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幻城同人/樱空释X卡索】弟弟重生之后特别精分 22

虐死那个坑货:

我要你亲眼看着自己被最爱的弟弟侵犯。


罹天烬的话犹如淬毒的凶器,一字一字刺进卡索的心窝。他恨不得能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可是禁术的反噬比他想象中更加凶猛,如今的他不但失去了灵力,甚至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他到此刻终于明白原来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真的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哥哥,好好看着我。”


罹天烬一边亲吻着卡索的脖子,一边诱哄着在他耳边温柔道:“你看到弟弟成年后的样子时,想到的是我吧。”


“不……”


“很害怕是吗?对自己的弟弟竟然有了那样的心思……”


“不,我没有!”


罹天烬嘴边的笑容极尽残忍,仿佛看着卡索生不如死是一件令他十分快意的事。他是樱空释的执念所化,本是为了守护卡索而生,只是如今却成了樱空释的心魔,樱空释想要将他囚禁在自己的心底,却不知道人心的七情六欲却成了供养他的温床。


“你知道吗,樱空释正用我这双眼睛看着你,你越是狼狈,他的心就越痛,我感觉得到,他恨不得亲手杀了自己。”


罹天烬凑到卡索耳边,虽然是在低声耳语,然而每一个字听在卡索耳中却犹如惊雷。感觉到怀里的身体猛烈地颤动一下,那身体看在他眼中是那么孱弱,好像稍微用力就能将这个人捏碎在自己手里。


 “你到底对释做了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更应该担心你自己吧。


罹天烬猛地用力扯住卡索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可是那一瞬间他从卡索的眼中看到的不是恐惧和绝望,而是掩藏在深海之下犹如暗流般汹涌的愤怒。


那种愤怒也好像点燃了罹天烬心底的那团火。他原本只是为了羞辱这个人,为了看他在自己身下屈辱地挣扎和绝望,但是现在,他发现原来这个总是温和如水的男人竟也会像火一样炽烈的时候。


而就在罹天烬分神的刹那间,卡索突然一抬身,狠狠撞向罹天烬。他几乎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然而此举无异于以卵击石,罹天烬马上稳住了身形,一只手扼住卡索的脖子,就在他被激起杀性之际,突然间听到一声清越的笛声在耳边响起,他的目光随之落在卡索胸前的那只竹叶吊坠上。


将来无论你身在何处,只要吹响这只笛子,哥哥都能听到……


哥哥……


罹天烬突然伸出手将那只冰竹吊坠抢了过去,被扯断的链子在卡索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刺眼的血痕,然而他全然顾不上血流如注的伤口,疯了一样扑上去就要把吊坠抢回来。


“还给我!”


罹天烬正被耳边萦绕不绝的笛声扰得神智混乱,冲着卡索一挥手,毫不控制的力道将卡索整个人抛进了水中。


他落入湖中的水花声仿佛一下子惊醒了罹天烬,耳边的笛声骤然消失,好像天地间一瞬寂静,连他自己的心头都跟着停止下来。


他在做什么?


被紧紧攥在手里的冰竹吊坠割破了他的掌心,艳丽浓稠的血色浸润着那片精巧的竹叶,沿着指缝滴落下来。


血珠滴入湖中的水声像是在罹天烬的心上化开一道巨大的涟漪,他目光怔然地望着卡索沉入湖中的方向,双瞳中的血色渐渐褪去,显露出原本清亮如湖水般的蓝色。


“哥……”


那双混沌的双眼慢慢清明起来,然而却又有无尽的绝望和痛楚涌了上来,无法动弹的身体像是突然间冲破了束缚,樱空释身子一软,跪倒在水中。冰冷的湖水浸没他的身体,可是比那更深入骨髓的是恐惧的寒意。


他究竟对哥哥做了什么?


他竟然任由罹天烬用自己的身体来伤害哥哥,樱空释,你重生之时发过什么誓?你竟任由你最心爱的人在你面前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哥——!”


樱空释方才恢复意识,身体依旧虚弱不堪。在禁地之时,他被心魔所扰,几乎失控,罹天烬趁他心乱之际,用冰笛刺入心脏,将樱空释的意识封住,自己则夺取了他的身体为所欲为。


罹天烬曾对卡索说,他所做的一切,樱空释正亲眼目睹着,那种无能为力的剧痛早将他的心凌迟成千万片,他恨不得能将这肉身毁去,把罹天烬一同拖入地狱。


可是如今他回来了,但是他的罪孽,他亲手施加在哥哥身上的伤害,却永远不能抹去。


“哥……”


他如梦初醒,方才发生的一幕幕在眼前不停地浮现,樱空释抬起酸软的手脚拼命在水中挣扎起来,冰冷的湖水之中像是有什么缠住了他的双脚,他狼狈地扑向哥哥落水的方向,然而就在这时,湖面上传来一声巨大的水浪声,一只蓝色的鱼尾腾出水面,激起一片水花。樱空释猛然间意识到什么,目光骤然一冷,湖面之上突然凝起了冰霜,樱空释从水中一跃而起,手中握着一柄寒气凝结的断刃,朝着那鱼尾消失的地方猛地刺了下去。


清澈的湖水之下,那拥有着蓝色鱼尾的美丽公主怀中抱着的,正是已经重伤昏迷的卡索。她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太过担心卡索的伤势才会趁夜从刃雪城外的河道潜入泽林。没想到在这里却无意间看到了被罹天烬控制的樱空释将卡索打落湖中。情急之下她不得不现身相救,而如此一来,也等于将自己暴露在樱空释的面前。


“把哥哥还给我!”


虽然樱空释一惊认出了那人正是岚裳,但是在极度害怕失去的恐慌之下,樱空释的神智几乎已经混乱,他只知道这个人会把哥哥从自己身边夺走,他只知道他必须要把哥哥抢回来!


我不会再把他让给其他任何人,他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樱空释,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


岚裳虽未目睹罹天烬折磨卡索的全程,但是当她潜入水中找到卡索的时候,他身上的伤痕还有几乎断绝的气息都足以让她震惊。


她一直以为这雪族的对一起在人间流亡了多年的兄弟必是彼此世上最亲密之人,至少卡索定然是将他奉如珍宝,否则也不会为了他的成年礼而置两族的邦交于不顾,可是如今她所看到的又什么?


如果她没有看错,黑发红眸,那正是火族的标志,那意味着樱空释的身体里或流淌着火族之人的血液,或是背弃了他的族人偷袭了火族的禁术。


而在岚裳看来,任何一条罪状都比不上他伤害卡索来得更不可饶恕。樱空释必须得到严惩,他要为他今日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评论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