族一直是雪族坚定的盟友,历代两族皇室亦有婚约之盟,只有血统高贵的人鱼族公主才有资格嫁给雪族未来的王,千年以来两族一直恪守这个盟约,就是为了共同抵御日渐强大的火族。可是纵然再坚固的堡垒也难免有出现缝隙的时候,到了卡索这一代,人鱼一族掌权者在对外的政策上已经悄然改变,人鱼一族不若冰火两族强大,可谓生存于夹缝之中,稍有不慎便有灭顶之灾。当年冰火两族之间鏖战数年不歇,虽皆有耗损但显然冰族死伤更重,若不依靠与人鱼一族联盟恐怕根本无力对抗火族。如此一来,人鱼一族的处境就变得更加微妙起来,两族之间也渐渐开始貌合神离,不复昔日的亲密无间。


此次人鱼一族将最小的公主岚裳送入雪族的同时,亦秘密遣送了使臣前往火族,此事雪族王室也有所察觉,当碍于当下的形势也只得隐忍不发,静观其变。


但是对于并不知情的雪族百姓而言,这位美丽尊贵的人鱼公主无疑就是他们未来的皇后。不仅如此,传闻她拥有着令所有人都为之倾倒的绝色容颜,就连火族的王子亦对她钟情不已,这样的美人岂能不引来轰动?


“原本您才是这场成人礼的主角,这下您反而成了配角。”


这幻影天素来冷清,难得今日热闹,下人们都忙着准备成人礼的事,可这人鱼公主一来,还有谁在意樱空释这个原本就不受宠的小皇子?


“这些繁文缛节,省了也就省了,没什么好可惜的。”


樱空释站在高大的落地镜前,抬着手臂任由侍从们为他整理衣着,成年后的樱空释完全褪去了往日的天真稚气,身上散发着成熟男人的独特气息,无论是一笑或是一怒,都有着勾人心魄的魅力,他的美貌胜过冰王的任何一个孩子,但是更令人心生仰慕的是他那浑然天成的高贵之气。在古老的人类闻名中,有一种全身剧毒又芬芳诱人的植物叫做仲夏夜之梦,它来自地狱,芳华天成,越是堕落,越是美丽,而樱空释就是开在刃雪城的仲夏夜之梦,引诱着众人与他一同坠入深渊。


“听说一早陛下就带诸位大臣出城迎接,队伍浩浩荡荡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阵仗。”


呵,那是自然,如今人鱼一族的立场直接关系到冰火两族的利益,无论他们向哪一方投诚,另一方都将处于劣势。而唯有如此,人鱼一族才能在这三角鼎立之势中保全自我。


“哥哥也去了么?”


“是,那是自然,毕竟那位公主将来是要嫁给大皇子殿下的。”


侍女们没有注意到樱空释的脸色,兀自春心泛滥地肖想着那完人一般的卡索殿下。若是能成为他的妻子,该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吧。


其实几个时辰前梨落匆匆赶来带走了卡索,樱空释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已经猜到了是为了人鱼公主入城一事。那个前世惨死在他手中的小公主,似乎是叫岚裳吧……他已然忘记了她的模样,只依稀记得她死去的时候,猩红色的血染红了整个落樱坡,她那漂亮的鱼尾上散落着血色的落樱,凄艳而绝望。


对于岚裳,他说不上有多愧疚,或许于樱空释而言,这世界上除了哥哥以外,再没有什么能够触动他的心。封天说过他对哥哥执念太深,总有一日会为爱成魔,可是他已经疯魔,又何曾清醒过。


“释殿下,神官已经到了,时辰也差不多了,您看是不是……”


这成人礼原本应由冰王亲自主持,可是因为这人鱼族的小公主突然到访,一切的计划都要改变。樱空释对此早已看淡,所以只是一笑了之,他心里真正介意的是没有如约而来的哥哥。


如今的他虽然心智远比从前成熟,也理解哥哥失约是无奈之举,可是对于哥哥的独占欲已像心魔一样根植在他心底,别说是即将成为皇妃的岚裳,就连那个注定不可能嫁给哥哥的梨落他都无法相容。


但是他知道渊祭一定就在某处面带笑意地窥探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越是疯狂的举动就越正中她下怀。她的目的就是把自己和哥哥逼到两败俱伤的境地,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忍耐,必须要忍耐!


“释殿下?”


侍从们见他不语,还以为他是因为被冷落而心有不快,正要上前劝慰,这时却听到门外传来了卡索的声音。


“都这个时辰了,怎么还在这里?”


那个声音一出现,包括樱空释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由吃了一惊。可是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樱空释已经身形如风地冲了出去。


原本应该在城外迎接人鱼族公主还有使臣的卡索殿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哥,你不是……”


“我答应过会陪你参加成人礼,怎么能失信于人?”


卡索被樱空释抱了个满怀,险些喘不过气来。弟弟果真是长大了,力气大得让他都有些招架不住。看他这副不可置信又大喜过望的样子,如果今天自己真的失约未来,他该会有多失望。


“卡索殿下,您放着人鱼族的贵宾不顾,跑来这里,不知陛下他会不会……”


“父皇那里你们不用担心。”


卡索打断了侍从的话,牵起樱空释的手,帮他轻轻理了理鬓发,笑道:“走吧,别让神官等久了。”


“可是,他们都说那是哥哥未来的新娘……”


樱空释握住卡索的手,星眸之中透出点点的不安,他这副神情别说是卡索,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无法抗拒地心软。卡索原本就对这个被父皇冷落的弟弟心疼不已,尤其在知道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成人礼却是由位阶低下的神官来主持的,这让他更是无法冷静。弟弟从小受人欺凌也就罢了,连这么重要的日子都草草了事,以后在刃雪城里谁还会尊敬他,重视他?


他甘心回到刃雪城,剪去羽翼戴上枷锁,不是因为屈从于权力,而是为了守护自己心爱的人。释对他来说,比这世上任何人任何事物都要重要,哪怕是刃雪城也不能与他相提并论,如今只是回绝一场毫无意义的政治游戏,就算真的惹怒了父皇受到惩罚,他也一定要回来陪弟弟完成这场成人礼。


而卡索不知道就在他出现的前一刻,樱空释亦抱着和他一样决绝的心态。为了保全哥哥,为了不让渊祭得逞,他已经做好了暂时妥协的决定。可是他没有想到一向顾全大局的哥哥会为了他置父皇和两族邦交于不顾。这是不是说明在哥哥的心里,自己的地位比刃雪城更加重要呢?


通向神庙的路早已被装点得花团锦簇,这在刃雪城里是极难看到的景象,樱空释紧紧跟在哥哥的身后,看着那穿透云层的温暖阳光映照在哥哥温柔俊美的侧脸上。他知道这一刻,哥哥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任何人都无法从他身边把哥哥抢走。


他只希望这条路能够长一些,再长一些,他愿生生世世这样走下去,直到时间的尽头。



评论

热度(112)

  1. 堂本阿静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