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18

虐死那个坑货:

我要你护送释前往兰塞森林。


这不是父皇的决定,而是我的决定。


樱空释已记不清自己是如何回到禁地的,耳边始终如魔咒一般回响着不久前哥哥亲口说出的话。


他要把自己送到兰塞森林去,他明明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他却要为了岚裳要把自己赶走?!


不会的,这不可能!!


当灵魄重归肉身之后,在黑暗中睁开双眼的人仿佛已不再是雪族的小皇子樱空释,而是那个用红莲之火滔天之焰毁天灭地的罹天烬。他的双瞳不复之前的清明,犹如灼烧的烈焰,满是嗜血的凶光。


移魂转魄之术何其凶险,樱空释方才听了卡索所言,大受刺激,一时之间心绪波动,竟隐隐有些压不住自己的杀性。他感觉得到罹天烬似乎正在觉醒,在侵蚀他的意识,占有他的身体。


他这样绝情,为了一个女人竟要抛弃于你,你又何苦为他如此煎熬?以你我之能,纵然是毁了这刃雪城又有何不可?


“住口!”


纵然知道这一切定是渊祭的诡计,可是只要一想起哥哥说过的话,樱空释的愤怒和委屈就澎湃而出,不可抑制。


他恨那个女人!


那种感觉,就好像他又回到了前世哥哥大婚前的那个晚上,他不顾岚裳的反抗,羞辱她,侵犯她,看着她在樱花树下凄惨绝望而死。


那种报复的快意就好像饥渴的魔鬼突然得到鲜血的滋润,那么淋漓畅快,让人欲罢不能。


然而那也正是一切错误的起点,从那一刻起他和哥哥之间便再也没有回头之路!


“哥哥不会抛弃我,他一定有他的苦衷!”


苦衷?他的苦衷就是无法在你和他所要守护的刃雪城之间做出选择,但是最终他选择了放弃你!


“闭嘴!不要再说了!”


罹天烬蛊惑的声音在他耳边不停地回荡,而他发出的吼声亦惊动了禁地外的守备,正当他们闻声赶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双瞳赤红,满身邪火的罹天烬。火族血红的法阵将禁地之中映照得犹如修罗地狱,灼人的热浪转眼间便将那两个侍卫的盔甲点燃,他们甚至来不及惨叫便消失在了火光之中。


那两人的身影转眼间化作青烟散去无踪,灵魄消失时发出的尖啸声刺破夜空,将禁地周围的守备都惊动过来,甚至连已经身在城外的梨落都感觉到了这异常强大的气息。


是火族的探子?!


梨落想起卡索之前叮嘱自己的话,心头不觉涌上一阵不安。之前烁罡伏击他们不成,大败而回,难保不会挟怨报复,趁着人鱼一族的公主和使臣尚在宫中,他们从中作梗不但可以使雪族颜面大失,更可以阻止两国结盟。


而对她来说最最重要的是卡索的安危!


当梨落赶回城中之时,这场骚乱已经引起了全城的戒备,兵荒马乱之中,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自己面前一晃而过,连忙大声喊住了对方:“秦楚!”


前面的人听到她的声音果然停了下来,当他转过脸时,那是一张尚未褪尽稚气,但是已经隐隐透着刚毅的面孔。梨落三步并着两步追了上去,刚走到他的跟前就被他一把搂进怀里,他力气大得能把梨落直接扛起来,这个拥抱差点让梨落喘不过气来。


“咳……秦楚,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刃雪城?”


这位叫秦楚的年轻人是梨落从小到大的玩伴,也是她最忠实的部下,当年两人一起驻守雪国边境,守护刃雪城的安危,有过同生共死的交情。不过之后梨落奉命行走人间寻找卡索兄弟的下落,这一去就是数年,尔后又成了卡索的近身侍卫,两人便再也没有见过面,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还不是被调来保护那人鱼公主的安危。”


秦楚和这些内城侍卫不同,他是真正的战士,比起这座安逸华美的刃雪城,他更喜欢在战场上驰骋杀敌的感觉,所以当接到王命让他回城保护公主的时候,他险些要抗命不遵,幸好想到梨落也在城中,这才勉强说服自己。


“啊,对了,城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梨落光顾着和秦楚叙旧,险些忘了正事。秦楚见她一脸慌张失色,这还是他从来没有在梨落脸上看到的表情,她虽然是女子,却有着比男人更坚毅的性格,哪怕是在尸山血海的战场上,秦楚都没有看过她流露丝毫的脆弱,她在为谁担心?是谁牵动了她的心?


“好像是禁地的方向有火族的刺客出没,我的人已经赶过去了。”


“禁地的方向?”


难道对方是想对释殿下下手?


糟了!


梨落忽然想到了什么,来不及跟秦楚多解释什么就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缰绳,纵身跃上了他的坐骑,狠狠一勒缰绳绝尘而去。


“梨落,你!”


秦楚眼看着梨落越走越远,心中也不由跟着焦虑起来。这些年来他始终把对梨落的感情藏在心底,不敢表露半分,他以为保持着这样的距离两人便能够一直并肩走下去,可是就在方才,他从梨落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焦灼和不安。


她仿佛不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梨落,是谁改变了她?难道……


那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从秦楚的心上一闪而过,而不待他多想,不远处禁地的方向又再次传出了巨响,火光照亮了大半个刃雪城,那刺目而灼人的烈焰让人想起了多年前那场惨烈的战役,滔天的火势漫过刃雪城高耸入云的城墙,仿佛要将这个冰雪世界焚烧成一片灰烬。


“梨落!”


 



评论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