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林殊是怎么拱到萧景琰这颗小白菜的 (全文)

-染煦-:

[001]


林殊和萧景琰是两个名彻金陵城的人物。




他们不仅是人们茶余饭后聊天唠嗑的对象,更是未出嫁的姑娘们深藏在心里爱慕的人选。




由于后者的人数实在庞大,且对于两位主人公更是求之不得,姑娘们聚在一起的时候竟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辈子看不到林殊和萧景琰在一起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002]


“你说,林殊也已经十五岁了,可是连个暖床的丫鬟都不肯留在房里。” 晋阳长公主撑着头叹了口气,“我还指望着能抱上孙子呢!”




林静笑着递过去一杯清茶。




林乐瑶笑着打趣着说,“景琰还比小殊大两岁呢,府里不也是连个侧妃都没有,人家母亲也没担心孩子。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着急了。”




“说的也是,孩子们能过得开心就是我们这些母亲最大的愿望了。”




可是她们这时候还不知道,林殊和萧景琰已经偷偷在一起过上了偶尔亲亲小嘴的生活。






[003]


即使现在所有人还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可是林殊依然记得萧景琰答应他的时候的样子。




“景琰,你要吃桂花糕吗?”




“要”




”你要吃酒酿圆子吗?“




“要”




“你要吃榛子酥吗?”




“要”




“那你要和我在一起吗?”




“要”




所以堂堂靖王殿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答应了,林殊也带他吃遍了金陵城的大街小巷。




然后他就穷了。






[004]


萧景琰之前因为只喝白水得到水牛这个绰号,现在林殊觉得自己还是太低估他的胃容量了。和牛一样,他大概也有两个胃在消化。




赤焰帅府对财务方面很是严苛,他这个月的零花钱眼看着就不够用了。林殊的肉很痛,再这样下去他就可以去卖肾了。




“老板我要这个太师糕,还有这个茯苓酥和这个豌豆黄....小殊你要不要?”




林殊摇了摇头,认命的上前付帐。他看了看手里被塞得满满的袋子里放的糖炒栗子和香豆腐干,又看了看自顾自走在前面的萧景琰的背影。




为什么萧景琰无论怎么吃就是吃不胖?




不吃就胖和吃还不胖,简直就是共建社/会/主/义新大梁的两大毒瘤。




林殊觉得自己没办法愉快的和萧景琰一起玩耍了。




不过还可以一起愉快的干点其他事情嘛。




嘿嘿嘿。






[005]


萧景琰最近很苦恼,因为他觉得自己很久都没见到林殊了。




今天他做完了所有的功课,于是就进宫去找静妃娘娘。他刚刚跨进芷萝宫的殿门,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在内屋忙活。




“母亲,我……”




还没等萧景琰把话说完,林静就笑着转过头来,手里还端了一盘榛子酥。




“我早就猜到你回来,于是便一早做好了点心等着你呢。”




萧景琰已经被糕点吸引了。等到他坐在柔软的蒲团上就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你慢点吃,这里没有人跟你抢。说起来你最开始想告诉我什么?”




萧景琰迷茫的眨眨眼睛。其实,在他看到母亲亲手做的糕点之后就完全不记得自己的来意到底是什么了。




[006]


如果说萧景琰很苦恼的话,林殊头发都应该愁掉光了。




关于到底该怎么攒钱这个问题,林殊毫无头绪。他想来想去也就那么几个方法,无非是少花多挣,不要老是买没用的东西。




零花钱永远都不够用这个命题和萧景琰的胃永远塞不满一样,是两个无解的问题。




可是在看到灯火下萧景琰回过头来喊他的场景的时候,这些胡思乱想的念头瞬间清空。




即使喊他只是为了交钱,即使每次钱包都大出血,林殊表示,只要他开心就好。




今天林殊依然还是个铁打的汉(妻)子(奴)x






[007]


未出嫁的姑娘们在一起绣花聊天的时候莫名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之后竟然一发不可收拾起来。曾经聊天的话题是什么香料调制出的香味好闻,现在的话题是殊琰cp今天又在哪个地方活动买了些什么,大家一起去组团买周边。就这样,这个组织越来越大,不止在金陵城,其他各个州府也都有所耳闻。




