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21

虐死那个坑货:

今夜,泽林水畔,我等你。


那个男人最后留下的话,对于卡索而言就如同宣判。他再清楚不过那个男人想要的是什么,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自己。


卡索自问并非容貌秀美之人,比起那些千娇百媚的女子,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了那个男人如此不择手段?还是说他只是想羞辱自己?亦或者还有别的阴谋?


但眼下的形势已经容不得卡索多想,弟弟的性命危在旦夕,纵然皇柝告诉他并无性命之忧,可是他看得出,若是不解开弟弟伤口上的封印,他就算不死也只不过是苟延残喘地活着,那个伤口会慢慢吞噬他的生命,直到他油尽灯枯之时……


那人既然指明要他一人前来,卡索自然不敢让皇柝与梨落知晓此事。而皇柝与梨落见他整日魂不守舍,也只当他是为了弟弟的伤势忧心。而正是这点疏忽让他们几乎就此失去卡索。


泽林就位于巫医族部落的西端,那里是一片人迹罕至的荒泽,终年浓雾深锁,不见天日,但那里也是整个巫医族唯一连同外界的水路,是封印最为薄弱的地方。但是偌大的湖泽之中隐藏着无数凶猛的异兽,所以这里是最危险的地方,亦是最安全的地方。


卡索既然已决意独自赴约,自是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是他心里清楚,对方将要对他做的事,只怕比死更让他无法面对。


入夜后的泽林笼罩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静寂中,湖泽上漂浮着莹莹如星的幽光,皇柝告诉过卡索,那是泽林特有的一种灵物,是巫医族人死后的精魂所化,远远看去,仿佛有无数的眼睛正在黑暗无声地注视。


湖泽上湿冷的水汽笼罩在卡索周身,那阴湿的寒意像是沁入了他的骨髓之中,让尚未愈合的伤口隐隐作痛。


“我已经来了,你还不现身么?”


卡索已经从周围的静谧之中感觉到了对方那独特而又充满压倒性的气息。虽然与那人不过两面的孽缘,但对方却犹如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烙在他心里最脆弱柔软的地方。


“呵,你果然来了。”


那人的声音突然间出现在卡索背后的时候,卡索虽然竭力保持镇定,但是那一刹那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在微微地战栗,他猜想自己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因为他已经听到那人嘴边溢出的轻笑,那种带着几分调侃的笑声随着他的呼吸被一起送入卡索的耳中,显得分外的不怀好意,甚至情色……


“你究竟想怎么样!”


卡索攥紧了拳头猛地一回身,对方的身影轻轻一晃,甚至没有让卡索看清他的模样就躲了过去。卡索本就有伤在身,这一拳几乎用尽了他所有力气,眼前一花,险些一头栽倒下去。对方绕到卡索身后,一伸手臂搂住他的腰,将他揽进了自己怀里。


“放手!”


“我以为你今天赴约,心里早已有了觉悟……”


对方故意收紧了手臂,让卡索有种会被对方活活勒死在怀里的错觉。


“我跟你到底有什么冤仇,你为什么非要………非要羞辱我不可?”


“你觉得这是羞辱么?”


灼热的指端轻轻划过卡索脸颊,将他垂下的雪发捋在耳后,露出那只形状精致的耳朵。


“你是在怕我,还是在怕身不由己?”


那小巧的耳尖因为主人的紧张而无意识地颤抖起来,原本雪玉一样的颜色如今却蒙上一层淡淡的红,让人忍不住想要含在口中细细品尝。


“你不用觉得羞耻,任何人,被这样挑逗,都会有感觉。”


“住……住口!”


“只不过你比他们更加生涩而已。因为还没有人教过你这种事情吧。”


那是自然的,他是这刃雪城里最纯粹的一抹白,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染指他。


樱空释,你在看着这一切么,你得不到的,我马上就要得到了。你那么小心翼翼呵护的,马上就会毁灭在我的手里。


原来毁掉他的乐趣,远远胜过一剑杀了他。


“是不是我任你宰割,你就会放过我弟弟?”


罹天烬闻言,低下头轻轻咬住卡索的耳垂,若断若续地将热息喷薄在卡索的脸颊上:“好一个任我宰割,你在和我谈条件?你的砝码是什么?”


“我没有砝码,我只有我自己。”


卡索话音刚落,罹天烬忽然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他不觉一惊讶,正要一看究竟,手背上蓦地一阵剧痛,抱着卡索的手本能地松开。而卡索一反之前柔弱得姿态,周身灵气乍现,他猛地一转身,一掌将两人隔开,飞身跃出几步,再落定时一双静如蓝海的眼眸已露出杀机。


而被卡索一掌打退数步的罹天烬这才看到自己手背上竟被卡索用血下了一道咒印。


原来他方才根本就是故意示弱以接近自己,唯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在自己身上施咒。


“你说的没错,我没有砝码,所以只能靠自己博这一次。”


卡索说着,抬手抹去自己唇上的血渍,此刻的他已没有了往日的温柔沉静,而是犹如出鞘的利剑一般,杀气凛冽寒光逼人。


“那如果赌输了呢?”


