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20

虐死那个坑货:

巫医族众人自归顺刃雪城以来,百年来一直避居于静海云泽一带,这里位于刃雪城的南端,是这偌大的雪国之中唯一的一片绿地。周围群山环绕,犹如天然的屏障将终年的严寒和风雪阻挡在外。静海云泽之中草木丰美,四季如春,犹如一片世外天地。


皇柝将卡索兄弟带来静海云泽之后便马上命人加固了云泽周围的封印,又将自己的王帐让出给卡索与樱空释修养。


卡索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并不致命,只需安心静养,假以时日必可恢复如初,但是樱空释的情况却严峻得多。那冰笛所伤之处离心脉极近,再深半寸必定命丧当场。皇柝与卡索相识多年,深知他对这个弟弟的重视,此番若是樱空释有什么意外,只怕卡索也是非疯即死。


他从前就对卡索说过,凡事不可执念太过,有时候放开亦是一种解脱,可是卡索与樱空释两人已纠缠太深,此疾入骨已深,只怕药石惘然。


“你们这样,还算是兄弟么?”


皇柝望着床榻上病势沉重的樱空释,虽然刺入胸口的冰笛已经取出,血亦已止住,但伤口周围残留着他无法破解的火族封印,像是有人故意留下不让医者为他疗伤一般。这样深的伤口若不能用法术辅助恢复,单单靠药物根本于事无补。


而留下封印之人的灵力远远高于皇柝,以他之力只怕无从化解。


“咳……”


皇柝正一筹莫展之际,思绪突然被门外的咳嗽声打断,皇柝一回首就看到面色苍白的卡索被梨落扶着勉力靠在门边。


“你现在怎么能下床走动!”


皇柝与卡索相识已久,所以并不拘于君臣之礼,见他不听医嘱擅自下床,皇柝的脸顿时阴沉下来,没好气道:“看你尚有余力担心别人,我真是白操心了。”


“释的伤怎么样了?”


“并无性命之忧,只是何时醒来我尚无把握。”


卡索不等皇柝说完,目光已落在樱空释的身上,他挣开梨落的手,脚步不稳地走过去。梨落不敢拦他,只好求助地看向皇柝,皇柝却摆了摆手,示意她随自己出去。


偌大的王帐里突然之间又安静得一点声响也无,那种安静让卡索又想起两人在人间的冬夜里临床听雪的日子。


那些单纯而美好的日子,已经遥远得让他连回忆都觉得模糊。


“释……”


肩头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失血过多的手臂至今都绵软无力,可是这些与释所承受的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卡索至今都不敢想象那日在禁地里,弟弟独自一人面对火族杀手的情形,他虽贵为皇族,可几乎从未参与过政事,手中无权无势,他们为何要对他下此毒手?而更让卡索心碎的是他们所用的凶器,竟然还是自己亲手送给弟弟的冰笛。


那一刻,释的心该是有多绝望,多害怕。为什么那个时候自己不在他的身边!


在决定回到刃雪城继承王位的那一刻起,卡索对自己说过,不会再流下一滴软弱的眼泪,可是当他握住樱空释那冰冷无温的双手,几乎感受不到他的气息时,卡索才知道所谓的坚强,不过是自己戴上的面具,他的心根本承受不住失去弟弟的痛苦。


“释,是哥哥错了,我为什么要选择妥协,为什么天真地以为远离你就是保护你。”


你明明说过我是你唯一的依靠,如果连我都避开你,又能指望谁去尽心尽力护你周全?


卡索低头吻着樱空释的手背,这双手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比刃雪城十年一次的大雪更让卡索觉得不寒而栗。


“只要你能够醒过来,哥哥绝不会让你再离开我身边半步,无论是谁,谁都不能再让我们分开。”


我发誓!


昏迷中的樱空释犹如盛开在水中的镜花水月,仿佛一阵风拂过便会散开,他虽然已经换下了那件血衣,可是胸前的伤口依旧触目惊心,好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卡索弟弟曾经经受过怎样的折磨和痛苦。


那伤口正一分一秒地吞噬着樱空释的生命,而卡索怎么能够袖手旁观?


“你不要怕,哥哥不会让你有事的。”


卡索在樱空释耳边轻声呢喃着,那声音温柔得像是怕会吵醒他,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声呼唤叫醒的却并不是自己的弟弟,而是那个本该被囚禁在樱空释心底最深处的恶灵。


而对此浑然不知的卡索还正想逼出自己最后一丝灵力来替樱空释疗伤,可就当他的手触碰到那封印之时,只听到一阵风声掠过耳畔,那桌上的烛火忽地一黯。一种异样的气息在黑暗中扑向卡索,而他来不及做出反应就仿佛被那股异常强大的力量所震慑,全身蓦地失去力气,跌坐在床边。


“是……是你!”


当那个气息刚一靠近,卡索就好像本能似地认出了对方。那种本能是源于他心底最深处的恐惧,有关那个男人的一切他恨不得能从心底彻彻底底地抹去,可是他却好像一个魅影般时时萦绕在他心头,让他永远无法彻底摆脱。


而如今,他又出现了,在卡索最无助的时候,他的出现仿佛就是为了击垮他的最后一道防线。


“真怕你会忘了我,看来我们的第一面,让你印象深刻……”


那个男人调侃的语调中透着不怀好意的冷笑,他的声音就像是毒蛇的信子,撩拨着卡索那紧绷得几乎一碰就断的神经。


“这都是你做的?为什么?你想要什么冲着我来便是,为什么要伤害无辜的人?!”


“无辜?”


听到这个词,对方禁不住笑道:“这个词真有意思。不过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是冲着你来的,至于樱空释……”


“你到底想怎么样。解开他伤口上的封印,我可以任你处置。”


仿佛为了确认卡索的决心,那个男人故意问道:“为了弟弟,你当真什么都愿意?”


那沙哑而阴沉的声音拂过卡索的耳畔,让他忍不住想起那夜落在自己唇上的吻。


“但是你也要知道,这里是刃雪城,我们其中任何一人若因你而死,你又有多大把握全身而退。”


“我和你一样,只想得到我想要的。”


“……”卡索的呼吸猝然停滞,手心里渗出细密的汗珠。


 


“还是说,你打算用弟弟的性命来赌一场?”


赌?他就是知道卡索根本不敢赌,因为什么都可以输,但弟弟只有一个。那是他的命。


“今夜,泽林水畔,你一个人来,我等你。”


那声音恍如一片青烟,在卡索耳边慢慢消失,而当那声音消失之际,桌上的烛火骤然被点亮,那束缚着卡索身体的力量莫名地消失,可是他却静坐在床边许久无法动弹。


弟弟那冰冷无温的手还被他紧紧握着,可是比那手让他更觉得寒冷的是自己的心。


只要想到那个男人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事,想到他那可怕而难以捉摸的意图,卡索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随之凝固,那种恐惧即便是面对死亡也不曾有过。


他想要的,自己不能给,可是若要他眼睁睁看着弟弟步入死亡之渊,他宁可置身修罗地狱的人是自己。


为了弟弟,你当真什么都愿意?


那人临走前的话犹在耳边,卡索转过身久久地凝视着樱空释安静无声的睡颜,他还想再听到弟弟像从前那样快乐无忧地叫他一声哥哥。


“你要快点好起来。”


卡索撑着乏力的身体从床边站起来,俯下身用手臂紧紧环住樱空释。隔着单薄的衣物,他听到弟弟那微弱可是依旧坚强的心跳声。


那是天地间支撑他走下去唯一的力量所在。


 



评论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