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世界第一的羽皇陛下 chap.一

沉泊玟SAMA:

取名废╰( ̄▽ ̄)╭


霸道羽皇一见钟情小奶狗,不过羽皇陛下好像搞错了什么,沉思<( ̄︶ ̄)>




============================================




“我都说了我不想这么早成亲!”风天逸看着底下跪成一片的大臣,脚边是自己扔掉的奏折。蓝色的眼睛满是怒火,近一个月来,总是有大臣上奏关于选妃的事。


“陛下,您马上都二十岁了,不再是小孩子了,选妃事关我们羽族发展的大事,你就不要再任性了。”说话的是四十多岁的壮年男子,也是此时唯一敢与羽皇站着争辩的人。是了,他就是风天逸的亲叔叔,国家的实权掌握者,风刃。


风天逸看着唯一站着的男人,戏谑的一笑,慢慢坐回皇位上:“哦?原来皇叔还记得我是陛下啊!那这件事我说了算!”


“天逸,你不要小孩子气了,选妃不是家事而是国事,你还小你不懂。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请陛下三思。”满朝大臣随声附和。


“啪”风天逸一掌拍在桌上,“好,是我不懂!那就麻烦摄政王了!”愤怒的甩袖子就走下朝堂,一旁的侍从极具眼力见识的宣布退朝。


风刃看着暴走的风天逸,眼中是晦暗不清的神色。一旁几位老臣聚过来行礼:“羽皇还不懂事,摄政王辛苦了。”


收好情绪,风刃也回礼:“哪里,这是我的本分,只求羽皇能明白我的用心。”


 


 


青都作为羽族的王朝都城,商业贸易的中心,人口也是全族最多的都城,像集市这种活动从来都是热闹非凡的。


“娘亲,我想出去玩。”羽还真拉着自己娘亲的胳膊撒娇到。


“好了,真儿,你不是不知道你爹让你少出去,乖啊。”羽夫人无奈地安抚羽还真。


羽还真不依了:“可是我都好久没出去了,更何况这次有姐姐陪我,是吧霜姐姐。”羽还真一边撒娇,一边朝在一旁的雪飞霜挤眉弄眼。


雪飞霜会意,连忙帮腔到:“是啊,娘,我陪真儿出去,不会有什么事的。您放心。”


羽夫人有些犹豫,可再看看自己小儿子,确实在府里快要憋坏了,哪里像别家的公子在外玩耍。


“好吧,那要赶在你们爹回来之前回来啊。”


“谢谢娘亲!”羽还真高兴的搂着雪飞霜的胳膊,两人正开心的打算出去,羽夫人还是不放心的叫住:“真儿,记得带上面纱……”


“知道啦……”话音刚落,就不见两人的身影。


 


*


“陛下,这样不太好吧,要是被摄政王发现了……”


“他是皇帝还我是皇帝!”风天逸不耐烦的丢给随身侍从一件衣服,“快换上,不出去,难道要留在这儿被他们逼死吗?我只是出去走走。”


可怜得小侍从一边换衣服,一边不忍嘀咕:“奴才不明白了,陛下大婚就意味着摄政王就要把实权还给陛下了,这样不好吗?”


风天逸眼神闪了闪,“你懂个屁,要是这样就好了,哪有这么容易,谁知道他安排的皇妃又是哪来的奸细。”


“陛下……”小侍从看着风天逸,打从心里有些心疼这个年轻的皇帝,自己和陛下一起长大,这些年陛下所受的压迫自己再清楚不过。老皇帝去世的早,世子年幼,王妃懦弱,偏偏又安排了一个虎视眈眈的摄政王辅佐,渐渐地小皇帝的性格逐渐扭曲,变成了现在这副任性,冷漠的样子。


“愣着干什么!小心本皇我挖了你眼珠子!”风天逸一脸不爽。


小侍从连忙换好衣服:“陛下我们要赶在宫门……”


“闭嘴!走!”


 


*


“少爷,小姐等等奴才。”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的拔腿就跑,留下一群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的佣人。


二人跑了好久,在一家酒楼前停下来。


羽还真看着面前的酒楼,眼睛立马亮了。雪飞霜怎能不知道这小孩的心思,却还是故意等到小孩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才破功:“好了,知道你饿了,走,霜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


“耶,霜姐姐最好了!”羽还真举手欢呼。


雪飞霜笑着拉下他的手臂:“小心点儿,别把面纱弄掉了。你先进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帮。”


“嗯?”羽还真眯起好看的眼睛凑近看着雪飞霜,“你还有什么事情啊?”看着雪飞霜不禁瞟向对面胭脂铺的眼神,羽还真故意夸张的哦了一声:“原来我的小姐姐长大了呀!”


雪飞霜两颊飞红,不禁害羞的锤了羽还真一下:“还真!”


“哈哈,霜姐姐快去吧,那我就先进去点菜啦!”