红衣的年轻郡王和白衣的赤焰少帅,横着看竖着看,无论怎么样都觉得他们很般配。




至于为什么不能在心里默默爱慕而是变成其他情感,宫羽姑娘表示,爱他们就要让他们在一起咯。




金陵城的小商贩表示,好像甜味糕点最近卖的很好,尤其是榛子酥。






[008]


林殊的头发终于不再掉了,不是因为他用了霸王洗发水,更不是因为他用了海飞丝,而是因为那头水牛最近居然会把吃的和他一起分享,而且还会陪他一起做黎太傅留的题目。




他傻笑着拿起八仙桌对面萧景琰面前的糕点,浑然不觉嘴角的笑已经咧到了耳垂边。




“小殊…….”萧景琰一脸担忧的看着他。林殊回过神来,心中暗想原来他的名字还可以被人读得这么好听,一边拿起手边的糕点一口咬下去。




他刚想张嘴问发生什么了,就觉得自己的胃莫名变的很痛。




恍惚中萧景琰的声音变的格外朦胧。“小殊你不能吃榛子酥的!“






[009]


林殊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内心是大写加粗的懵圈。




【我记得我自己好像坐在椅子上和景琰一起吃东西可是我为什么躺在床上我是被人打了还是巨大的错觉】他脑内刷过无数条弹幕,更别提在他心里奔腾而过的千万匹羊驼了。




何况萧景琰还坐在床边用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他。




林殊也愣愣的盯着萧景琰,直到惊觉自己开始流鼻血。




别问他想到了什么。画面太污,已经被直接屏蔽。




噫。






[010]


晋阳长公主觉得最近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家儿子到了年龄却完全没有结婚的欲望甚至于喜欢的对象,喜欢他的姑娘可以从金陵城南排到城北还要绕两个弯,林殊却没有一点心动的迹象也没有任何应有的反应,还大有“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架势。




她坐在赤焰帅府的正厅里,仔细算着林殊的成长环节到底哪里出了错,却发现好像从小到大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萧景琰。想想他们从小玩到大的情谊与身边的近侍侍女在休息时无意中说出的坊间流言,晋阳觉得自己的脑洞开得太大。




年少时曾经收藏过的本子和默默喜欢过的人和事如潮水般涌上来,长公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被抢救了。




谁叫女人的直觉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呢。






自从晋阳长公主那天清晰的了解到了自己真实的想法之后,准备好好撮合他们一把。即使她有些拿不准林殊和萧景琰到底是什么想法,可是为了自家好不容易养大的孩子能成功的拱下这颗小白菜,她也还是做足了功课的。




当然首先一步就是搞定林燮。别看他在军中是一员大将,可是到了家里还是一个大写的妻管严。你问为什么?别逗了,她又不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至少我们知道了一点,林家全部都是妻奴。




叮,您的好友“助攻”已上线。




[012]


萧景琰作为年龄最小的皇子,上有皇帝爸爸宠爱,下有平民百姓爱戴。换了别人早就会恃宠而骄,可是他并没有。在这些对他尊敬爱护的人当中,他最信任尊敬并且视之为自己的楷模的,便是当朝皇长子萧景禹了。




即使尊敬到言听计从的地步,对于某些事情来讲,萧景琰还是会拒绝的。




所以当萧景禹站在萧景琰的面前,语重心长的对他第八十五次用并不考虑他和林殊之间还有一层血缘关系的词语劝他远离这林家的浑小子的时候,萧景琰第八十五次义正严辞的拒绝了。




“可是你自从开府建衙之后就很少来祁王府了难道那个混小子比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还要重要吗哥哥的心好痛啊你不再爱我了嘛QAQ”




萧景琰表示,并不知道自己的皇长兄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013]


萧景琰在拒绝萧景禹之后径直来到了芷萝宫,本来想寻求自己母亲的帮助,问问她皇长兄这番话到底什么意思,自己应该做什么回答。




可是他又一次失败了,因为他看到了母亲新做的茯苓糕和粉蒸排骨。




等萧景琰吃到最后几块糕点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把它们全部装进了一个小盒子里。




因为他一直记得林殊每次来宫里的时候都不太会吃甜点,除了自己母亲做的茯苓糕。




所以说啊,每个愿意为你留下自己心爱的食物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毕竟美食最不可辜负。






