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16

虐死那个坑货:

(十六)


自那日烁罡被姐姐艳炟救回之后便一直卧床养伤,意志消沉。他原本以为这次伏击卡索等人必能立下大功,没想到最终却惨败而回,不但惹怒了父皇,还沦为众兄弟的笑柄。被霰雪鸟所伤的地方,以火族的法术根本无法治愈,唯有像个废物一般残喘度日。


世人皆知火王少时风流多情,一身情债,因而如今皇室之中儿女众多,子嗣兴旺,如此一来皇位之争更是血雨腥风。烁罡与艳炟姐弟二人算是众多兄弟姐妹中的翘楚,尤其是艳炟,常常有人听到火王叹息若艳炟身为男子定可成为不世之君。可是烁罡却不以为然,姐姐纵然再优秀也不过是一介帅才,对他始终不是个威胁,但是自己这一次的失利引来父皇震怒,其他的兄弟恐怕就会趁虚而入在父皇面前对他大肆诋毁,这才是真正的因小失大。


这几日烁罡被困在这方寸之地,心中的煎熬焦虑莫可名状。他这次万幸捡回一条命来,父皇竟一次也未来探望过他,像是真的打算任由他自生自灭。落到如此境地,究竟谁是虚与委蛇谁是真心相待已是一目了然。烁罡想到这心中更是失落,一时间觉得前途茫茫,毫无希望可言。


“咳……”


那霰雪鸟留在他体内的寒气经久未散,御医说恐怕已伤及内腑,这意味着他会一生都会被其所累,那霰雪鸟虽留得他一命,却让他承受比死更痛苦的煎熬,如今的他和废人又有何异?


烁罡望着镜中那个面色苍青,形如鬼魅一般的自己,失控之下猛地挥出一拳砸向了那面铜镜,镜面的碎片扎进他的血肉,血色在裂缝中蔓延,烁罡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发泄一般再要打上去,可就在这时,那些浸润着鲜血的裂缝像是伤口一般在烁罡眼前慢慢愈合,飞散四周的碎片也重新粘合到原本的地方,那面破碎的铜镜就在他眼前恢复了原样。


“谁,是谁?!”


烁罡惊恐地望着那面镜子,他分明就站在镜子前,可是他却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谁在装神弄鬼!”


烁罡话音刚落,突然间镜中出现了一只白色的霰雪鸟,那鸟双翼怒张,一双琉璃般的眼珠中杀意弥漫,它发出一声刺耳的长鸣,从那镜子里冲了出来。


“啊!”


烁罡见状吓得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他曾经领教过这霰雪鸟的厉害,再见到他时不免心有余悸,可就在那只霰雪鸟要破镜而出之际,它的身形却蓦地散开,犹如一片被狂风卷起的雪尘,最终落在烁罡脚边的,仅仅是一片霰雪鸟的羽毛而已。


“我的王子殿下,您害怕了么?”


烁罡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余惊未平,又突然听到镜子里传来人声,他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正要上前一探究竟,那霰雪鸟的羽毛从地上慢慢浮起,细碎的星尘之下勾勒出一道妙曼婀娜的人影。


“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身影虽然薄似青烟,似乎一吹就散,可是却让烁罡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仿佛对方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让自己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你无需知道我的身份,你只要知道我是来助你一臂之力的。”


她说罢,烁罡感觉到一股暖意涌入自己的四肢百骸之中,仿佛肺腑之中的剧痛也随之减轻了许多。烁罡不可置信地站起身来,那些被霰雪鸟所伤的地方已尽数痊愈,几乎不曾留下一点痕迹。


“你……你……”


“这些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那青烟一般的身影绕着烁罡轻轻一晃,那种神秘而危险的气息让烁罡对她的身份愈发好奇起来。


“你会召唤霰雪鸟,你是雪族的人?”


“呵。”


她不屑地轻轻一笑,如鬼魅般附着在烁罡的肩头:“你所看到的世界未必就是真实的世界,你只有站在更高的地方,才能分辨出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妄。”


“我听不懂你的话。”


“你不需要明白,你只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帮你完成宿怨,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烁罡犹如被那声音蛊惑了一样,血红的眼瞳之中闪烁着诡异莫名的妖光。


“我想要他们死!”


“你只是想要他们死而已,我想要的是他们生不如死!”


对,生不如死!


烁罡的眼中掠过一丝疯狂之色,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雪国的皇子隐藏在冰封之下的面孔,不会忘记他的剑在自己脸上留下伤痕的屈辱,不会忘记那只霰雪鸟狂傲轻蔑的眼神。


“我会帮你,但是你也要帮我。”


“你要我帮你什么?”


“我要那柄剑,那柄藏在雪国皇室之中的弑神剑!”


 


卡索因为樱空释的成人礼而缺席了招待人鱼族贵宾的晚宴,事后自然引起了朝中不小的非议。卡索本已做好了受罚的准备,却没想到最后被关入禁地的思过的人却成了樱空释。


知子莫若父,他永远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卡索永远记住这个教训。他这个在战乱中活下来的儿子虽然有着傲人的天赋和治国的智慧,可是他心太多情。他必须要认清自己的处境,这样才能明白如何取舍。如果樱空释已经成为他身后的羁绊,那么作为一国之君,冰王会亲手斩断这个羁绊。


而卡索得知这个消息已是在一日之后,他来到幻影天看到这里空空荡荡人去楼空才从侍从的口中知晓樱空释被秘密关押的事。父皇的这一招可谓是正中要害,犹如一刀捅进了他的心窝。


“这件事本就和释没有关系,是我擅自做的决定,理应由我自己承担,父皇这样岂不是赏罚不明?”


冰王早已料到卡索知道真相会来闹上一场,所以早早将众臣屏退。此刻偌大的书房里就只剩下他们父子二人,那种对峙的气氛仿佛比战场上的杀意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卿本无罪,怀璧其罪。”


“父皇的意思是,我对释的感情本身就是一种过错?”


冰王闻言,眼中忽然掠过一丝难解的苍凉。他想起很多年前,自己似乎也是站在卡索的那个位置,用相似的语气质问着他的父亲。


“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在你没有能力保护他的时候,你只能远离他,因为当你的敌人发现你的软肋时,他才是最危险的。”


冰王用了一辈子的时间去参透这句话,如今却要让他的儿子和他一样,走上这条注定孤独的不归路。


“为了保护他,所以我必须要远离他……”


冰王的话让如遭重创,他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双眼神采尽失,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看得冰王心痛不已,可是为了卡索,为了刃雪城,也当是为了樱空释,自己必须要逼他早做决断,否则将来等待他的会是更加残酷的局面。


“也许他现在不明白你,会不解,会怨恨,但是总有一日他会懂你的苦心。”


就如我对你的苦心一样。


卡索从未想过自己对弟弟的爱有一日竟会成为一种伤害。也许今日只是惹怒了父皇被小惩大诫,但是他日自己继承皇位,弟弟会不会成为众矢之的,会不会成为火族的目标呢?


也许永不相弃的誓约本身就是一个天真的谎言,已经失去自由的他怎么能够再成为弟弟的枷锁?


“父皇的话我会仔细考虑,但是请父皇答应我,不要再做任何伤害释的事情,我今日可以为了他妥协,他日亦可以为了他不惜一切。”


卡索说罢,转身拂袖而去。而他冷硬坚定的声音却始终回响在冰王的耳边,那原本高大挺拔的身躯像是突然之间苍老佝偻了许多,他颓然地瘫坐在那宝座之上,眼中的寂寞和无奈无处释怀。



评论

热度(100)

  1. 堂本阿静虐死那个坑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