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本阿静

狗血话剧

老常:

由头:小栗旬爱上了同窗好友松本润。但是松本润却与学长樱井翔有婚约在身。


对话:


小栗旬:(紧握住松本润的双肩)为什么?!难道喜欢的人不是我吗?!


松本润:(摇晃着一头卷发)不……不要逼我旬桑,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小栗旬:(继续紧握住松本润的双肩)不!我不会放弃你的,我对你的爱,比天还高!比海还深!


松本润:(抬起头,泪眼朦胧)旬桑……




第一幕结束。




第二幕:樱井翔与松本润大婚。小栗旬独自一角买醉。


樱井翔本家是开医院的,他一毕业即成了院长。而小栗旬的母亲需要大笔钱来治疗,樱井翔以让勉强治疗为要挟,让小栗旬放弃松本润。不知真相的松本润大受打击,答应了樱井翔的求爱。


而在樱井翔与松本润结婚后,小栗旬的母亲还是因病重而过世。不甘的小栗旬决定报复。


场景:产房。


对话:


樱井翔:(抱着小婴儿)你看我们的孩子多可爱。


松本润:不就是条杂鱼……


【CUT!!!!!!!!!!!重来。】


松本润:是呢,长得很像翔君呢。


樱井翔:明明跟你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窗外一个身影闪过。


(金田一的BGM响起)


第二幕,结束。




第三幕:小栗旬带着一个小男孩来到北海道,靠着在一家渔业公司做会计养大孩子。岁月任冉,小男孩渐渐的长大了。


另一边,松本润抱着另一个小男孩正在哭泣。


松本润:(抱着山下擦泪)妈妈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


智久:(面无表情)哦。


【音乐起,煽情。】


智久:(扭头朝向樱井翔)爸爸。


樱井翔:(摸着智久的脑袋)智久,妈妈只是在思念你哥哥而已。


智久:(面无表情)哦。




第三幕,结束。




第四幕:小栗旬看着越长大越像松本润的斗真,把当年的事编成一个谎言欺骗斗真,说自己不久于人世,想让斗真去看看松本润。


小栗旬:(半躺在病床上)那是你的亲生母亲,咳嗽。


斗真:爸,你看上去不像有病。


小栗旬:我只是面色红润了一点。


斗真:爸,说归说,能不能不要动手动脚的。


小栗旬:我接下来都没戏份了还不准我摸QAQ


斗真:……




于是斗真收拾好包袱,踏上了前往东京的路,他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死去,心里暗暗咬牙绝不原谅害他一家分离的樱井翔!




场景:码头。


松坂:(挥着手)斗真,要加油哦!


斗真:……我觉得这个场景抄了为了N。


松坂:没事,我抱你一下就不像抄了,还是你觉得吻别……


斗真:不,抄就抄吧。




松坂是斗真在北海道的好朋友,松坂小斗真几岁,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后来考上了东京的医学院,成为樱井医院的医生。




第四幕,结束。




第五幕:斗真在东京人生地不熟,差点被骗,是一个奶声奶气的少年救了他,还帮他找住的地方,热情又周到。


松本润:一看他的脸就知道现在不是在演戏。




就这样,在某一天,斗真跟着少年回家做客,发现少年的父母便是樱井翔和松本润。他看着樱井翔,眼里闪着火花。


斗真:没想到你是智久的父亲,我一直,都很崇拜伯父。


樱井翔:噢,是吗,这是我的荣幸。


(以下省略一万字的勾引内容)


就这样,斗真成了医院的文职人员,想尽办法收集樱井医院贪污行贿医死人的证据,一面还要应付樱井父子的骚扰。


(樱井父子:怪我们喽?)


而最让斗真痛苦的,是来自松本润的善意,他不能松本润说出真相,又因为松本润对他的好,感觉到了自小就缺少的母爱。


松本润:(吐口长气)来,斗真,让我抱抱。


斗真:不用了吧,都这么大了,母爱也不是这么表现的。


松本润:叫你来就来了,这么多废话。




第五幕,结束。




第六幕:松坂也进到了樱井医院实习,发现了斗真,原本正高兴着与斗真重拾友谊,却发现了斗真与樱井翔之间不正当的关系。他把斗真约出来打算问个清楚。


场景:LOVE HOTEL


松坂:(握着斗真的双肩)为什么?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斗真:(摇晃着一头卷发)你不要问了松坂!我!你……


松坂:我认识的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樱井那老混蛋逼你的!


(樱井:混蛋就混蛋为什么加个老字啊喂!)


斗真:不要问了松坂,我不会告诉你的。


松坂:(将斗真揽进怀里)那就让我帮你!


(以下省略一万字H的内容)




中场休息:山下先生抗议了身为了主流西皮为什么没有任何省略内容。


大家为此展开讨论。


无果。


下半场开始。




第七幕:松坂帮助斗真收集罪证,两人亲呢的样子被智久撞见,智久情急之下想要对斗真来强的,被斗真打了一巴掌。


智久: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土气的黑皮可以我不可以!


(锦户:叫我?)


斗真:谁都可以,就你不行,因为……


智久: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智久跑了出去,被车撞到,失血过多。


斗真思想斗争着,最后撸起袖子。


斗真:我和他的血型一样,抽我的。


赶到的樱井翔一脸沉重。


樱井翔偷偷化验了斗真的DNA,又派人去调查,发现了一切都是小栗旬的报复计划。为了不让斗真在知道真相后崩溃,樱井翔选择了自杀。


二宫:(抱着樱井翔的小腿猛晃)不!!!!!!!!!!!!


大野智:(抱着樱井翔的小腿猛晃)不!!!!!!!!!!!!


相叶:(抱着樱井翔的小腿猛晃)不!!!!!!!!!!!!


松本润:够了,绳子都快断了。


二宫:果然是嫁过的人了,都会帮着樱井翔说话了。


相叶:不要这么说孩子他爸。


二宫:……我是樱井的爸,你是樱井的谁,妈?


大野:不,我才是妈,爱拔是爷爷。


二宫:(踮脚摸着斗真的脑袋)真好呢,完美的遗传到你太爷爷的摺子脸。


斗真:……




第七幕,结束。


幕布后,樱井翔捧着便当呼噜呼噜。小栗旬抗议为什么他的便当里没有鸡腿!




第八幕:智久无意中得知真相,原来斗真是自己的亲哥哥。智久将斗真骗到了他租的宅院里,斗真以为智久想要他偿命,却没料到被锁了起来。


(以下省略十万字H的过程)


松坂报了警,警方跟踪智久未果,最后出动了松本润对智久做亲情上的感染,智久最终自首,并放出了斗真。


斗真在智久(肉欲)的折磨下,加上无法接受真相的精神崩溃,已经失去了记忆。


结局:松本润含泪看着婚礼上的松坂和斗真。


松本润:这种时候我是不是可以亲吻孩子给祝福?


松坂:可以是可以,亲额头。


智久:我还会回回回回回回回回回回回回回来的。


结婚后过了不久,斗真有了。




最后提问:这个孩子,是谁的呢……



评论

热度(79)

  1. 堂本阿静老常 转载了此文字