[014]


萧选觉得自己有点慌,主要原因是自己的皇长子在处理公务的时候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笑容,而是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挥笔疾书。即使他清楚萧景禹专注于文而不擅于武,可在他的脸上萧选还是读出了一种上阵厮杀的将军的气势。




作为一个关心孩子的好爸爸,萧选逼迫着自家儿子放下奏折,讲清楚他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打击。




即使萧选看起来有的时候并不太靠谱,不过在关键的时候还是很有作为皇帝的气势的。所以在儿子说出“小七已经很久都没有说话了”的时候,他难得的呆滞了两秒。




所以这个意思就是说朕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小七然后再也不用怕景禹时不时飘过来的眼刀也不用再受到再也不帮忙处理公务的威胁了吗!萧选心里乐开了花。




可是当他收到消息急急忙忙的赶到芷萝宫的时候却发现萧景琰对他的态度依旧不冷不淡而且还神思飘忽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系统提示:您的玩家“萧选”受到“小七不跟我说话”的暴击,HP-250。






[015]


毕竟作为赤焰军少帅,林殊每天下午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校场训练新兵以及演练布防与战术。因为最近招了一批将士,林殊忙于操练新兵,已经有三天没有见到景琰了。所以当他站在高台上看到穿过校场熟悉的红色身影匆匆向他跑来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三岁就随父亲上阵杀敌的赤焰少帅林殊,今天也一如既往的收到四面八方传来的嫉妒。




即使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吃糕点而已。




[016]


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上了萧家黑名单的林殊依然像以往一样做金陵城夜空最明亮的星,一直到某天被祁王的小厮请去王府喝茶。




林殊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就是懵逼的。这也不能怪他,如果说林燮是班主任的话,萧景禹就是教导主任。他小的时候没少在祁王府闯祸,掏鸟窝砸窗户什么事情都干过。林殊从来都不怕自己父亲的棍棒教育,可是当萧景禹站在他面前露出微笑时,他的第一反应还是抱头就逃。




就如同言豫津看到一个穆霓凰的时候觉得自己看到了几十个夏冬对着自己摩拳擦掌,林殊看到萧景禹的时候还是会吓得浑身一激灵。




林殊刚刚跨进正殿,就看到未来的大舅子面(苦)无(大)表(仇)情(深)的的拿着茶杯盯着自己,直接转身就关上了门。




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林殊撑着头默默的想,全都是我想的太多。






[017]


林燮被传召进宫的时候其实也不知道皇帝要找他商量什么事情,但本着为臣的礼仪还是沉着着跟着传旨太监一同进宫。




刚踏进养居殿,还没等林燮站定的时候就看到当今的皇帝陛下,也是他多年的至交好友泪如雨下。




他抬头看着一旁站的言阙想从对方那里了解些情况,得到的却是和他一样的茫然。正当他迷惑的时候,萧选突然说话了。




“朕的小七不愿意和我说话也不喜欢搭理我是不是生气了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啊qwq”


“好不容易才进一次宫居然就跟朕谈公事qwq“




站在原地直接石化的林燮看到对面言阙的眼神,发现里面是大写的”大梁药丸“。






[018]


当朝梁帝收拾好情绪,表示朕想静静,别问静静是谁。




半个时辰后,静妃娘娘亲手端着刚煮好的武夷茶递给皇上,然后安静的坐在旁边给他锤着肩膀。




萧选喝了一口茶叹气,静妃你说景琰为什么总是对我的示好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明明朕有在努力做一个好父亲的。




其实现场完全不是这样的,一个那天当值的侍女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写到。即使娘娘挥退了我们,可是隔着殿门还是能听得见里面传来的声音,感觉陛下的压力太大了需要用一种方式发泄呢。






[019]


晋阳长公主在搞定了依然什么都不懂的林燮那关之后,决定去自己年少时最喜欢去的一家茶亭坐着。由于是私服出行也只是带了一名贴身侍女而已。坐在餐厅的中央,晋阳看着自己斜前方一群围坐在一起做刺绣的姑娘们。




她不知怎么的想起了自己曾经的样子。正感叹着岁月不饶人的时候,忽然听到那桌姑娘们发出的感叹声。




“殊琰两个怎么能这么可爱!”/“他们不在一起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张嘴吃糖!“




这好像也是她曾经说过的话啊….等等她好像听到了自家儿子的名字!?