罹天烬的面孔浸润在一片黑暗之中,微弱的星火落在他那散落的黑发上,转眼之间就被他周身的灵气所吞噬。


几步之外的卡索已经感受到了这个男人蕴藏在黑暗中充满压迫性的力量,就好像无需交锋就已分出胜负。


“赌输了,这条命给你。”


“我说了,我不要你的命……”


罹天烬还未说完,只见卡索的眼中掠过一丝凌冽的寒意,呼啸的风声从昏昧的天际传来,罹天烬手背上的咒印散发出冰蓝色的灵光,一层层细密的白霜从他的手背开始向着手臂,以及身体的各处开始蔓延。


“除了我的命,你什么都拿不走。”


呼啸的风雪化作一道屏障将卡索保护在其中,而他的面孔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决坚毅。


他是想过向这个男人妥协,不惜牺牲一切也要换取弟弟的平安。可是当他从最初的焦虑中冷静下来再去思考这件事,倘若今天躺在这里的人是自己,而被威胁的人换做是弟弟,那么当自己苟延残喘活下来得知一切真相之后会是什么情形?


他只是假象了一下就已经觉得不寒而栗,如果成了真,那他就不是在救弟弟,而是亲手把他送进了地狱。


“卡索,你比我想象中要有意思。”


冰霜已经覆盖了罹天烬大半个身体,比起他们第一次交手,卡索的灵力似乎提升得有些诡异,而且还是在他有伤在身的情况……


“据我所知,雪族之中有一种法术可以短期内将自己的灵力提升数成。”


卡索闻言,脚步稍稍慢了慢,他停在距离罹天烬只有几步远的地方,但是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他看清罹天烬的面目。


他停下来并不是因为对方点破了他动用禁术提升法力这件事,而是因为对方的面孔。


那没有被冰雪覆盖的另外半张脸,让卡索整个人战栗起来。


“你……你……”


“惊喜么?”


罹天烬的嘴角露出一个天真地笑容:“哥哥,你惊喜吗?”


“不……”


那笑容仿佛是一剂致命的毒药,让卡索的心脏刹那间收缩至几乎静止。而就在他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得失去防备之时,封印中的罹天烬突然目光一沉,周身的冰封转瞬之间化作齑粉,卡索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那股力量掀翻在了地上,那个从冰封中脱身而出的人毫不犹豫扑了上去,扼住卡索的脖子,将他压在自己身下。


“唔……”


罹天烬不等卡索挣扎就一口咬住了他的唇,如同第一次那样,不,甚至比第一次更加粗暴。他的齿尖狠狠刺破卡索柔嫩的唇瓣,任由香甜诱人的血涌入他的口中,那气息似乎胜过这世上任何一味情药。而卡索已然失去了章法,在罹天烬的身下胡乱挣扎起来。眼前的这一切让他方寸尽失,而更让他恐惧的是体内的灵气正在飞速地流逝,强行用禁术提升自己的灵气本身就是铤而走险,而禁术的反噬比预想中来的更早……


“原本并不想这么快揭开谜底,可是你太心急了。”


罹天烬冷笑着看着卡索在自己身下毫无章法地挣扎,他握住对方打向自己的手,在那细白的手腕处轻轻一折,剧痛让卡索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而那声音却更加取悦了罹天烬,他握着那只已经无力挣扎的手,放在唇边细细舔弄起来,那每一寸的肌肤上都弥漫着卡索独特的气息。


“我要杀……杀了你……”


“要杀我,你只有一次机会。”


罹天烬抓住卡索的头发,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而对方却咬着牙,双目紧闭。罹天烬冷笑了一声,突然猛地将人提起来,头皮上的刺痛顿时让卡索战栗起来,而罹天烬抓着他的头发,毫不顾惜地将人拖到泽湖的水畔,抬起一脚将人踢进了湖中。


“咳……”


刺骨冰冷的湖水猝不及防地涌入卡索的口鼻,他不得不睁开眼,可是出现在视线中的那张面孔却让他痛苦得恨不得窒息在这湖水之中。


“睁开眼,看着我!”


“呃……”


卡索的态度终于彻底激怒了罹天烬,他将人从水中捞出来按在岸边的一处岩石上。坚硬的棱角刺中柔软的腹部,好像连五脏六腑都要被碾碎了一样。


“看着这张脸,这不是你最喜欢的脸吗?”


“你……你不配……”


罹天烬冷笑地看着湖水倒影中那张痛苦绝望的面孔,忽然俯下身凑到他耳边,一字一句道:“我要你亲眼看着自己被最爱的弟弟侵犯。”



评论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