看到羽还真走进酒楼,雪飞霜才摸摸发热的脸,转身走开。


 


“少爷我们快回去吧,出来这么久了,这万一……”小侍从跟在风天逸身后不停催促。


风天逸不耐烦的掏掏耳朵,正好到了酒楼门口,心里一计,指着楼里:“那现在我饿了,总不能不让我吃饭吧。”说完不顾身后人哀求的目光,自顾走进酒楼里。


刚踏进酒楼,就听到有人喊抓小偷。风天逸这个人最喜欢行侠仗义,怎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撩起袍子就蹬着板凳追上去。


“少爷……”侍从可怜得看着飞过去的身影,默默为自己担心,“这下太后要罚死我了……”


与一旁踌躇着回去怎么交代的小侍从不同,风天逸可是意气风发的运着轻功停在空中,俯瞰酒楼里的一群人,很快找到了在人群中鬼鬼祟祟的小偷,“敢在本皇面前偷东西,找死!”


谁知小偷很是够机灵,一个转身避过了风天逸的抓捕,通过人流很快跑向人更多的二楼。等到风天逸穿过人群追到二楼,小偷早已消失在拐角,心下一急,胡乱抓住从一厢房里出来的人的手腕举起逼问到:“人呢!”


羽还真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自己只是听到外面乱糟糟的想出来看一下发生了什么,就被眼前的人捏住手腕。或许是被风天逸的气场震到,羽还真愣愣地指了指一边,刚刚闪过去的黑影应该是他要找的人吧,嘤嘤手好痛。


风天逸放开眼前人的手追了过去。羽还真站在原地揉了揉被捏疼的手腕,不免嘀咕:“莫名其妙。嘶……”还没抱怨完,就被一股力猛推了一下失去了平衡,“啊!”


在跌下去的那一瞬间,羽还真不禁郁闷:“为什么我要出来?为什么我要站在楼梯口间?”


追到一半的风天逸听到身后的惊呼,回头一看,不好有人掉下去了,又看看马上就要追到手的小偷,咬咬牙觉得还是人命要紧。借助一旁的栏杆,风天逸一跃而上,驾着轻功赶到跌落的人儿身边,伸手一捞,将人稳稳的接到怀中,跑着怀里的人一转,顺着楼梯滑下去。


羽还真惊恐中感觉腰间一紧接着就听到头顶传来一声音:“抱紧我!”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整个人一转,顿时头晕目眩,就听到头上又传来一声嗤笑,羽还真感觉自己被小瞧了,刚准备反击,却在看到身后的高空景象,吓得乖乖地不乱动了。


风天逸有些好笑的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因为风的原因,怀里人的长发在两人间四处飞扬,看不清样子,却可以隐约看到那双漂亮的眼中明显的恐惧,刚刚还乱动乱踢,此时却乖巧地一动不动还不时瞟向一旁,然后吓得脸色惨白的回头,真是可爱。风天逸不由的想拨开闹人的长发,却突然被眼前的人推开,等他回过神来发现两人已经安全落地了。


小跟班好不容易挤过人群来到自己主子身边,四处检查着:“少爷您没受伤吧……”


风天逸敷衍的摆摆手:“你走开!”,刚准备上前搭话,身边的人转过身来却是带着面纱,这让风天逸有些不快,不过那双眼睛确实如自己之前看到的一样漂亮,是羽族少见的淡蓝色,那么干净纯粹。


“你没事吧?”


羽还真刚从恐高中转过来,懵懵地摇摇头。


“那就好……敢问小姐你是……”


羽还真眼睛倏的瞪大,不禁皱眉,这个人有没有眼睛啊,是男是女分不清吗!刚准备解释清楚,就听见身后有人喊道:“小姐,飞霜小姐,奴才们可找到你了!”


羽还真顿时警铃大响,要是被这群人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回去肯定会被娘亲念叨,以后基本没机会出来了。也来不及跟这人解释了,连忙逃走。


风天逸看着眼前的人贼头贼脑的弯腰逃走,却只觉得可爱,也不去追,看着她逃走的方向,不禁自语:“飞霜……好特别的名字……”


 


这天羽还真很顺利的回到府中,风天逸也在落宫门之前回到榛林宫。却不知道两人的命运从此有了交集。


 


 


第二天早朝,果然群臣旧事重提,不过王座上的皇帝却与昨天态度不同。


“好啊,封妃可以,不过这人得有我自己挑。”风天逸一脸戏谑的看着底下的大臣说到。


大臣们左顾右盼,最后一齐看向为首的摄政王。


“皇叔,意下如何?”


风刃深蓝色的眼睛微微一眯,躬身说到:“当然,这人选陛下说了算,只是……不知道陛下看中哪家的姑娘?”


风天逸招招手,风刃迟疑了一下,走上前去附耳过去。


“飞霜……”



评论

热度(53)

  1. 堂本阿静上班中的果薇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