所以当朝圣上的胞妹、晋阳长公主在冷静下来了之后也凑近了那一桌的谈话,最后欣慰的发现是友军。




所以最后她们相谈甚欢,晋阳甚至和她们达成了不少的共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吃同一个cp的糖,自然就轻易地混熟了(不对






[020]


林殊和萧景琰的日常并没有任何变化,两人依旧形影不离如同一人,大有给人一种除了睡觉时间他们都是粘在一起的感觉。




烦恼不过还是那些。林殊心疼的捂着自己的钱包,直接推翻了自己曾经有过的某些怀疑。




他居然曾经认为牛只有两个胃,其实真的有四个啊。




[021]


关于牛原来真的有四个胃的这个事实,林殊表示我想靖靖。




关于自家小七总是不理自己这个事实,萧选表示我想静静。




静妃&萧景琰:实力拒绝。




两个妻奴悲伤的无法自拔,果然大梁好男人追妻路途漫漫。




言阙内心OS:妈的智障。






[022]


林·长江中下游平原天上一颗星·城中一霸·今天我也最闪·妻控·殊的一天从早到晚都无比安(nao)逸(teng),虽然主要内容只有学习练兵找景琰,可是依然能过的上蹿下跳。




萧景琰的一天其实也没什么巨大的区别,学习练兵和被林殊缠着。




“但是作为一个皇子,且一个最为受宠(在萧选眼里)的皇子,萧景琰不但有父母疼爱还有兄长扶持所以他并没有所有的时间和你在一起“,宫羽举了举手里的话筒,下定决心无视面前某人越来越黑的脸继续说道,”请问林少帅对此有什么看法?“




林殊的脸在人的肉眼可见的速度内变得越来越黑。他忍住不使出自己的麒麟臂(?)打人,而是喘匀了气一动不动的盯着举着话筒的宫羽,看得后者浑身发毛。




隔天在整个大梁销售最火的八卦报纸琅琊日报的销售量又创新高。琅琊阁少阁主表示,我就喜欢惹林殊看他生气。






[023]


要说蔺晨是怎么和林殊结下的梁子,那还得从两个月之前景琰在赤焰军练兵的马场被一匹性格暴烈的马甩下来的事情说起。虽说只是在腿上划破了一道看起来很长并且吓人的口子,但林燮还是因为在自家马场上伤了人而感到愧疚并且修书一封让自己的多年损友蔺老阁主赶快过来。虽说老阁主收到了信,可是却因为腿脚不便这种闭着眼睛用手指想都是骗人的话把自家的闹(keng)腾(die)儿子送了过来。




虽说蔺晨主管琅琊阁新闻出版这一方面,可是人家正经是学医出身的,虽说性格跳脱可是医术还是可信的。而林殊本着”靠近景琰的男人都心怀叵测“这种莫名其妙的理论阻止蔺晨治病,还称其为蒙古大夫。




这两个人虽然都看对方不顺眼,可是竟然在短短几个月结下了与老一辈一样的损友友谊。自此之后,蔺晨动不动就用旗下报业的八卦花边新闻激怒林殊,林殊也经常自觉性的往蔺晨脸上泼茶。、




至于为什么世界上存在着这种谜之友谊,佛曰,我也不知道。








[024]


关于成立快半年了的金陵殊琰同好会,也有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会长宫羽,副会长秦般若,以及金陵城内的万千少女组成的同好会,最近又有了两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太太加入。有一位是林殊的母亲晋阳长公主,另外一位就是从云南穆府远道而来的霓凰郡主。




关于巧妙的被闪瞎这一点,穆霓凰有很多话要说。关于如何能看到更多殊琰日常这一点,长公主也有很多话要说。




今天人手一包榛子酥的同好会也是无比安详平静的吃糖啃粮呢。






[025]


