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谈谈28集后我对方方土和两仪葱的看法吧(有大量剧透)

千夏@一期三日夫妻刀:

      讲真 从追这部剧以来我第一眼看中的就是仲堃仪和孟章,我腐了十年,并不喜欢那种明目张胆的麦麸,所以对两仪葱这种从正剧路线出发夹杂着暗搓搓的感情最深得我意👏
       仲堃仪第一次出场,一副学士模样,儒雅作风,说话温和,长得好看,一下子就让我喜欢上了这位温润君子,尤其是他和孟章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发言,就如28集孟章说的,神采飞扬,让人移不开视线,我想当时的孟章也应该是和我一样的,尤其是在天枢国这样的环境下,孟章是急需要仲堃仪的
      真正开始转变的是凌司空死后,孟章把仲堃仪当做了唯一可以信赖的人,从他28集的侯爷时期表现来看,小孟章并不像我们现在看到的那种自信严肃,给我感觉他是没把握的,被逼上去的,所以才会如此单方面信赖仲堃仪,希望他好。在最后的时候孟章对苏尚卿说到做人的底线,孟章的底线是仲堃仪,孟章甚至到病倒了的时候想的也是护着仲堃仪。
       不妨去看下人设,孟章那里在最后写了希望天枢好,更希望仲堃仪能好。所以在看完28集后我认为两仪葱是单箭头向无误(大家不要骂我 我也很心疼小绿 毕竟我喜欢的是他呢!)
      再回到仲堃仪,他可以说是刺客这部剧里人设最饱满最有意思的一个(不接受反驳)从他的服饰就可以看出一个人心境的变化。我记得我在上色彩学的时候,教授曾说过电视剧中一个角色的服饰转变往往是很大的提示。28集里,仲堃仪在最后去见孟章的时候,穿的是一身黑(大兄弟你的应援色是黄色啊!)这个时候他已经对孟章没有任何期望了,心境已经和一开始不一样了。没人比仲堃仪更在意权位,毕竟只有他不停地在提及自己的寒门背景。所以当仲堃仪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后,他只是轻敲着盒子便轻描淡写地给孟章判了死刑,说话的神情好像事不关己(表扬一下熊老师这里手指的细节 让我想起了半泽直树的场景)
      他对孟章有情吗?我觉得在孟章还没宣布归降之前是有一些的,但是在那之后他个人的欲望就完全把那感情压下去了。其实两仪葱两个人的想法都没错,不存在踩一捧一,仲堃仪想要在乱世中施展抱负然而孟章给不了他让他失望,孟章在意国家百姓想让仲堃仪和他一起忍显然仲堃仪并不可能陪他。仲堃仪说他愿意和王上一起奋战到底,因为他坚信自己有能力,可是孟章给不了他想要的,所以他转身得决绝甚至在磕头的时候都不曾瞧孟章一眼。两个人对最后的事情处理上都没有对错,只是志不合道不同罢了。
      作为最爱小绿的我 再28集之后对仲堃仪反而挺有好感。如果他在这个时候选择归降单身狗或者突然架空孟章,那他才是让我失望了,这个人设的转变就会和隔壁双白一样十分莫名。但是现在看来仲堃仪和孟章的人设可谓是让人感到酣畅淋漓!
      孟章对仲堃仪好,保他最后周全,退路全都想好了,作为他对苏尚卿退步的最后底线;仲堃仪在察觉孟章被下毒后不提,最后补刀,决然离开,留给孟章绝望。两仪葱终究是从一开始君臣互相利用关系到最后的单箭头收场。
      最后我还是很心疼在仲堃仪离开后倒在床上的孟章!方方土,你看看他都比让他一个人好啊!你对公孙都比他好啊(敲桌子!)

评论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