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17

虐死那个坑货:

那禁地之中日子必然清苦,吃穿皆无法与平日相比,不过樱空释对此倒也并不在意,让他更担心的反而是哥哥卡索。


以他对卡索的了解,如果他知道自己被父皇关入禁地,一定会想尽办法为自己求情,甚至可能会冲撞父皇。其实从小到大,自己受的委屈已是不计其数,他根本不在乎这种莫名其妙的欲加之罪,但是哥哥和他不同,哥哥的性格正是过刚易折,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他自己。


这禁地的封印对于樱空释而言就像小孩子的法术不堪一击,所以城中刚一入夜,他便施法将灵魄幻化而出,轻而易举就逃出了封印和守备的眼睛。


灵魄与肉身不能分离过久,所以他不过只有一个时辰的功夫去见哥哥。樱空释的灵魄化作一只白色的飞鸟朝着哥哥的寝宫悄然而去。在樱空释少年时,因为性格孤僻不善言语,总是被其他兄弟欺辱,所以卡索便将他接入自己的寝宫亲自照顾,所以对于这里的地形樱空释早已经熟记于心。


回想少年时那些无忧快乐的日子,真的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一场虚幻的美梦。如今的他背负着两世的记忆,太多的爱恨纠缠在他心里,他再也回不到当初那个天真无忧的时候,可是他希望哥哥能永远活在纯白的世界里。


哥哥自出生以来就被父皇寄予了厚望,他是家族中最有天赋的孩子,所以从他懂事之日起,他便不能像别的兄弟姐妹那样嬉戏玩耍,大多数的时间必须用来学习如何处理政务以及皇族的各项礼仪。那时候樱空释每夜都睡在哥哥房中,曾经有很多兄弟羡慕他有这样优待,因为哥哥寝宫中的这张床是以无尽之海中极其珍贵的雪珊以及雪隐神山的千年冰晶打造而成,不但华美异常,而且更有增加灵力的神效。但是樱空释知道其实每夜哥哥用来休息的时间少得可怜,每一次他半夜醒来看到的都是哥哥伏案的背影。


他看上去那么累,那么不快乐,可是每次回过头看向自己的时候却又总是隐藏得很好,那片笑容掩在雪色的纱帐之后,是那么的温柔,让人既心醉又忍不住心痛。


那只鸟影扑闪着翅膀穿过刃雪城重重的楼阁殿宇,当正要穿过寝宫门前的长廊之时却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伫立在廊前,樱空释心中一阵狂喜,正要靠近过去却发现在哥哥的身侧还站着一个人。


是梨落……


看到单独陪在卡索身边的人是她,樱空释的心不由一紧,他身形轻盈地绕过廊柱,悄然藏身距离两人不远处的屋檐下。从那个角度看过去,两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


樱空释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会沦落到要来偷听哥哥和梨落的对话,可是只要一想到前世的哥哥对梨落如何情根深种,他的心便一刻都不能安宁。


只有他才能得到哥哥独一无二的爱,因为只有他才有资格才有能力守护哥哥始终,其他人凭什么和他争和他抢?


而此刻,卡索和梨落对于樱空释的存在毫无所察,尤其是梨落,对她而言能够与卡索这样单独相处,哪怕只有片刻也是梦寐以求的事,就算知道终有一日他会属于另外一个女人,但还是忍不住会在心底偷偷地奢望,他能够看到毫不耀眼的自己。


“明日猎场的守备可都安排好了?”


片刻的沉默后,卡索终于开口说话。他的话中虽然没有带着命令的语气,但是那温柔中带着一种公事公办的疏离,这让躲在暗处心中焦灼不已的樱空释略感安慰,可是梨落的脸上却不经意地划过了一丝失落。


今日卡索邀她单独相见,着实让她暗自激动不已,没想到依旧只是为了公事而已。


“您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首要的是保证岚裳公主的安全。”


听他提及那位人鱼公主,梨落的眼中不觉露出一丝苦涩,那位出身高贵美丽非凡的公主理所当然应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仅如此,她还会成为卡索殿下唯一的妻子,会独占他的爱,会享有他所有的温柔,想到这,梨落实在无法说服自己不去嫉妒。


“近日有斥候来报,火族的探子可能已经潜入城内,意欲破坏我们与人鱼一族的联盟,所以要格外当心,切不可有任何闪失。”


火族的探子潜入了刃雪城?


樱空释闻言不觉暗自吃了一惊,如果他没有记错,当初放火族探子进城的人正是自己,因为那时的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修炼火族的魔法从哥哥手中夺取皇位,可是这一次又是谁在城中与火族暗中勾结?


莫非是渊祭?


不待樱空释多想,这时卡索又继续道:“其实我今日见你,还有另外一件要紧之事想嘱托于你。”


“殿下请说。”


梨落看到卡索的神情与之前有些不同,心里了然接下来的话才是他见自己的真正目的。他此刻的语气再不像之前那样透着冷淡,而是万分慎重的。


“再过几日,我想你护送释前往兰塞森林。”


“什么?”


此言一出,不但梨落大惊失色,连樱空释都险些失了方寸暴露了行迹。卡索口中的兰塞森林是刃雪城极北边陲的一片雪林,那是一片人迹罕至的绝地,终年只有一支不足百人的驻兵部队守卫在那里。那里可以说几乎与世隔绝,被遣送到那里的人极少有能再活着回到刃雪城的。


哥哥为什么要把他送去那里?


“殿下,我不明白,为什么……”


“有些事现在不便明说,我只希望你……”


“是因为岚裳公主?”梨落不等卡索说完便急着追问道:“陛下已经将释殿下关入了禁地思过,难道这还不够么?释殿下他才成年而已,若是被送去兰塞森林,可能会死在那里的!”


“这不是父皇的决定,而是我的决定。”


卡索转过身,目光中透着梨落从未见过的冷漠,那种冷漠让梨落既陌生也害怕。她曾亲眼看到卡索为了保护弟弟不顾性命,为何现在却突然做出如此冷酷无情的决定?


就为了平息人鱼一族的愤怒么?那可是他的亲弟弟!



评论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