在经过了良久的思考斗争之后,林殊已经看淡了自己钱包里到底还有多少银子和水牛到底有多少个胃这两件事情了。是谁经过了怎么样的开导才让林殊达成了这种”钱包应该老婆管“的高阶思想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同好会的会员依然能看到活跃在夜市的七殿下和偶尔能看到在饭店打包饭菜的林少帅,她们表示吃糖非常开心。




其实在夜市里不仅有林殊和萧景琰,还有被广大会员直接省略的穆霓凰。




她表示,兄长们开心就好。




[026]


时光如水,日月如梭,转眼就到了1949年(划掉)。


林殊终于从父亲那里接过了赤焰军主帅的职位,同时增加的也是更加劳累的工作。


不过究其原因,林殊主观的个人认为,是因为自家父亲没有像三国时期王司徒一样用生命立了个flag说什么’打完最后一打我就回老家’最后用自己的鲜血染红旗帜,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萧景禹也在逐年的历练中变得融会贯通,萧选放心的把皇位交给他之后安心的做自己的太上皇,主要内容就是等小七进宫和找静静,今天太上皇的生活也是丰富多彩呢。


至于萧景琰,也完成了年少时的心愿,有朋友陪伴,有兄长引导。




可是当然不可能这么风平浪静,认真你就输了。






[027]


想起当年林殊直接进宫向萧景琰提亲的时候,林燮在晋阳多年的说(洗)服(脑)下没什么表示,反应最大的应该就是如今的太上皇和皇上了,据宫内的可靠消息,当时大殿里的气氛比二胡名曲二泉映月还凄惨悲凉,服侍的宫人抖成筛子比忐忑都带劲。


可是这算什么,小霸王林殊说,我还不是最后把景琰光明正大的娶回家了。


当时坐在床边给他换药的蔺晨笑而不语,狠狠的戳了一下他岳父亲手打的鞭痕。


今天的赤焰帅府依旧是鸡飞狗跳呢。






[028]


殊琰同好会的姑娘们已经联系上了琅琊阁新闻社,已经要开始出限量版收藏集合了。本子里不仅有很多珍贵图片和资料,还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晋阳长公主的一篇文章、霓凰郡主的一张手绘插图、和静妃娘娘写的镇圈神作。


至于为什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取得琅琊阁少阁主的同意,是因为同好会会长宫羽姑娘让飞流不再抗拒和他一起玩,副会长秦般若姑娘亲自下厨做了一碗粉子蛋。


同好会的花销也不是很大,不过是两大盒榛子酥送上去了而已。


事实告诉我们,笼络蔺晨的方法就是笼络飞流,以上。






[029]


晋阳长公主最后发现静妃娘娘真·大BOSS,因为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最开始她抱怨为什么林殊没有对象的时候静妃笑而不语,果然还是对方实在有毒。


而且这两个人在很多很多年前还萌过同一对CP也写过文,是当年圈内两霸,比现在宫羽秦般若穆霓凰三个人加起来还厉害,也扯到了蔺老阁主的赞助,是因为答应了让林燮出丑。


加起来被坑了这么多年的林燮表示他这么多年友谊的小船已经不堪重负随时准备翻船,可是爱情的巨轮他还不敢弄沉,主要是因为林家真的全都是妻奴。


叮,恭喜玩家林殊加入肯德基爱妻豪华套餐,现打八五折,欢迎选购。






[030]


按照正常的故事剧本来讲,所有故事的结局应该都是两个主人公过上了幸福快乐且美满的生活,可是林殊渐渐的感觉哪里不对,因为整个发展都变得超出控制。


不过这样或者那样也没有什么分别,虽说画风比起王子和公主的清奇到完全不是同一个维度,四个胃的水牛和负责定时投喂的驯养人的爱情故事也一样好听。


所以他们还是继续过着拉拉小手亲亲小嘴的生活,如今困扰赤焰主帅的问题依旧是钱不够花。




林殊和萧景琰是两个名彻金陵城的人物。


最后他们两个让所有殊琰同好会的姑娘们在这辈子看着他们走到一起并且让她们的人生有了意义。




可是到最后我们好像也没有知道那天林殊是怎么拱到萧景琰这棵小白菜的。








——————————END——————————















评论

热度(112)

  1. 堂本阿静染清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